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投资急放缓 产业门槛应降低
鲁政委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成员
[ 2016-06-17 ]

  今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总体企稳而民间投资急剧放缓,引起了国务院的高度关注。自从2005年有数据以来的历史观察,民间投资几乎一直都比整体投资增速要高,而低于整体固定资产投资的情况,今年还是第一次出现。

  如果进一步把 民间投资从整体固 定投资中剔除而计 算非民间投资增速 ,则2015年底及其 之前,民间投资高 于非民间投资更为 显著,而今年民间 投资增速放缓与非民间投资加速反弹之 间的对比,也更为悬殊(参见配图一)。

 

三产投资增速均放缓

  倘若从三大产业来看,民间投资在 三大产业上的投资增速,均出现不同程 度的放缓(参见配图二)。与整体投资 落差幅度最大的是第一产业,今年前四个月的累计同比增速为-46%,但这种情况从2013年以来的数据中并不罕见, 往年在第一产业中也总是于上半年会出 现民间投资的负增长,因而似乎并不值得过虑。
  

 

  与整体投资落差幅度第二大的是第 三产业,相对较小的是第二产业。民间 投资在三次产业中的分布结构,以今年 前四个月进行大致测算,民间投资与整 体投资在第三产业上的落差大约贡献了 总体落差的77%,第二产业大约贡献了 总体落差的11%,与第一产业对总体落 差的贡献大致相若。
  

 

  对于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在第三产业 上投资更为明显的减速,一种颇具煽动 性的观点认为:在 「营改增」 以前,民 间投资主体为了获得地方政府营业税的 税收返还,倾向于高报投资数据;在 「营改增」 以后,作为地方税的营业税变 成中央徵收的增值税,税收返还再难操 作,由此民间投资主体也就失去了高报 投资数据的动机,所以造成了今年以来 民间投资增速 「读数」 突然出现了迅速 下滑。

营改增政策影响较小

  对于上述臆测,如果我们再从分地 区的角度来观察,就不攻自破了。从分 地区的民间投资数据来看,主要是因为 内地东北地区、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增 速明显放缓,而西部地区民间投资增速 却依然平稳。考虑到 「营改增」作为全 国统一推行的政策,应该对各个地区的 影响都一样,由此折射出民间投资的下 降应该与 「营改增」 所可能产生的附带 效应其实并无多大关系。

  如果我们进一步仔细观察第三产业 的投资结构,其中主要是交通运输、邮 政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等投 资,而这些领域要麽是未能确立商业上 可持续的定价模式、要麽是尚未充分放 开管制,因而到目前为止基本上仍为政 府投资所主导。

  此时,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 「玻璃 门」、 「弹簧门」,在过去第二产业投 资规模大、佔主导的情况表现得不明显 ,但在民间投资开始向第三产业倾斜的 时候就会急剧凸显。毕竟,与第三产业 仍存在更多进入障碍的现实相比,第二 产业的诸多领域都已放开了。

国资挤出效应更明显

  配图三提供的数据,清晰显示了这 种状况: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水利 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这两大政府管制 较多行业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在今年 初突然出现了大幅下挫。由此折射出在 此领域国有投资的提速,很可能已对民 间投资形成了较过去更为明显的 「挤出 效应」 。

  顺便提及的是,对于市场普遍关注 的融资问题,目前全部工业企业(本来 应该观察所有企业,但统计数据仅仅只 有工业企业)的利息成本累计同比增速 自去年下半年已开始转为负数,目前下 跌的幅度已达十六年来的最大幅度。与 此同时,全部工业企业利息支出相当于 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也已经下降到了 十六年来的最低水平。

 

(本文作者鲁政委系CF40特邀成员、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本文转自搜狐。)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