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English  收藏网站
主页 >金融聚焦 >黄金老:本轮刺激内需与1998年相比的不利与有利因素
字体大小[] [] []
黄金老:本轮刺激内需与1998年相比的不利与有利因素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黄金老 [ 2008-11-20 ] 共有1条点评

  和1998年的刺激内需相比,本轮4万亿投资会面临一些困难。

  一、相对于1998年,此次外部需求复苏的时间会长一些。1998年主要是货币危机,持续的时间比较短;这次主要是房地产危机,持续的时间会比较长。当时的东南亚在整体上还是我国的出口竞争国,今天的欧美则是我国的出口对象国。特别是现在中国的出口有了新的竞争主体——印度和越南,而且越南人比中国人还能吃苦耐劳。因此,即便西方国家经济恢复了,也未必会增加对中国的进口。

  二、投资成本也比1998年有所增长。中国经过这五年的发展,各方面的成本急剧增加,比如劳动力成本,一旦上去就降不下来了。上次刺激内需是财政一千亿、银行一千亿,这次是财政一万亿,社会资金三万亿。人民币汇率也不大可能再降回去。

  三、资源环境的承载力不如1998年。北京、上海等城市拉动经济的手段有限,除了修建地铁等几项,没有太好的方式。其他省份可能会好一些。城市经济发展已经到了极限,基础设施已经比较完善。

  四、银行体系商业化不同于1998年。商业银行都上市了,都要想办法把利润做大,以维持股价,于是会有一些短期行为。

  以上这些都是困难方面。当然,也有一些有利因素。

  首先,1998年的扩大内需,发生在1995年-1997年的经济软着陆之后,经济减速持续时间已经比较长。而这次国内经济是由过热突然变冷,大多数企业基本的实力还在。

  其次,这几年的国企改革使得地市级国有企业基本消失,现在国有资本只集中在中央和省一级的国有企业,中央企业去年利润达到一万亿,它们有一定的实力,也更能配合政府的行动。

  再次,1998年时人民币有贬值的预期,而现在人民币汇率稳定,甚至有升值的预期,资本外流的趋势不明显。

  关于本轮经济拉动的宏观政策,我提以下三点意见: 第一,这次危机涉及面这么广,有一定的偶然性。从中国国内来看,企业效益急剧滑落,重要原因在于原材料库存太多,而这是因为此前大家对经济的预期偏热。原材料库存把好几年的利润都侵蚀掉了。例如宝钢这么好的企业,现在要裁员、减薪。这和全社会对经济的总体判断有关,因此,提高决策效率是关键。

  第二,刺激经济的关键是降低经济运行成本。前段时间,我去珠三角做了一些调研,当时讲十大成本包括能源、原材料、土地、房产、环保、运输、资金价格、工资、行政费用等全面上涨,经济运行成本太高。目前原材料价格、土地价格、运输价格、资金价格下跌,人民币币值稳定,比较高的是工资和行政费用这两项成本。

  就金融界而言,目前行政成本也不低了。特别是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没有必要。存款保险公司(CDIC)的作用,一是在存款机构破产时,代偿存款人一定限额之下的存款;二是行使对存款机构的监管职能。我国现阶段这两个职能都不需要,“一行三会”四大金融监管机构已经足够,CDIC也不大可能感兴趣于研究工作而发挥精准的行业分析职能,更多的只是增加一个金融机构报送资料对象。我国的主要银行业金融机构都是国家控股的,财政隐含担保。即便发生存款机构破产,代偿存款也完全可由其他金融机构来代理,我国的银行业已经十分熟悉各类资金托管业务。所以,除了徒增存款机构成本外,实在找不出需要组建CDIC的理由来。我国建立了数千家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支付了巨额的运营和人事成本(迄今未向社会公开),其实完全可以由商业银行代理。事实上,其贷款的发放和管理工作也一直由银行代做。住房公积金制度的问题不应重蹈。有人认为,这次全球金融危机更加凸显了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的必要性和急迫性。恰恰相反,大危机过程中,爱尔兰等一大批国家都宣布存款将由国家提供全额担保。这些国家的存款保险制度可谓“养兵千日”却不能“用于一时”,系统性危机发生时存款保险公司是保证不了的,还是要由国家出面解决。今年上半年我翻译了美国外交协会和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的一本书——《金融国策-美国对外政策中的金融武器》(Financial Statecraft,The role of financial markets in American Foreign Policy),我十分赞同该书对乐于机构依赖的无情鞭挞。“通过机构改革来纠正政府决策过程中的不完善,即合并这个机构、协调那个机构,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这一想法很有吸引力。但是,我们在这里想重复一下查尔斯•希尔的警告,以避免‘一面对政府问题就想到结构改革或是机构重组’这一诱惑。”(P.147)我国则更成问题,不是热衷于机构重组,而是热衷于新建机构。目前,我国的金融监管成本已经不菲,不能再无意义地增加了。对本届政府最为期待的事项之一,就是何时能比较透明地花费政府支出,真正有效率地用之于民。现代国家政府的任何公共行动,都必须有对成本的细加考量。

