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缩压力、金融动荡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陆磊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 2016-02-01 ]

提要:

全球性通缩压力,局部性货币危机

  全球经济复苏不及预期,通缩压力加大。2015年发达经济体温和复苏,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持续下滑。美国整体复苏态势相对较好,欧元区复苏基础尚待巩固,日本经济维持了温和复苏的态势,但仍面临通缩风险,新兴市场经济体尽管情况各异,但整体状况不佳。在全球需求疲弱的影响下,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下探。2015年末RJ/CRB商品价格指数较年初下跌52.14,跌幅达22.8%。全球通胀水平总体走低,PPI通缩成为普遍现象。

  货币政策分化明显,货币金融潜伏危机。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日、英央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政策分化蕴涵区域性货币危机苗头。世界主要货币均对美元贬值,新兴市场经济体国际资本持续流出,引致螺旋式汇率贬值压力。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风险隐患较多,在经济下滑、出口收入减少和货币贬值的环境下,不排除国际资本异常流动引爆个别经济体金融市场动荡的可能性。

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承受通缩压力与金融动荡

  经济增速放缓,通缩压力持续加大。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逐季下滑,全年增长6.9%,为自199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CPI同比增长1.4%,连续处于下行通道。PPI同比已连续46个月下降,且跌幅较大。从基本面看,产能与库存是通缩压力的主要供给侧来源。过剩产能抑制制造业投资需求,房地产库存严重导致投资增速急剧下滑,去产能和去库存势在必行;消费和出口低迷是通缩压力的主要需求侧来源,消费需求低位运行,对外贸易持续低迷,继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再现进出口额双降局面。

  货币稳定与金融动荡并存。货币信贷平稳较快增长,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不断增强,但金融市场波动较大,尤其是跨市场风险隐患明显突出。

2016年中国经济艰难寻底

  经济增长仍将延续弱势。先行指标预示短期经济仍将下行,总需求改善的动能不足,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依旧维持下行态势,出口低迷态势可能仍将延续,消费需求将继续保持有所企稳的态势。

  受输入型因素和总需求疲软的影响,通货紧缩压力有可能进一步加大。经济增速放缓和去产能过程将加大就业压力。金融风险动荡概率不减,有可能影响经济的稳定增长。需求管理政策面临困境,供给侧结构改革势在必行。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金融平稳

  改革开放以来渐进式的改革促进了中国经济在转型期平稳发展,但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一些体制性问题长期被掩盖,没有显示出改革的迫切性,结构性问题长期累积。目前供给侧存在的问题不仅制约了潜在增长率的提高,也不利于稳增长的政策效果的发挥。因此,我国必须通过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构筑增长新动力,促进经济稳定增长。

  一方面,要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增强经济增长动力。要通过财税政策、理顺价格机制等来有力地改变激励机制,增强我国供给体系的灵活性和创新力;加大简政放权的力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市场化与行政性手段结合,加大去产能力度。

  另一方面,要大力推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切实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统筹监管系统性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以防范金融市场风险和金融要素价格的过度波动;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以形成完备的信息和合力。建立宏观慎政策框架,实现货币政策、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的有机协调,切实防范2016年出现货币市场、在岸离岸外汇市场、股票市场的过度波动,通过有效的功能监管实现线上线下、传统与现代金融业态风险的全覆盖。

  总之,必须同时实现产品端和要素端的供给侧结构改革,才有可能有效应对通货紧缩,有力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报告全文: 通缩压力、金融动荡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