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English  收藏网站
    主页 >CF40动态 >40人动态 >扩充内需的按钮在哪里
字体大小[]  []  []  
扩充内需的按钮在哪里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李迅雷   文章来源:《新财富》  [ 2008-09-11 ]      共有0条点评

  美国次贷危机的高潮似乎已经过去,但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却接踵而至。中国的出口产品制造企业从今年年初以来,遭受了人民币升值和订单减少的双重压力,广东、浙江等这些沿海省份的出口导向型中小企业中有相当一部分因此而亏损或破产。中国经济长期以来依赖于出口和投资的增长模式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大家又一次把期望投向了消费,希望在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消费能一跃而起。

  无论是经济学家还是政府,早在十几年前就期望中国能够转变经济增长的方式,即改由投资拉动为主变为内需推动为主,尽快实现经济转轨。虽然从政府的“十五计划”到“十一五规划”,都明确提出了要改变高资源投入、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发展模式,通过技术进步和发展服务业来带动经济可持续发展。但十多年过去了,中国经济的粗放式增长问题并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更加严峻。为何政府所倡导的经济结构调整目标总是难以实现呢?

  开放格局下中国产业结构自主调整能力减弱

  中国经济在过去三十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其中开放政策是成功的关键,开放促进了经济改革。20年前,当初国家计委的研究员王建提出了“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理论。虽然这一理论在当初争议颇多,但在当初资金短缺、劳动力成本优势突出的状况下,大力开展“三来一补”贸易,接受发达国家产业升级中的低端产业向中国转移也属于无奈之举。现在中国确实已经成为了出口导向型的经济体,中国的外贸依存度高达60%以上。与印度相比,尽管它也拥有劳动力成本的优势,但它更多地采取了内向型发展策略,并且在计算机软件业和医药生物技术等行业取得了优势,但毕竟中国的工业化水平有了大幅提高,人均GDP水平与印度比有增速更快。

  有得必有失,中国无疑是过去三十年中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但中国同样遭遇了资源耗竭、环境污染、贫富差距拉大等影响到经济是否可以持续发展的问题。而且,一旦这种外向型的经济模式定格之后,要想改变它就变得非常困难了。2001年年末,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意味着中国进一步融入到世界经济体系中,中国不得不接受国际分工,即成为“世界加工厂”。统计显示,2004年以后,外资第二产业占的比重虽然在逐年下降,但在第二产业内部制造业的比重却反而逐年上升,2007年集中度高达95%。2007年,我国第一、二、三产业中实际利用FDI占当年总规模的比重分别为1.24%、57.31%和41.35%,同年国内三次产业投资比重分别为1.25%、43.45%、55.30%。最近几年来,我国的外贸进出口总量一直保持在全球第三的水平,这也充分说明了中国经济参与全球分工的规模已经非常可观。

  图1:中国第三产业占比呈现回落趋势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从上图中我们不难发现,中国自2002年之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都出现比重提高和下降的走势,而这恰好与中国加入世贸的时间一致。不管是巧合还是必然,我们与美国(第三产业占65%)等发达国家在产业结构上的互补关系已经日渐明显。由于我国的出口产品大多属于附加值较低的加工产品或跨国公司内部的产品输出,使得我国的产业结构和外贸结构基本上处于国际产业梯度转移过程中的从属地位。因此,我们不能指望这样的国际分工能够解决中国面临的根本问题。比如,巨额的外贸顺差可以帮助解决中国的就业问题和温饱问题,却难以解决贫富差距的扩大问题,因为顺差的相应收益主要流入了民企和跨国公司的口袋中。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已由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目前的0.47,不仅超过了国际上0.4的警戒线,在发展中国家中也位居前列。由于部分群体隐性福利的存在,中国实际收入差距还要更高。因此,参与国际分工的结果是第二产业比重尤其是制造业比重的上升,约制了我们服务业的发展速度。同时,内需也因收入分配的二元结构问题而迟迟不能发力。

  现有国际分工格局下中国企业如何与外企争抢内需蛋糕

  当投资和净出口双双回落之时,当我们期望国内市场和国内需求能给中国今后的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的时候,国际跨国公司同样也把中国消费者看成是唯一能帮助他们阻止业务下滑的力量。尽管中国消费者目前的消费总额在2万亿美元左右,还不到美国的五分之一。但差距在日益缩小:美国人消费支出的年增速为2%,而中国则在今年上半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1.40%(未扣除通涨因素)。事实上,一些国际跨国企业已经在中国的消费市场可观的份额,如肯德基在中国有2,000家餐馆,虽然在全球所占的比重很小,但肯德基利润总额的20%来自中国。

  再看耐用消费品市场,家电行业基本也是合资居多,中国的汽车市场则早已被全球各大汽车跨国企业所瓜分,中国的民族汽车工业终究未能象日本和韩国那样成功崛起。究其原因,主要还是由于在中国还没有完成竞争性行业“国退民进”之前,外资全面已经通过与国企的“合资”的方式控制了行业和市场。象奇瑞、华为这样在发展中国家抢占市场份额的民营企业实在屈指可数。

