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普惠金融需三大保障
吴晓灵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
[ 2015-03-30 ]

  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于3月26日至29日在海南博鳌召开,年会围绕“亚洲新未来:迈向命运共同体”主题设置了宏观经济、区域合作、产业转型、技术创新、政治安全、社会民生等6大领域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吴晓灵昨日在分论坛上发言称,农村普惠金融需要几个保障,一是将农民组织起来对接国家科技人员,而科技人员凭借技术入干股,帮助农民提升科技水平;二是在没有抵押的情况下设立互保基金;三是政府必须要有农业政策保险。

  吴晓灵表示,农村唯一的出路必须是走农民集约化生产,在现行的土地制度下,走农场道路不太可能。农民合作经济是中国农村走向集约化非常重要的一步。

  对于农村集约化经营的方式,除了建立农业保险外,吴晓灵还提出两点建议:一是科技人员拥有技术干股。科技人员在做技术推广的过程当中,在合作社里可以有技术干股,同时把组织起来的农民对接国家科技队伍,这样才能提升科技水平;二是成立农村信用互助社和互保基金。通过相互评分了解每一个农户的信用程度,从而减少征信成本。对于抵押而言,农户各自出钱成立互保基金,银行可以把互保基金作为评判贷款的指标。

  “如果给各种农产品上了保险之后,信贷就敢跟上了,有了互保基金、政府政策保险,再有农民的互助、科技的翅膀,我认为中国农业的技术水平能够提高。这是一个制度和政策体系。”吴晓灵表示。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指出,“推进科研成果使用、处置、收益管理和科技人员股权激励改革试点,激发科技人员创新创业的积极性。”同时,要“积极探索新型农村合作金融发展的有效途径,稳妥开展农民合作社内部资金互助试点,落实地方政府监管责任。”“当前我国农村建设主要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农民缺乏有效的自主性组织;二是农村缺乏自主性金融支持。”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此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组织农民最有效的办法是在村社内部以内置金融的方式重新组建农民组织“资金互助社”,通过内置金融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让农村组织变得有力量。如此一来,农民在村社的成员权才可以实现抵押贷款,农户的土地承包权才能够实现抵押贷款,农民的信用及自主发展权就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此外,针对农村融资难的问题,吴晓灵认为,央行在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上,解决的是总量头寸问题,也可以有针对性地对一些金融机构适当地提供比较多的头寸。但是银行的贷款怎么样能够很好有效地分布到社会当中去,以及能够降低利率,这是一个货币政策传导的机制问题。

来源:《证券日报》2015-03-30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