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的国际收支的几个问题
王春英 周济
[ 2015-12-03 ]

  近年来,外汇局通过公开发布《中国国际收支报告》和外汇数据及政策新闻发布会,以及外汇局官方网站、“外汇局发布”微信等多种方式和渠道,发布并介绍国际收支统计方法,解读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取得了一些成效。作为从事中国国际收支统计工作的一员,我们有两大感触:第一,作为按照国际标准开展的统计,中国的国际收支统计和国际投资头寸统计对我们开展国际间国际收支状况比较提供了国际社会认可的支持,各界解读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的文章越来越多了,有些解读得还很专业,值得欣慰。第二,在国内,对于国际收支统计数据还存在不少误读,尤其是我国国际收支统计方法的调整也是影响各界对我国国际收支状况和对外资产状况产生误解的重要原因。这表明在对国际收支统计理论的宣传、数据的解读方面,还需要我们作出更多的努力。针对当前误读较多的问题,我们分享以下几个观点。

一、国际收支平衡表与国际投资头寸表最直接的联系是国际收支金融账户逆差形成国际投资头寸表对外净债权的增加

  金融账户逆差形成对外债权增加,这是由国际收支统计记录的规则决定的。对外资产增加记借方,也就是“-”号,减号就是逆差,所以金融账户的逆差就是对外资产增加。如果从2009年算起至2015年一季度,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金融账户逆差8416亿美元,即从净交易来看,应形成8416亿美元的净资产增加。但是,同期国际投资头寸表中的净债权下降900亿美元。主要原因是:

  一是统计方法调整造成数据不可比。2015年外汇局开始使用《国际收支手册》(第六版)即新的国际标准(BPM6)公布数据,统计方法也有所调整,因此2015年一季度末与之前的资产负债头寸不可比。这一点非常关键,外汇局已在发布2015年一季度数据的新闻稿中明确给出了说明。比如,2015年一季度对外证券投资负债比2014年末多出4537亿美元,主要是境外企业上市股价由成本法改为市值法统计,属于正常的改进统计方法。这一口径调整约有3600亿美元,也就是说,这一统计方法的调整使得我国净资产下降约3600亿美元。另一角度看,我国企业境外上市市值上升,虽然增加了我国对外负债,但也说明企业股价上涨或者境外股东持有增多,是我国企业得到国际投资者认可的表现。

  二是折算造成账面负债增加损失。由于近年来人民币升值,大量的人民币负债折算为以美元公布的头寸表中时,会出现账面负债值增加。如我国吸收来华直接投资,是我国的对外负债,是以人民币计价的,在编制国际投资头寸表时折算为美元,仅此一项就会形成超过4000亿美元的负债额增加,就相当于冲减了我国的对外资产,是对外净资产的减项,形成所谓的账面损失。另外还有我国吸收的非居民人民币存款、QFII、RQFII投资,沪港通,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市场均是我国吸收的以人民币计价的负债。随着人民币的升值,其折算为美元也会形成账面损失。

  三是由于统计数据补报等改进数据质量因素影响。如以往银行只关注外币对外负债,存在漏报人民币负债的情况。随着外汇局统计核查的加强,近几年来银行补报往期漏申报的负债约千亿美元,补报的负债是个存量数据,难以对应到历史的周期中,也就难以通过国际收支平衡表的修订来体现,就只在国际投资头寸表中体现为我国负债存量增加。这也是对外净资产的减项。

  以上几个因素,基本解释了2009年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我国对外净资产不增反降的原因。

二、再谈净误差与遗漏

  在前述公开渠道,我们曾多次解释如何正确理解净误差与遗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们再系统地说一说。

  (一)误差与遗漏是一种统计上的残差项,世界各国编表时均存在。根据国际标准,国际收支平衡表采用复式记账原则编制,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为使平衡表在借贷两个方向上保持平衡,设置了“净误差与遗漏”项。各国国际收支数据都来自不同部门和不同统计系统,这些数据与国际收支统计在概念、口径、记录原则上不尽相同,同时各个不同的数据中都可能存在某些交易难以全面记录的问题,因此据此汇总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就必然形成误差与遗漏。

  (二)净误差与遗漏的负值不等于资本外逃的规模,净误差与遗漏方向与跨境资本流动没有必然联系。除2012年外,2009-2013年,我国年度国际收支平衡表中净误差与遗漏均为负,这些年份我国都面临资本流入和人民币升值压力。从国际看,德国在2003-2009年、日本在2007-2012年均连续呈现净误差与遗漏为正,但欧元和日元有升有贬,宏观经济状况波动也很大。所以难说净误差与遗漏为正就是“热钱”流入,为负就是资本外逃。

  净误差与遗漏为逆差,存在两种可能:第一,可能高估了经常账户顺差。比如企业出口高报,这种情况下,没有与等量出口相对应的等量资金收回,但是在编制国际收支平衡表时,我们的经常账户货物贸易是以海关统计的报关数为基础的,高报的经常账户出口在金融账户下就没有真正的对外资产,所以只能形成负的误差与遗漏。我们调研了解到,在外贸低迷时,或为补贴或单纯为完成任务,企业的高报行为是存在的。第二,可能低估了资本流出。比如出口不收汇而留在境外,或机构、个人等通过携带、地下钱庄等隐蔽渠道对外投资包括房地产等,我们无法统计到,这也就是低估了我国的对外金融资产。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我们没有统计到的对外金融资产,不等于其不存在或完全违法。所以,我们再次强调,不能把逆差的误差与遗漏全部当作未统计到的资本外逃。

  负的误差与遗漏也表明,经常账户的顺差没有一一对应资本和金融账户的逆差,即经常账户的顺差没有完全形成我国对外净资产的增加。

三、对外净资产下投资收益为负是由我国的资产负债结构决定的,不等于我国对外投资亏损

  (一)我国的对外总的投资不仅没亏损,而且收益率并不低。从国际比较看,2005-2011年我国对外投资收益率均值为3.3%,美国为4.3%,德国、日本为3.8%和3.4%,而英国及巴西、韩国都低于我国,为3%、2.3%和2.9%。

  (二)初次收入(收益项目)逆差是资产负债结构决定的。我国对外负债主要是来华直接投资,2015年一季度末规模已达2.75万亿美元,占总负债超过55%。由于商业化的直接投资风险较大,所以要求的回报较高,而且其投资利润率必然与我国GDP的高增长率相匹配。2005-2011年我国为吸收外来投资付出的成本即外方的投资收益率均值为6.9%,发达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这一收益率则为:美国3.1%, 德国3.3%,日本1.5%,英国2.6%。我国的对外总资产中60%左右为外汇储备资产,2015年一季度末3.78万亿美元,为保证储备资产的安全性与流动性,收益必然不会太高。

  (三)通过利用外国来华直接投资,我国不仅吸引了资金,还引进了外方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创造了国内就业和税收,开拓了国际市场,其社会效应和经济收益远大于财务成本。在遇到较大的资本流出或人民币贬值压力时,直接投资稳定性好的特点有助于维护金融稳定。所以,不宜因我国拥有对外净资产就一定要求我国投资收益净额为正。

  最后,资产和负债本身都是时点末的存量概念,不能把历年的资产和负债头寸以及净头寸相加,因为从经济学上来看是没有意义的。

(作者:王春英 周济)

参考文献:

2012年、2013年、2014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


注:本文作者王春英系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周济系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国际收支统计一处处长。本文为作者向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独家供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