  外企除了通过合资的方式抢占中国本土市场外,还看中了中国日益庞大的富裕阶层,即人均年收入达到1万美元的约有2.5亿人,因此,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范思哲(Versace)、Coach等奢侈品牌在欧美走弱,却大受中国欢迎。2007年,中国奢侈品消费达到8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日本的全球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可见当我们一方面期望通过扩大内需来实现经济转轨,另一方面,我们有限的消费能力却又被境外企业所分食。从总体上看,外资带走了中国人力资本创造的大部分财富,却没有给中国的雇工带来富裕;也许中国的企业也不能让中国工人富裕起来,但至少能把财富留住国内。

  谁都知道,依靠技术进步、发展先进制造业可以壮大国内企业,但动力在哪里,我认为还是需要加快国退民进的步伐,民间力量是技术进步的最大动力,政府的政策鼓励和资金扶持是最大的保障。

  还富于民:改革财政收支结构可以扩充内需

  2007年中国国家财政税收增加了31%,达到5.1万亿元,占GDP的21%,相当于3.7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的总量,规模不可谓不大,相比之下,美国民间的可支配收入总量为8.4万亿美元,2.4万亿美元的政府财政税收相当于民间可支配收入总量的1/4。但从中央财政看,用于教育、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与就业这三项支出,只占中央财政的14%左右,这显然是不够的,如政府的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比重,发达国家一般在5-7%,中国只有2%左右。从所得税的结构看,我国个人所得税中,中低收入的工薪阶层的纳税额占税收总额的65%以上,而高收入者的纳税额占税收总额只有30%左右,在美国10%的最高收入者缴纳个人所得税占全部个税比重的80%以上。中国这种税制安排在相当程度上弱化了税收本应起到的公平收入分配的作用。

  因此,无论是财政预算支出还是收入,都需要进行结构改革。尤其是当目前我国正面临经济减速,各类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会逐步凸现出来,而目前又是我们国家财力最强的时候,完全有需要也有能力实行更为宽松的财政政策。例如,在支出预算安排上,第一,可以增加赤字规模,只要不超过国际警戒线(财政赤字占GDP3%),即8000亿(我们08年实际预算赤字只有1800亿)是可以忍受的。第二,建议在社会保障和就业的预算支出方面,应该象对待教育的支出那样,今后应该有40%以上的增长,目前的这块支出中央财政预算增长幅度只有24%,甚至还低于今年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30%的增长幅度,在目前国内经济高速增长但贫富差距拉大的情况下,在通涨给百姓造成生活压力的时候,这块支出实在太少了。第三,在医疗卫生支出方面,我们也应该根据国际惯例,投入需要从目前占GDP的2%大幅上升至5%。

  而在财政收入预算方面,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应该是没有争议的事情,让中低收入阶层少缴税或不缴税是维护社会公平的基本原则。问题在于,如何对富人多征税是中国税收制度能否保障社会健康发展的关键。目前,存在富人没有照章纳税和少交税的问题,前者属于违法,需要税务部门严惩;后者是由于各地为了提高财力,对纳税大户妥协,或以退税为名来吸引纳税大户落脚当地的现象,需要中央干预。

  改革财政收支结构不仅可以增加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和福利,缩小贫富差距,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中国储蓄率过高的问题,如果中低收入阶层和农村居民在医疗卫生、养老等方面的后顾之忧能够化解,那么,他们在消费上的支出可以增加,不仅可以扩充内需,更有意义的是,可以支持我们的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因为中低消费群体的消费对象不大会是奢侈品和名牌商品(目前所谓的名牌商品绝大部分是国外品牌)。而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又可以逐步摆脱我们在国际产业分工中的从属地位和竞争不利格局,从出口导向型经济向内外平衡型经济过渡。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最新文章
后危机时期的全球金... [ 秦晓 ]
诱导性日元贬值可能... [ 丁志杰 ]
解读安倍经济学 [ 孙国峰 ]
围绕日本银行最新货... [ 须田美矢子 ]
日本银行与新一轮货... [ 福本智之 ]
日本量化宽松货币政... [ 管涛 ]
货币供应量仍然是最... [ 陆磊 ]
当前形势下人民币不... [ 张明 ]
最热文章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 [ 祁斌 ]
警惕企业债务“悬河... [ 裘国根 ]
土地制度改革与新型... [ CF40课题组 ]
中国经济新平衡之道... [ 刘鹤 ]
对中国经济需要有强... [ 钟伟 ]
美国的影子银行经验... [ 博尔斯特 ]
渐行渐远的红利——... [ 彭文生 ]
在金融深化背景下看... [ 廖岷 ]
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合作与交流 | 联系我们 | 在线申请 | 在线帮助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京ICP备081022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