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English  收藏网站
主页 >百家争鸣 >中国已经进入通缩了吗?
字体大小[] [] []
中国已经进入通缩了吗?
作者:汪涛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2009-03-23 ] 共有0条点评


  今年2月份,中国的CPI较去年同期下跌了1.6%,为6年来首次出现的负增长,而生产者价格指数(PPI)下跌得更多。在全球经济衰退,人们开始担忧全球通缩的背景下,许多人声称中国已经进入了“通货紧缩”期———全面的、持续的商品价格下跌,有人甚至预计将会出现通缩的恶性循环,即价格和需求的下跌互相推动。因此,有人呼吁中国央行降息或采取其他进一步的扩张性货币政策。

  与此同时,有些人立场完全相反,警告未来可能很快会重现通货膨胀,认为全球及中国大规模的流动性注入,会很快导致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重新上涨拉动的又一轮通货膨胀。

  那么,我们是应该更担心恶性通缩,还是防范通货膨胀重新抬头呢?

  笔者认为,中国目前的价格下跌,主要是由于农产品价格和大宗商品价格的周期性变动引起。我个人觉得,这不应当与货币紧缩所导致的通货紧缩相混淆。然而,由于需求减弱、产能过剩,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中国,通货紧缩的风险正不断上升。当前全球大规模扩大财政赤字、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恰恰是要弥补总需求不足可能带来的通缩。

  如果我们观察CPI的月环比增速,就会发现它已经连续数月下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数月前就已经进入了通缩。因为价格的月环比下跌,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都十分常见,大多数情况都是由季节性因素导致的。

  通货紧缩是指“总体价格水平持续下跌”,通常是由于货币供应量或货币流动速度下降从而降低了总需求所导致的。然而,价格下跌也可能是由于生产力进步,或前一段时间价格的急剧上涨(例如在价格管制放开后)之后回调。

  中国目前为什么会出现价格下跌?我们认为有两方面的原因交织在了一起。首先,农产品价格变动周期(以及某种程度上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周期)的影响。其次,总需求面临下降。

  在过去几年中,中国通胀的起伏主要由食品价格所主导。比如在最近的一次消费物价上涨中,猪肉和蔬菜价格猛涨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猪肉价格的波动,是一个经济学上农产品生产周期的经典例子。由于供给对价格信号的反应存在着一定时滞,因此市场出清价格会忽高忽低来回波动。例如,当某一期出现了一个供给冲击(如疫病或饲料价格突涨)后,猪肉产量大幅减少使价格猛升;高企的价格带动生猪饲养的增加,到第二期,由上期高价带来的大量供给大于需求,出栏的猪必须全被屠宰而不可能积压,因此又会把价格压得过低;再下一期,过低的价格将导致供给再次下跌。

  中国猪肉的价格和产量的变动周期,很好地体现了这样一个模式。世界粮食价格和生产也同样如此。作为对2007年底和2008年初价格上涨和政府提高补贴的回应,生猪供给在2008年下半年增加,猪肉价格开始下跌。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目前CPI的下跌。粮食供给的增加也导致了全球粮价的下跌。

  当然,尽管农产品(尤其是猪肉)和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是目前价格下降的主要因素,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目前没有面临传统意义上的通缩压力。

  在国际上,尽管各国纷纷出台经济刺激计划,但大量的流动性,诸如并没能转化为信贷的增加或有效需求的增加。而且,全球去杠杆化过程远未结束,西方国家的家庭和企业部门预计将继续削减开支,需求走弱不可避免,这将在一定时期内压制大宗商品及核心的制造业商品价格。在这种环境下,通胀难以很快重新抬头。

  在中国,随着全球经济进一步衰退,外部需求下降,出口下滑,再考虑到失业率上升、工资增速下降、许多行业存在产能过剩等因素,国内需求也将乏善可陈。总而言之,总需求的疲软在未来一年势必给核心制造业产品价格带来向下的压力。

  因此,在未来一年,通货紧缩的风险更值得担忧。

  值得担忧的并不是农产品价格会持续下跌很长时间,因为一段时期后,价格将会企稳并重新开始回升。这是因为猪肉等产品价格通常呈蛛网式波动,不会持续下跌或一直上涨,需求和供给总会进行调整,价格会停止上涨或下跌。再有,要担心的是核心制造业产品价格持续下降的风险。因为有些产品价格的下跌是由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带动的,而制造业成本的降低并不是坏事(正如铁矿石价格和船运费用下跌拉低了钢铁价格)。由财政和信贷刺激带动的中国投资的强劲反弹,将为此类需求和价格起到保底的作用。

  政府怎样才能抵御这样的通缩呢?

  目前,中国采取的所有措施,旨在刺激国内需求和经济增长的刺激政策———财政刺激和信贷扩张,同时也是反通缩的。这些刺激将增加总需求(包括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从而对价格起到支撑作用。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高度扩张:银行贷款激增、金融体系内流动性非常充裕,因此进一步降息不可能发挥太大的作用。如果把抑制通缩的希望,寄托在央行进一步降息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上,则忽略了中国货币政策的主要手段———信贷规模的数量控制,以及目前货币政策已经高度扩张的现实。

  再有,政府能够并且已经开始去做的事,就是提高价格管制商品的价格。当前,总体价格面临下降压力的环境,恰恰是大力推进价格改革的良好时机。那些政府压制已久的价格,包括粮食收购价格、资源价格、能源价格等,都可以借此得到调整。政府前期宣布的提高粮食收购价格的举动就是一例。

   (作者系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信用风险管理和适当定价的... [ 根本直子 ]
欧盟峰会的成果、意义及欧... [ 沈建光 ]
欧盟峰会:阶段性告捷但全... [ 胡一帆 ]
商业银行综合经营:边界、... [ 李麟 ]
回升在即 [ 诸建芳 ]
发展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 [ 贾康 ]
日本的汇率自由化与资本账... [ 深尾光洋 ]
金融市场化与金融行政... [ 西村吉正 ]
最热文章
财富管理业务现状 [ 林采宜 ]
欧债危机与全球经济形势展... [ 缪建民 ]
经济再平衡不能仅靠人民币... [ 管涛 ]
后危机时代国际投资银行经... [ 林采宜 ]
化解经济下行期银行业风险... [ 胡怀邦 ]
美欧债务危机的风险与对策... [ 管涛 ]
放松法律法规限制 推进资... [ 王东明 ]
中国经常项目顺差中长期变... [ 孙国峰 ]
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合作与交流 | 联系我们 | 在线申请 | 在线帮助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京ICP备081022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