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English  收藏网站
主页 >百家争鸣 >获取加速度:中国海外“战略融资”图谱
字体大小[] [] []
获取加速度:中国海外“战略融资”图谱
作者:郭保胜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2009-03-23 ] 共有0条点评

  在兼并和收购领域,中国企业已经开创出自己的道路,并形成独特的收购方式:将目标定位于真正具有战略价值的资产,而不是去国外“购买收入”,即通过并购获得额外的业务收入。中国企业家的首选目标以实质内涵为基准,着眼于“内在价值”,而非规模大小。对他们来说,技术驱动型公司、自然资源、经营现状不佳的知名品牌和分销网络,以及市场上具有明显领先优势的企业,都属明智之选。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全球信贷损失已达4万亿美元之巨,几乎相当于中国200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西方股票市场市值也大幅缩水了10.5万亿美元;2008年,中国的兼并与收购(M&A)活动依然保持旺盛势头,以26.9%的市场份额,获得亚洲地区的最佳业绩,表现卓然出众。在中国参与的所有跨国交易中,自然资源占到了总价值(而非交易数目)的97%,共有90%的交易金额流向了澳大利亚。在2008年,中国的跨国M&A活动实现了51%的年增长,交易总额达780亿美元。

  最近,中国铝业集团与美国铝业公司(Alcoa)通过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合资公司ShiningProspectPteLtd,以143亿美元收购力拓公司(RioTinto)的股份,这无疑是过去一年中金额最高的交易纪录。不过,在2009年1月上旬,还有一笔金额极小却非常明智的交易,那就是中国柴油机领军企业———潍柴动力,与MAN公司共同以500万美元收购博杜安船用柴油机公司。该公司位于法国马赛,目前正陷入资金短缺。

  战略意图:获得加速度和影响力

  中国按照其自有的路径进入西方市场,而国外人士曾唯恐发生的中国收购大潮并没有真正发生。事实上,在全球价值达两万亿美元的跨国M&A市场中,中国仅占其中的1.7%。

  与2007年的最高位相比,西方股票市场的总市值已减少达50%至55%之多,短期内已是无力回天。但根据我们的调查,仍有约50%的中国企业家意图进军西方市场。

  这一调查结果与现实并不矛盾,因为中国企业家选择以“巧实力”进入西方市场,就是期望自己付出的金钱能取得实际的价值。如果投到国外的钱能得到在国内一样的回报,我想他们肯定会把钱优先投资在国内。

  有哪些因素会影响中国进行海外投资呢?我们总结出以下三个关键性问题。一是在中国GDP保持着9%到11%的年速度增长率的情况下,在西方发展成熟的经济体进行投资是否仍然是一个优先选择;二是哪项投资能够真正收回通常所要求的“战略性”收购溢价(最高市场价值的20%至25%)?历史上有80%的M&A运营无法产生期望回报,这项投资应当如何与未来产生协同作用时的价格相匹配?三是哪个收购目标有可能加速增长,带来影响力?

  我想,第一个问题解释了为什么最需要中国人投资的地方是中国:因为只有保证了这个优先顺序,才能满足国内市场需求,加速国家转型。尽管中国被列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但中国2007年的人均GDP只相当于英国1911年的水平:上海是中国最发达的沿海城市之一,但是它的人均GDP只有英国1988年的水平,而贵州则接近于英国1930年的水平。这意味着中国对外M&A市场还有着广阔的增长空间。

  第二个问题进一步缩小范围,即中国经济究竟需要哪些因素来实现加速增长,帮助更多的人摆脱贫困。在中国,人均可获得的投资数量是有限的,资源也相对缺乏,所以中国亟需能实现转型和巩固增长的收购。同样道理,资源的相对稀缺性促使我们要将投资谨慎地定位于战略型资产。