  第三,要有一个新的产业来拉动经济。1998年政府投资两千亿用于恢复经济,之后还是要依靠市场经济本身的调整,比如2003年以后住房和汽车消费结构的升级对经济带来的长期拉动。政府的主要作用是维持经济短期不滑坡,长期持续的拉动还是要靠产业。

  住房对经济是至关重要的,政府这次提出十大政策,第一条就是安居工程,建800万套保障性住房。铁路拉动的是钢铁和水泥,对其它产业拉动非常小,唯独住房产业可以全面地拉动经济增长。中国的低价房市场缺口很大,银行业会积极向安居工程发放贷款。这次投资于安居工程的数额只有几百亿,我觉得还应该更高。已经有房子的,则通过提高生活品质,包括教育、健康、汽车产业等来扩大内需。

  同样,我也主张拯救股票市场。前年我在中国银行负责理财业务,有钱的将全部资金投入股票市场,或买基金和理财产品,所以股市一下跌,就有报纸说中国消灭了中产阶级。奥巴马上台就是要解决中产阶级的问题。此次十大政策中有一项是扩大低收入群体的收入,低收入群体拉动内需作用有一个过程,中国产品出口转内销还得靠中产阶级。从全球产业环境看,我感觉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可能没有复兴的机会了,劳动力成本降不下来,出口退税率提高到17%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从全球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转移来看,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转移到60年代的日本,再到1970年代的亚洲四小龙,进而是1980年代的中国,产业转移了就转移了,不可能走回头路。

  如果劳动密集型加工业没有了,中国高耗能产业(包括电力、钢铁、高速公路等)的市场空间就很小了,所以中国需要新的产业替代。我最近去了一趟深圳,深圳到广州的路不像以前那样堵了。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太高,司机都不愿意走高速公路,我们缺的是较高等级的免费公路。我觉得高速公路应该是本轮仅次于电力的第二大制造银行不良贷款的行业。

  这次针对自主创新的投资很少,不到100亿。4万亿内需对于提高经济竞争力起不了什么作用,国家应该有长远的考虑。我的整体判断是4万亿投资对GDP的增长还是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的,中国经济未来达到8.5%的增长是可以的。但中国资金过剩将是一个长期现象,我国作为出口经济型国家,资金必然过剩。我们不是缺钱,而是缺项目.比如政府愿意投入30%,社会上就有大量的投资主体愿意投入70%。这次发改委的文件提的也就是经济增长,而非经济发展。但中国的产业单从这个角度是难以提升竞争力的。如果增长维持了一两年,替代产业没有跟上来,这个国家的经济就会陷入停滞。

——双周圆桌“全球金融危机与中国宏观调控”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1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解脱复苏困境亟待推... [ 沈建光 ]
中国经济新平衡之道... [ 刘鹤 ]
美联储的豪赌 [ 沈建光 ]
2012年中国经济再平... [ 管涛 ]
初始财富格局与居民... [ 徐忠 ]
欠发达地区突破资金... [ 周道许 ]
房地产税对房价的影... [ 任志强 ]
房地产税:作用及改... [ 贾康 ]
最热文章
2012-2013年中国货... [ 焦瑾璞 ]
社会融资总量与货币... [ 余永定 ]
影子银行和壳价值... [ 高善文 ]
汇率和利率市场化... [ 谢平 ]
中国城镇化的宏观与... [ 哈继铭 ]
日元贬值会否引起货... [ 孙明春 ]
资本项目开放的次序... [ 马骏 ]
民间借贷利率与民间... [ 徐忠 ]
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 合作与交流 | 联系我们 | 在线申请 | 在线帮助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京ICP备081022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