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经济、新经济与增长趋缓
黄益平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
[ 2015-11-03 ]

摘 要:

  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可能在第四季度出现小幅回升,但经济活动依然疲软、下行风险仍然存在。美国经济复苏应该可以持续,欧元区的潜在生产率可能进一步减缓,而日本经济再次陷入通缩的风险仍然很高。美联储在今年4季度、明年1季度之间加息的可能性已经显著提高,除此之外,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前景则面临结构改革滞后、大宗商品价格走弱两大因素的影响。

  我们预计今年4季度中国的GDP增长率保持在6.9%,但明年将下降到6.6%。目前官方公布的经济数据大多为同比增长指标,很难准确反映经济活动的最新态势。我们构建了一套新的、经过季调的最近三个月对前三个月的环比增长指标。该指标反映近期房地产景气指数、工业生产、社会零售总额和进出口等的环比增速都出现了一定的回升,表明经济活动有所稳定。

  但这不会改变经济增长持续下行的压力。这一轮增长减速的背后有周期性因素,但更重要的是结构性因素,即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增长潜力回落。夹在两者中间的是产业升级的挑战,过去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和投资品制造业为主的旧经济已经失去了活力。但以高技术、高附加值制造业和服务业为代表的新经济尚在形成过程中。这意味着短期内任何触底回升都可能是暂时的。

  据此,我们提出四条政策建议:一、建立新的宏观调控体系,从追求增长的“点目标”转向区间调控。经济转型期间的一个重要特征是经济增长的“合理速度”并不稳定,因此政府应该考虑落实“区间调控”的框架,经济增长速度的上限由通货膨胀界定,而下限则由失业率界定。另外应该考虑简化宏观调控的政策目标,多重目标等于没有目标,特别要明确宏观的归宏观、结构的归结构。

  二、积极支持创新、创业,推动产业升级。但制定产业政策一定要坚持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的原则。政府应该创造良好的基础条件并鼓励公平的市场竞争,包括投资教育、培训和基础研究,保护知识产权等。过去政府划定优先支持产业的做法,效果并不好,很多领域短期内出现了过热、过剩,现在各级政府运动式地支持创新,成效如何也值得密切观察。

  三、大力推进国有企业的市场化改革,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僵尸企业应该及时退出。国企改革已经成为经济转型能够成功、中高速增长能否持续的决定性变量。过去两年来,国企改革的措施很多,实质性的推进速度比较慢,总体方向也不是特别清晰。这给金融市场化造成巨大的潜在风险,创新、创业面临很多障碍,在一些国企主导的地区,民营企业发展更是举步维艰。

  四、经济增长减速必然意味着金融风险上升,防风险应该成为当前经济政策的一个重点。银行不良贷款被严重低估,股市、汇市波动,不但影响了国内经济,也对国际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今后金融决策需要考虑国内、国际市场的反应,监管的重点应该是市场规则,而不是资产价格,尤其不应为追求短期的经济增长而牺牲长期的金融稳定,应该尽快打破刚性兑付,同时加强各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


 

报告全文:旧经济、新经济与增长趋缓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