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首页
论坛
动态
招聘
信息
后疫情时期的中日经济发展
时间:2021-07-05
【专题研究】后疫情时期的中日经济发展

本周观点
中日可加强在构建亚洲共同体方面的合作

主题演讲
余永定:中国的发展战略调整和未来增长前景
高善文:碳中和与双循环
伊藤元重:疫情后的日本经济成长战略
高田创:中美博弈下的日本经济发展与应对之策
徐 忠:NAFMII助推中国绿色金融的高质量发展
冈田大:日本政府为推进可持续金融所做的努力
清水季子:日本央行关于气候变化的应对措施

圆桌讨论
中国“双循环”和日本“成长战略”
日本以供应链多样化和投资分散化应对中美“脱钩”
中日韩在应对气变问题上有较大合作空间
日本货币政策重在避免日元升值

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
绿色发展成为日本经济增长战略的重要内容
绿色金融发展的政府角色
充分发挥财政职能支持绿色发展

【国际智库简报】
智库观点
智库活动

本周观点:中日可加强在构建亚洲共同体方面的合作

  提要:近期, CF40联合野村综研(NRI)举办第十二届中日金融圆桌闭门研讨会“后疫情时期中日经济发展”。

  日方专家认为,随着中国经济规模扩大、政治存在感提高,世界进入了中美两极格局时代。中美对立背景下,日本面临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的困境,但贸易政策维持现状对日本是有利的战略选择。一方面,在安全保障上,日本将美国作为重要支撑点。另一方面,日本也重视在中美之间的平衡,希望发挥调节中美关系的作用。

  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国际关系与政治有关,但也并非完全由政治决定。中日在贸易关系、直接投资、金融投资、供应链方面都有互补关系,中日均为亚洲共同体不可或缺的一员。日方专家建议中日应全面加强经济金融合作,进一步强化RCEP的作用,努力把“中国的亚洲”变为“亚洲的中国”。此外,日方专家指出,外界高度重视中国专业理性的对外沟通。中国可以采取更加温和、更加具有连续性的政策去消除各国担忧和疑虑。 

日方认为世界从“一超多强”进入中美两极格局时代

  近年来世界经济格局发生了变迁。在新的世界经济格局中,新兴国家的存在感增强。预计到2030年代,新兴经济体的规模将超过发达国家,其中亚洲国家占比超过60%。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世界经济经历了40年的全球化、市场化、自由化潮流,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利用这股潮流崛起。世界经济重心从G7转为了G20,“世界工厂”从G7成员国日本转移到G20成员国中国。特别是,2001年加入WTO助力中国成为全球供应链中心。随着中国经济规模扩大、政治存在感提高,世界的势力图从美国一家独大变成以中美两国为中心,世界进入了中美两极格局时代。

  从战后历史来看,美国多次与那些崛起的、可能威胁到自身地位的国家进行对抗。二战后,为争夺世界霸权,美苏展开了数十年的冷战;1980年代以来,在柏林墙倒塌、苏联疲软后,美国将日本视为假想敌并进行了遏制;2010年代中后期,美国再次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对中国进行了全面打压、遏制与对抗。

  出于对美中“新冷战”的不安,世界也在担心被分割成两大阵营。一旦如此,全球供应链会出现分裂。美苏冷战就是在全球经济圈的分割中产生的,而中国的崛起是通过成为“世界工厂”、形成紧密联系的全球供应链实现的。在40多年的全球化过程中,中美以及世界经济金融体系深度融合。如果出现因中美脱钩而导致全球各国站队、供应链分割的情况,全球经济效率将大大降低。

日本寻求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 贸易政策维持现状对日本是较好的战略选择

  日方专家表示,中美脱钩以及中国“双循环”政策,使得日本企业处于中美两国冲突的夹缝当中。美国政权发生了更迭,但对华遏制战略的本质没有改变,中日合作环境也没有明显改善。中美对立背景下,日本面临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的困境。出于安全保障的考虑,某种程度上日本只能追随美国政策,即便此举会使得日本在中国的业务大幅缩减。此外,日方对中国“双循环”政策存在一定担忧和误解。部分日方专家认为,中国“双循环”政策旨在应对中美脱钩。中国强调自主创新和产业链安全,推动半导体等产品在国内生产,这将替代日本传统零部件的生产优势,日本企业需要分散投资、防患于未然。

