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首页  
 
   
   
 
评审:利用农业“走出去”战略积极开展金融创新
  2015年06月28日    张陆彪

  提要:我个人认为,农业“走出去”战略既不是单纯的援助,也不是单纯的对外投资。“走出去”的目的是什么?应该如何定位?为什么会成为国家战略?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如何开展金融创新?我认为金融创新必须和财政联系起来,如何将现行的财政金融需求融入国家的“四个全面”战略之中,这需要在体制、政策、法律方面同步完善。金融创新方面目前的主要矛盾不是量而是质,即“要管用、要好用、要实用”,务必要围绕农业的特点来思考和设计金融创新。最后,我想强调,我们应该牢牢把握政府的引导和服务定位,坚持需求导向,因为企业的需求是研究金融创新问题的关键点。

  总体而言,课题组的报告既全面又有深度,提出的建议具有针对性、科学性和可行性。

如何认识农业“走出去”战略“?

  研究任何问题都需要考虑定位,如何认识农业“走出去”战略?过去我国是由商务部牵头来推动农业“走出去”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绩。2014年底,国务院决定转由农业部牵头,目前农业部正在推动规划编制,创设企业试点,其它18个部际成员单位(比如银监会、开行)也都非常配合支持。中国农业银行等也正在积极申请加入。

  我个人认为,农业“走出去”战略既不是单纯的援助,也不是单纯的对外投资。“走出去”的目的是什么?应该如何定位?为什么会成为国家战略?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我们总是以美国、日本和欧洲为参考,其实这些国家的援助与中国不同,它们已经解决了自身的粮食安全问题,并且有其外交目标和全球战略。而我国不同,我们还没有解决粮食安全问题。欧美企业的对外投资,实际上是将企业的国际战略和国家战略融合在一起,本质上是企业的自我盈利行为,而我国企业还没有达到这个阶段。我们提出了“企业主体,政府服务”八字方针,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我国的农业“走出去”战略与其它国家有所不同,比如在对外翻译上,新华社或中国日报的中译英翻译是“Going Global”,但我认为“Overseas Operation”可能更为恰当。农业“走出去”战略正如军事规划,包含了国别目标、区域目标、近期目标、长期目标、多边目标、双边目标等等。报告对于农业“走出去”战略做了很好的设计,无论是支持原则还是支持重点都做了凝练的概括。

围绕农业特点开展金融创新

  如何开展金融创新?最近我们到一些省份调研,也召集了部分企业开展座谈和研讨,有些地区和企业已经开展了不少创新业务。比如广东在国外开展的资金池模式,基本解决了海外资金的盘活问题,企业反映也非常好。我们接下来应该加快推广这一模式,比如在四个自由贸易区先行试点。

  报告提到了五种创新模式,这方面我们正在好好研究,但我认为金融创新必须和财政联系起来。比如国家是否应该设立农业“走出去”专项资金?目前已经设立的海外投资基金如何定位?今年“两会”上,40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提交了提案议案,同时企业的呼声也很强烈,都表示要设立企业“走出去”专项资金,作为主管部门的农业部也认为应该设立,但是目前国家的政策是压缩财政专项资金。因此问题在于如何将现行财政金融需求融入国家的“四个全面”战略之中,这不是农业部能解决的问题,还需要在体制、政策、法律方面同步完善。

  目前我国的海外网络还未完善,因而服务农业“走出去”战略的银行存在海外监管的问题。有专家表示,商业性金融机构不可能解决农业金融的问题,我觉得这个观点有一定的道理。因为我国农业金融被赋予了更多额外的职能,金融被政治化色彩所覆盖。我国的海外运作企业大概有400多家,大多都没有规范的可研,有的可研报告连基本的国外调研都没有,这是很多企业在国外遭遇失败的原因。在目前的现实情况下,金融创新必须小心谨慎,服务海外企业的金融机构也必须有责任有担当。所以,无论是国开行还是投行,我认为应该严格把关,同时也要给予特别的支持。

  目前金融创新的主要矛盾不是量,而是质,即“要管用、要好用、要实用”,务必围绕农业的特点来思考和设计金融创新。比如,有些农业投资不了解选址的自然条件,结果一场大雨导致整个农场颗粒无收。这还是我国总理和国外总统实地考察过,并且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宣传的企业,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无论是国营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有很多经验教训。目前的现实问题是,驻外使馆中连一个农业处都没有,小小的保加利亚在我国大使馆都设有农业处,对我国的农业研究非常透彻,而我们在保加利亚连个真正懂农业的人都没有。在技术层面上,我们不存在问题,但是全球农产品监测预警体系至今还未建成,目前农业部正在谋划推动,相信这个系统将对金融创新和服务农业“走出去”有所裨益,但是路还要一步一步走。

细化农业“走出去”战略

  从全球角度来讲,农业“走出去”战略迫在眉睫,中国已经错过了走出去发展的黄金期,很多国家也对中国存在很多非议。讨论农业“走出去”问题的时候,我们不仅需要研究大方针、政策、战略,更重要的是细化,即要站在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角度,细化到不同类型、不同产业、不同国别、不同企业。美国的农业战略只在全球瞄准24个国家,重点非常明确。我国现在投资的70多个国家中,基本上都涉及了农业投资,但是我们不能把70多个国家都作为重点。

  最后,我想强调,“走出去”战略本质上应该服务于外交战略。“走出去”的外部性,不是也不应该是企业首要考虑的问题。外交战略被泛政治化和经济化,这无可厚非,但是我们还是应该牢牢把握政府引导和服务的定位,坚持需求导向,因为企业的需求是研究金融创新问题的关键点。

注:

[1]本文为作者在2015年6月28日的中国农村金融年会暨第10期闭门研讨会上,就《金融推进农业“走出去”研究》(课题报告)所做的评审,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整理,经作者审核。

[2]作者系农业走出去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专职副主任。





   
   
加入收藏 | 合作与交流 | 联系我们 | 在线申请 | 在线帮助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京ICP备08102204号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