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English  收藏网站
主页 >百家争鸣 >“有就业”的增长,政府应做两件事
字体大小[] [] []
“有就业”的增长,政府应做两件事
作者:王东京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2009-05-25 ] 共有0条点评

  转眼又近年中,对今年的GDP能否“保八”,想不到学界至今还有争议。前几天参加全国工商联召开的经济形势分析会,有学者说,今年的GDP增长到不了8%,只可能在7%-8%之间。言之凿凿,加上大量数据与图表,由不得你不信。可对此我却不以为然。实话说,对“保八”我认为不是重点。不过既然这么多人关心,这里就说说我的看法吧。

  中国经济增长今年到底能否“保八”?此前我未写文章,之所以按兵不动,是因为觉得这场争论意义不大。为何一定要“保八”?多数的解释,是当前就业压力所逼。据说GDP增长若低于8%,则会有大量的失业。果真如此吗?我看不一定。一般说,GDP增长有可能增加就业,但仅是可能而已。比如经济若靠劳动密集型企业拉动,GDP增长可推动就业无疑问;若是靠资本密集型企业带动,GDP增长即便达到8%,对扩大就业也未必有助。

  当然不是说GDP无足轻重,我的意思是,经济增长率与就业并无必然联系,人们大可不必再为能否“保八”争来吵去。其实,“8%”就是一个数字,而且,只要GDP与政绩有关,地方官员做大GDP有的是办法,易如反掌。想当年,国务院1998年也曾提出“保八”,结果呢?各省市报上来的数字达14%。大出所料,中央要求压水分,左压右压,最后还有9%。不管你信不信,我认为今年GDP增长绝不会低于8%。

  并非本人盲目乐观。支持此判断的另一理由,是去年冬天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扩需举措,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今年中央财政新增投资1.18万亿,信贷投放5万亿,而截至3月底,信贷投放就达4.89万亿。这么多钱投出去,怎么会不带动GDP增长呢?按照弗里德曼的研究,从增加货币投放到企业产出增加,通常需要6-9个月,取上限,若从去年11月起算,顺推9个月,那么今年8月中国经济必将全面回暖。

  要申明的是,我不担心“保八”,不等于说经济就没有麻烦。我的忧虑是,今年GDP实现了“保八”,往后几年怎么办?眼下为了“保八”政府大举发债,中央财政发债7500亿,替地方发债2000亿,共9500亿。问题是这9500亿谁来还?要知道,财政部无点石成金的本领,借债还钱,将来还债可能还是向纳税人多收税。一般来说,政府发债越多,企业日后税负就越重。如此财政投资挤出民间投资,竭泽而渔,即便今年经济增了8%,今后几年日子怕是更难过。而最大麻烦,我认为还是就业,有资料说,目前中小企业提供就业岗位占七成以上,若中小企业不济,就业问题仍难获解决。

  转从货币政策看,温总理说,今年银行的新增贷款为5万亿。可到三月份贷款就下去4.89万亿。由此看,除非央行再次收银根,不然5万亿的贷款规模绝对打不住。困难在于,若信贷紧急刹车,下半年经济将难以为继。据保守估计,今年的贷款规模至少会突破7万亿。于是有人担心,信贷过度投放,年底通胀会不会卷土重来?依我看,这纯属杞人忧天。说过多次,当下主要危险不是通胀而是通缩。尽管上半年银行放贷很猛,但大多是贷给政府建基础设施,政府贷款花不完,又转存进银行。这样信贷资金若只在银行与政府间循环,市场流动性未过剩,说会有通胀岂不是无稽之谈?

  举我观察的两个现象。一是最近我赴几个省调研,与企业家座谈,不少中小企业主反映目前从银行贷款仍然很难。人们要问,银行已有那么钱放出去,企业为何贷不到款?原因上面解释过了,这里要提点的是,企业贷款难说明流动性并不多。另一个现象,是CPI与PPI持续负增长。上周公布的数字,CPI为-1.5%,PPI为-6.6。假若流动性真过剩,物价怎会双双下落呢?可以想见,若为防通胀银行现在关闸,无论对企业投资还是对拉动消费,皆是雪上加霜。

  前些天,政府又出台钢铁限产令。钢铁产量多了,政府希望限产可以理解。问题是谁来限产?限谁的产?有前车之鉴,以往政府一说限产,通常用行政命令,而限制的又总是中小企业。其实,钢铁多了,供大于求价格会下跌,钢材不好卖或不赚钱,不用别人教,企业也会限产。再说,钢材多不多生产厂家最有发言权,政府若认为多了,尽可对国企限产,民企不必管,人家自负盈亏,政府就应该网开一面。

  回头再说“保八”。前面说了,今年GDP达8%不成问题,难题还是在就业。政府所以提出“保八”,目的在保就业,而要实现“有就业”的增长,我的看法,关键在保中小企业。而当务之急,政府应做两件事:一是加大减税力度。不仅是结构性减税,增值税应整体下调,若增值税下调五个点,中小企业多数即可盈利,就业也就随之增加。二是降低企业的用工成本。现在中小企业用工,平均算,大约每人需上缴各种保费180元。当下经济不景,若政府能特事特办,用国有股权收益为职工上“三险”,对推动就业无疑有助。

  那天在工商联的座谈会上,我只说了第一点,第二点是由政协副主席黄孟复补充。让我们拭目以待,看政府下一步如何定夺吧。
  
  (作者系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信用风险管理和适当定价的... [ 根本直子 ]
欧盟峰会的成果、意义及欧... [ 沈建光 ]
欧盟峰会:阶段性告捷但全... [ 胡一帆 ]
商业银行综合经营:边界、... [ 李麟 ]
回升在即 [ 诸建芳 ]
发展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 [ 贾康 ]
日本的汇率自由化与资本账... [ 深尾光洋 ]
金融市场化与金融行政... [ 西村吉正 ]
最热文章
财富管理业务现状 [ 林采宜 ]
欧债危机与全球经济形势展... [ 缪建民 ]
经济再平衡不能仅靠人民币... [ 管涛 ]
后危机时代国际投资银行经... [ 林采宜 ]
化解经济下行期银行业风险... [ 胡怀邦 ]
美欧债务危机的风险与对策... [ 管涛 ]
放松法律法规限制 推进资... [ 王东明 ]
中国经常项目顺差中长期变... [ 孙国峰 ]
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合作与交流 | 联系我们 | 在线申请 | 在线帮助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京ICP备081022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