  第三个问题讨论的是:中国企业家如何根据期望获得的回报,从文化角度制定进军海外的决策流程。

  要更好地理解中国的M&A战略,加速度是一个重要的概念。M&A往往被视为加速有机增长的关键因素,这为中国经济奠定了基础。但是,人们并不认为M&A是推进对外增长政策的唯一手段,中国企业家正在采取一系列其他手段,包括通过商业协议、授权、合资和颇有争议的仿制等方式。在中国,要理解企业家为什么希望用最少的精力(管理时间和现金),从一个地点拓展至无数其他地点,时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

  影响力是另外一个关键性因素。如果有人对这一主张抱有怀疑,只要想一想,中国为北京奥运会做了何等细致入微的规划和协调工作,就可以理解了。同样道理,收购有助于提高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规模也许会和影响力相伴相生,但是影响是因,而规模是果。

  作为对眼下危机局势的应对性措施,准备最充分的中国企业现在正积极寻求西方市场上的战略性折扣,但速度和影响力仍然是他们更看重的内容。所以,中国会以资金充裕的领导性角色,在十分有利的条件和形势下,借助信贷危机,获取战略性地位;将来也会有更多金额更大的交易来自中国。

  “战略融资”

  大多数中国企业认识到,进军海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文化挑战。在过去,一种典型的现象是,中国企业往往扮演了旁观者的角色,或是基本满足中国13亿人口的市场需求,或是通过国际分销渠道大规模地出口产品。

  很明显,要通过收购方式进军海外市场,需要一种不同的专业技术和一套特殊的技能。因此,中国企业只有在自认为准备充分的前提下才会寻思进入海外市场。

  当我们抽样一批定位明确的中国公司,就收购家具行业一家领先的欧洲企业的潜在意向进行讨论的时候,其中一个环节使我们受到很深刻的启示。这家欧洲行业领导企业拥有独特的品牌组合和扎实的行业专门技术,并且在四个主要的欧洲经济体打通了最佳分销渠道。当信贷紧缩致使大多数银行都削减了他们的短期融资时,才出现了这个收购机会。这家公司暂时不受债权人影响,而且可能的战略合作伙伴都应邀递交自己的潜在兴趣评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公司甚至连审阅这个收购案的兴趣都没有。我们决定找出他们缺乏兴趣的原因,很快我们就意识到在所联系的中国领先企业中,没有一家认为自己对这种规模的收购、对进军欧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与之相反,去年,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巨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CNOOC)的子公司,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COSL)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挪威的一家领先的石油服务公司。COSL为这个收购项目做出了周密严谨的战略规划,决定调整管理结构,跻身国际领军企业之列。

  中国对外收购政策的一个关键性成功因素,就是中国企业家越来越倾向于寻求战略建议,以部署更巧妙、乃至更成功的M&A运营项目。他们意识到,要在中国以外的地方获得M&A成功,绝不仅仅与野蛮的金钱力量有关,更主要的是掌握“战略融资”———实现战略、融资和运营执行的巧妙结合,促进内部收益率,更好地控制风险。

  进军海外的中国企业在外聘国际专家的协助下,遵循五大步骤,开始精确的准备工作:一是给进军西方市场下一个战略性定义(企图、资源和时间表);二是筛选最初目标,密切监测具体的最佳时机;三是建立一支收购对接团队,消除文化隔阂,为最理想的收购情形做准备;四是建立一个收购完成后的对接点,加速实现目标整合所带来的收益;五是定义不同的收购情形,在公司内外的高层范围内进行讨论。

  中国客户开始制定出更精明的战略,建立更完善的企业组织;同时,我们也观察到,他们迅速打消了起初对进军海外市场持有的抵触情绪,越来越多的中国领先企业,邀请国际知名的咨询公司设计最为先进的工具和服务,以甄选出最佳目标,协助他们结束小型交易,加速与新收购公司的整合。这一切绝非巧合。

