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简单否定影子银行
胡晓炼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
[ 2014-09-28 ]

  “影子银行本身是反监管和业务竞争的产物,它们的快速发展在很多情况下是监管套利驱动。但我们不能因为其监管套利行为而采取简单否定的态度,而应该进行多方面的分析,加以综合把握,然后再考虑哪种监管思路和举措最合适、最需要。”在近日召开的第18届国际银行监督官大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发表了针对影子银行的讲话。

辩证看待影子银行

  近年来中国的影子银行发展较快,外界的议论也较多。

  在胡晓炼看来,中国的影子银行资金运用方式比较简单,与传统商业银行基本类似,借助金融衍生工具的信用创造比较少。特别重要的是,中国的影子银行大部分资金都用于企业部门,主要运用于实体经济。而在中国,影子银行发展较快的重要的内在原因是中国经济间接融资比例较高、对银行信贷依赖较大,在监管要求更加严格的情况下,银行要寻求其他金融中介分担融资压力。

  据央行资料显示,影子银行虽然是非银行机构,但又确实在发挥着事实上的银行功能。影子银行交易模式采用批发形式,有别于商业银行的零售模式。影子银行的产品结构设计非常复杂,而且鲜有公开的、可以披露的信息。这些金融衍生品交易大都在柜台交易市场进行,信息披露制度很不完善。由于没有商业银行那样丰厚的资本金,影子银行大量利用财务杠杆举债经营。

  因此,胡晓炼认为应辩证地看待中国影子银行问题:一方面,影子银行存在经营不规范、监管套利等问题;另一方面,影子银行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经济发展多元化背景下的多层次信贷需求。所以,在对影子银行业务的监管处理上,重在因势利导,在加强规范管理的同时,要引导其合理有序的开展好实体经济融资服务。

如何监管影子银行

  对于影子银行监管方面的考虑,胡晓炼表示,不能因为其监管套利行为而采取简单否定的态度,而应该进行多方面的分析,加以综合把握,然后再考虑哪种监管思路和举措最合适、最需要。要分析业务的合理性,即具体业务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是确实有实体经济的需要还是只是金融机构之间纯粹的业务转移。

  胡晓炼表示,还应对影子银行进行实际风险状况的判断。以美国次贷危机为例,次级贷款本身已超出借款人的承受能力,风险很高,即使通过资产证券化转移到表外,实际风险依然存在。一些金融机构还将次贷证券化产品再证券化,风险被进一步掩盖。

  此外,胡晓炼还提到监管规则的适度性和一致性问题。监管标准的差异以及监管导致成本过高是监管套利的重要原因,所以,在致力于统一相同业务监管标准的同时,要分析监管导致的业务成本增加对金融体系以及实体经济的影响。

  胡晓炼还特别强调的是,在当前国际监管规则总体越来越严的情况下,特别要注意监管政策应加强而不是消弱银行对社会薄弱领域,如小企业的金融服务。监管当局应认真考虑政策、规则的导向问题。

银行不能脱离实体经济自我发展

  “我们要警惕银行业这些表面成绩下可能隐藏的风险和危机。”对于金融风险,胡晓炼提醒称,“如果银行创造出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产品,绝大多数人看不懂,且仅在金融体系内部制造需求,却成为银行利润主要来源时,我们就应该对可能潜藏的风险及其对未来经济社会的影响加以关注和评估。”

  胡晓炼表示,通过据历史观察,普遍性的现象是,在一些时期银行业发展得特别快,其资产、盈利等各项指标均快速增长,甚至明显快于同期经济发展水平,然而金融风险往往随之而来。

  银行除了具备一般企业有追求盈利和创新的要求的同时,还具有不同于一般企业的特征。银行是在竞争性领域内提供准公共产品,具有为整个经济、各个行业、企业以及个人提供基本的、必要的金融服务的性质。因此,胡晓炼认为,银行不能脱离实体经济自我发展。她表示,判断银行业是否健康可持续发展,除充足的资本、安全的资产和较高的收益等从银行自身的角度来评判的标准外,还应站在更加宏观的层面评估银行业的发展与实体经济发展是否相匹配,即银行业务是否立足于有效地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平稳发展。

来源:一财网2014-09-28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