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首页  
 
   
   
 
以绿色发展理念引领农业转型升级
  2016年07月03日    叶兴庆

  提要:目前我国农业转型升级面临非常突出的问题:一是产能透支,二是成本上涨,三是价格倒挂,四是黄箱补贴空间收窄。在此背景下,我国农业亟待推进供给侧改革,以绿色发展理念引领农业转型升级。一方面需解好粗放型农业向集约型农业转变和环境掠夺型农业向环境友好型农业转变两个领域的不等式。另一方面需解决四个深层次问题:一是瞄准新方式、兼顾旧方式;二是坚守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农业政策目标;三是实现绿色发展不是退回到传统农业;四是既要重视利益的诱导,又要重视法律的威慑力。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国农业发展取得的成绩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农业发展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绩,粮食产量年均增长1.9%、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年均增长4.5%,跑赢了同期全国人口增长速度,也跑赢了同期世界粮食和农业增长速度。

  农业效率的改进也非常明显。从单产角度来讲,粮食产量与1978年相比翻了一番,棉花和油料产量相当于1978年的三倍(如图1所示)。从劳动生产率角度来讲,剔除改革开放初期制度变革的一次性贡献,1985-1997我国农业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高达2.2%-4.8%(如图2所示)。2002年以后,土地生产率的提高速度在放缓,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在加快,该时期的农业全要素生产率提高主要由劳动力再配置效应(即农业劳动力总量快速减少)所贡献。

图1 大宗农产品单产指数(1978=100)

 

图2 农业劳动生产率指数(1978=100)

 

  回顾历史,30多年来,在供给相对宽裕、农产品销售困难和价格下跌时期,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特别是调整农业结构,曾四次被提上议事日程。第一次是1985-1988年,第二次是1991-1992年,第三次是1999-2003年,最近一次是2014年到现在。对四次农业结构调整进行比较之后,我们发现四个特点:一是,农产品销售困难、库存增加、价格下降是推动农业结构调整的原动力;二是,结构调整的周期越来越长、幅度越来越大;三是,结构调整的空间越来越小、选项越来越少;四是,结构调整的内涵越来越深、要求越来越高。
   

农业发展已到了重大转折关口

  目前,我国农业转型升级面临非常突出的问题。

  第一,产能透支。我国农业目前达到的产能严重超过资源环境的承载能力,甚至我们对农业的支持保护力度在一定程度上也超过了目前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所能承受的能力。对资源的过度利用所形成的那一部分产能,我们认为是边际产能,也是一种透支未来的产能,包括以下五种形态:以过量使用化肥、农药等现代投入品为代价换取的产能;以严重超采地下水为代价换取的产能;以侵占湿地为代价换取的产能;以水土严重流失为代价换取的产能;以利用污染土壤、影响食品质量安全为代价换取的产能。

  第二,成本上涨。农业成本上涨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伴随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增长的推动,农业生产成本上涨速度明显快于农业产值增长速度,农业利润空间日趋收窄;二是,我国农业生产成本已全面超过国外水平,竞争优势消失殆尽;三是,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尚未完成,农产品生产成本仍处在快速上升通道。

  第三,价格倒挂。这主要表现为:主要农产品顶破国际价格的第一层“天花板”,即按配额内低关税计算的进口到岸税后价格,配额使用率在提高;部分品种顶破国际价格的第二层“天花板”,即按配额外高关税计算的进口到案税后价格,关税配额制度失去了防火墙作用。在价格倒挂的情况下,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价提高,造成“高产量、高收购、高进口、高库存、高亏损”。

  第四,黄箱补贴空间收窄。根据WTO规则,对农业生产或贸易有扭曲作用的补贴为黄箱补贴,各国黄箱补贴要遵守约定。根据我国入世承诺,我国特定产品的黄箱补贴不得超过该产品产值的8.5%,非特定产品的黄箱补贴不得超过农业总产值的8.5%。我国部分产品在个别年份的黄箱补贴已接近上限约束。但是从非特定产品的黄箱补贴来看,我国还有很大的空间。

  总之,目前我国的农业发展呈现出三个缺陷:不健康、不可持续、缺乏竞争力。

构建农业转型升级“不等式”,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

  在此背景下,我国农业发展的出路何在?今年3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湖南代表团审议的时候讲到,“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农业政策改革和完善的主要方向”。他还强调,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四个方面:一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调整完善农业生产结构和产品结构,二是以科技为支撑走内涵式现代农业发展道路,三是以健全市场机制为目标改革完善农业支持保护政策,四是以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为抓手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