  为在海外市场取得成功,一些必要的因素逐渐产生交互作用,将中国的中央集权式团队转型为国际级团队,并且使人们相信,准备充分的中国企业有必要在国际舞台上谋得一席之地。

  中国新形象有助于海外并购

  过去,中国政府在收购海外资源方面显得相当犹疑。但随着经济的实力不断加强,中国政府开始意识到企业进军海外的重要性,并且鼓励准备充分的中国企业采取行动。全球前50知名度最高的品牌中,没有一个中国品牌,这一点充分表明,中国企业的海外形象与其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并不相符。

  中国的战略改变同时也引发了国外的某些猜测。现有危机使人们面临着历史罕见的严峻形势,这在部分程度上打压了保护主义政策和民族主义批判的势头;但即便如此,仍有人认为中国企业可能正在全世界部署新的掠夺性收购战略。事实上,中国的跨国M&A仅占全球跨国业务的1.7%,足以证明这些想法纯属无稽之谈。

  有些人担心中国采取政策,获取对自然资源的战略性使用权。中国是一个能源消费大国,对石油、天然气和其他矿产资源的需求,以GDP两位数的增长速度不断上升。中国被视为市场上的“资源大买家”,而资源供应却存在潜在的有限性。人们对这种市场不均衡性的后果做出预计,也由此引发了出人意料的反对意见。

  这种反对意见来自目标企业的利益相关方,包括政府、公众、目标企业的员工和股东。由此导致的后果,是中国在澳大利亚的三件收购案,至今仍未获得政府和股东的许可,而澳大利亚恰恰是对跨国M&A持相当开放态度的国家。

  未来的一个关键性任务就是要为中国打造更巧妙、更全面的形象,并且帮助其他国家更好地了解中国企业和政府之间复杂而微妙的关系。另外的一个问题是,市场对中国企业抱有支配供需的质疑,所以有必要打消这样的顾虑。

  因此,中国必须在国际形象的“温和度及情感性”方面继续加大努力,以避免不公正评价的陈词滥调。

  中国需要获取一些关键性资源,首先就是要继续妥善对待散居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关注这一总数达5700万的海外华人群体,因为他们能为中国带来理解、资金和专业技术。再有,中国使数百万人脱贫致富,应当加强这方面的宣传。还有,中国积极发展先进的解决方案,为创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做出了贡献,其中包括教育、健康和环境保护等敏感性领域;这方面的宣传更应该得到加强。最后,对于允许中国在其境内进行投资的国家,中国应为其简化在中国境内的商业程序,以鼓励互惠往来。

  还需要补充的是,中国应借助其经济的社会愿景,以及历史传承的深远影响,向国外表明中国的中心任务仍然是要建立和谐社会。

  我想,最终那些未能领会中国战略意图的海外人士可能会认为,中国企业家正试图掠夺他们国家的精华部分。与其为中国企业可能达成的海外收购而伤悲,这些人更应该重新评估自己在中国的最佳机遇。

  (作者系罗兰·贝格大中华区合伙人)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信用风险管理和适当定价的... [ 根本直子 ]
欧盟峰会的成果、意义及欧... [ 沈建光 ]
欧盟峰会:阶段性告捷但全... [ 胡一帆 ]
商业银行综合经营:边界、... [ 李麟 ]
回升在即 [ 诸建芳 ]
发展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 [ 贾康 ]
日本的汇率自由化与资本账... [ 深尾光洋 ]
金融市场化与金融行政... [ 西村吉正 ]
最热文章
财富管理业务现状 [ 林采宜 ]
欧债危机与全球经济形势展... [ 缪建民 ]
经济再平衡不能仅靠人民币... [ 管涛 ]
后危机时代国际投资银行经... [ 林采宜 ]
化解经济下行期银行业风险... [ 胡怀邦 ]
美欧债务危机的风险与对策... [ 管涛 ]
放松法律法规限制 推进资... [ 王东明 ]
中国经常项目顺差中长期变... [ 孙国峰 ]
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合作与交流 | 联系我们 | 在线申请 | 在线帮助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京ICP备081022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