  同时,日方专家指出,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国际关系与政治有关,但也并非完全由政治决定。中美对立背景下,日本贸易政策维持现状对日本是有利的战略选择。中美产业结构是互补的,中日产业结构也是互补的。在供应链日益紧密的情况下,维持现状非常重要。目前,在美日、中日关系中,日本的存在感越发强烈。一方面,在安全保障上,日本将美国作为重要支撑点。另一方面,日本也重视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希望可以发挥调节中美关系的作用。

  中方专家认为,改革开放之后,出口导向的国际大循环战略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也导致中国面临产业体系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下降、自主创新动力不足、资源跨境跨时错配等问题。“双循环”政策是对这个战略的调整,但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绝不意味着改革、开放方针的改变。2005年起,中国就提出经济增长要更多依靠国内需求特别是消费需求拉动。“双循环”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中美脱钩,但这一战略本身并不是因中美冲突制定的。美国制裁中国的很多行为并不符合国际规则,中国愿意同各国共同遵守多边规则,包括WTO、RECP、CPTPP等,中日可以在规则下进行合作。中国内循环政策也非常欢迎包括日资企业在内的外资企业参与,在中国境内发挥日本企业优势。

中日可加强在构建亚洲共同体方面的合作

  日方专家认为,中美两国都是全球化经济的一环,完全脱钩是不现实的。从实际情况来看也是如此,脱钩可以成为一个政治口号被提出,但真正付诸实施的难度很大。中美应加强在环境保护、基础设施等共同利益方面的合作。

  对中国和日本而言,中日在贸易关系、直接投资、金融投资、供应链方面都有互补关系。首先,进出口方面,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国,日本是中国主要的进口国。两国在产业结构上互补,存在双赢关系。其次,直接投资方面,二十一世纪以来,日本成为对华直接投资最大的国家之一,中日构建了互补的供应链。日方认为,随着中国老龄化的推进,海外企业特别是日本企业对于中国产业升级还将做出更大贡献。最后,日本“成长战略”的结构转换,日本综合商社化越来越转向国际化投资。日本经常项目顺差从贸易收支转向以投资收益为中心。这也意味着,日本商业模式的重心已经变成了国际化分散投资。无论是公司部门还是家庭部门,都开始以投资者视角做出一些投资对策,更加依靠投资中国获取红利和利息收入。

  日本企业也非常重视与中国的经济、金融合作。其一,在金融投资领域,负利率环境下,全球资本为了追求高收益涌入到了中国市场。日本在全球分散化投资中同样需要配置中国资产。其二,供应链方面,出于风险管理的考虑,日本企业不断摸索各式各样分散化策略,探讨供应链被切断的相应对策。其中一种对策就是在企业内部将中国业务划分出去,独立设立公司。日方认为,日本企业对于推动中国“双循环”政策下的产业升级至关重要。由于以亚洲为中心的供应链集聚可以帮助构建一种多层次、高依存度的关系,亚洲的安全保障网络是非常具有可行性的选择,这对于将中日经济关系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也非常重要。

  综上,中日建立了非常紧密的贸易关系和供应链,两国在碳中和、数字技术以及产业政策方面的合作空间较大。在金融领域,投资中国已成为日本企业重要的国际化分散投资策略。中日均为亚洲共同体不可或缺的一员,通过加强构建亚洲共同体的合作有助于改变中美对立结构。

  日方专家建议,一方面,中日应全面加强经济金融合作,进一步强化《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作用,努力把“中国的亚洲”变为“亚洲的中国”。另一方面,日方指出,外界高度重视中国专业理性的对外沟通,尽管国外媒体往往会更多报道所谓的“战狼式喊话”。中国可以采取更加温和、更加具有连续性的政策去消除各国担忧和疑虑,尽量避免在中国非核心利益上的激进做法和表态,避免中美陷入“新冷战”,避免各国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


——CF40研究部

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