  我认为,此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引入绿色发展理念,把农业转型升级放到一个突出的位置上。在前三次的结构调整过程中,特别是1999年到2003年的调整过程中,已经提到了“转方式”的问题,但是进展不大。为了下一步更有效地推动农业的转型升级,我们构建了一个农业转型升级的“不等式”:

  新发展方式的净收益(NY-NC)≥旧发展方式的净收益(OY-OC)。

  该不等式包含四个变量,即新发展方式的毛收入(NY)、新发展方式的成本(NC)、旧发展方式的毛收入(OY)、旧发展方式的成本(OC)。只有使这个不等式持续地成立,农业转方式才能持续地推进下去。求解这个不等式,要从做大首尾两个变量(NY、OC)、做小中间两个变量(NC、OY)入手。

  我们可以从两个领域着手求解不等式:一是从要素领域,推动粗放型农业向集约型农业转变;二是从环境的角度,推动环境掠夺型农业向环境友好型农业转变。

  (一)粗放型农业向集约型农业转变之解

  在提高农业要素的使用效率方面,目前确实有一些量化目标,比如“一控、两减、三基本”。“一控”,即控制农业用水的总量,要划定总量的红线和利用系数的红线。“两减”,主要是把化肥、农药的施用总量减下来。“三基本”,就是针对畜禽污染处理问题、地膜回收问题、秸秆焚烧问题采取相关措施。通过开展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攻坚,确保到2020年实现该目标。

  虽然目前我国土地利用集约化程度较高,但水、肥、药的利用比较粗放。要想实现节水量的目标,即农业用水(NY-NC)≥(OY-OC),我们认为现阶段的重点,主要应放在做小新发展方式的成本(NC)上,鼓励农民采用节水灌溉的设施和技术,加大补贴,降低节水灌溉的成本。当然从做大旧发展方式的成本(OC)角度来考虑,就需要进行水价改革,让耗水农业付出更大的代价。

  要想提高化肥和农药的有效利用率,即施肥施药(NY-NC)≥(OY-OC),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入手,一是让按科学合理方法施肥施药者生产的农产品卖出好价钱(做大NY),二是降低科学合理施肥施药成本(做小NC),三是取消对化肥和农药生产的税收优惠、探索征收环境税(做大OC)。

  (二)环境掠夺型农业转向环境友好型农业之解

  有关农业资源环境领域的发展规划,除对包括上文讲到的“三基本”,即针对畜禽污染处理问题、地膜回收问题、秸秆焚烧问题采取有关措施外,还对生态环境治理方面提出了一些量化目标,包括提高耕地基础地力等级、退耕还林还草、退耕还湿、重金属污染治理和地下水超采处理(如表1)。

表1 农业环境治理目标

 
 
  但是,现在我们关心的是这些量化目标到底怎么实现?从退耕还林还草还湿(NY-NC)≥(OY-OC)的角度来讲,可以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提高国家补贴力度(做大NY),另一方面取消边际土地农业补贴(做小OY)。

  从重金属污染耕地和地下水超采地区治理(NY-NC)≥(OY-OC)的角度来讲,可以从四方面着手,一是保障发展替代作物和休耕地区农户收入(做大NY),二是降低农户治理投入(做小NC),三是将超标地区退出托市收购(做小OY),四是在地下水超采地区大幅度提高水价和灌溉电价、处罚违规超采者(做大OC)。

  从废弃物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NY-NC)≥(OY-OC)的角度来讲,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扩大有机肥、生物质能源需求(做大NY),二是提高处置的机械化程度(做小NC),三是处罚超标排放和焚烧(做大OC)。

以绿色发展理念引领农业转型升级需解决深层次问题

  以绿色发展理念引领农业转型升级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中涉及四个深层次问题:

  一是瞄准新方式、兼顾旧方式。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的同时,对为数众多的小规模农户,要通过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为他们提供生产经营便利。

  二是坚守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农业政策目标。通过使用价格支持、直接支付等政策工具,向保险和自然生态保护支持转变。

  三是实现绿色发展不是退回到传统农业。绿色农业本质上是以科学技术为支撑、以现代投入品为基础的集约农业。

  四是既要重视利益的诱导,又要重视法律的威慑。在充分运用各种财政补贴手段的同时,应更加注重长效机制的构建,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

注:

[1]本文为作者在2016年7月3日的第四届中国农村金融论坛年会暨第13期闭门研讨会上所做的主题演讲,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整理,经作者审核。

[2]作者系中国农村金融论坛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





   
   
加入收藏 | 合作与交流 | 联系我们 | 在线申请 | 在线帮助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京ICP备08102204号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