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将导致全球化进程逆转
缪建民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常务理事
[ 2016-06-28 ]

脱欧反映了战争历史的记忆在淡化

  欧盟的建立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对于过去100多年三场战争深刻反思的结果。很多有识之士对于欧洲过去一百年间爆发的三场大战争——普法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进行了深刻反思,认识到欧洲不能再陷入过去以暴制暴的历史,应当联合起来。
 
  最早提出建立欧洲合众国的其实是英国。但到目前为止,历史的记忆已经遥远,特别是欧洲在二战之后经历了长期的和平,很多人对于二战前战争历史的记忆已不够深刻,难以像二战之后的政治家那样去考虑。因此,英国脱欧的背景与时代的演变是有关的。

脱欧会带来去全球性政治影响

  这次英国脱欧,对政治、经济、金融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在政治方面,会引发一些连锁反应。
 
  首先,在英国内部,像苏格兰,可能会进行一轮公投来决定苏格兰是否退出英国。公投结果与以往几次苏格兰的公投结果是否一样?这些不确定性会大大增加。
 
  第二,英国国内政治可能出现动荡。现在,英国当政的政治家,如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都是支持留在欧盟的。所以,脱欧对于英国国内的政治将会带来很大的冲击。下一步,这些国内政治家的去留对于英国的政策必然会带来很大影响。
 
  第三,从欧盟来看,其在政治上的影响必然会超越英国。因为英国首先需要与欧盟谈脱欧的条件。根据里斯本条约,实际上欧盟是没有退出机制的。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政府将花两年时间和欧盟进行谈判(这个时间经申请国和欧盟的同意可以再延长)。所以欧盟与英国怎么谈,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情。
 
  而且英国脱离欧盟以后,会在欧洲大陆和英国之间造成某种情绪上的对立。所以,这时大家能否保持理性就显得十分重要,谈判会是重大而艰苦的事项。
 
  第四,欧盟内部的其他国家,比如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都有很多脱离欧盟的呼声。有资料显示,法国脱离欧盟的民意比英国还要高,这可能是因为法国更加靠近地中海,移民的冲击再加上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恐怖活动,对法国的影响更大。另外,西班牙最近也要选举,西班牙的一个地区加泰罗尼亚也一直在主张独立;意大利最近也要对宪法改革实施公投。可以预见的是,英国脱欧以后,其影响不仅仅会在英国发酵,在欧盟内部也会发酵。
 
  这些民意的冲击对政治家可能会带来不同的影响。对于一直倡导泛欧、欧洲联盟的政治家,和对民粹主义成分比较高的政治人物——如一直反对进一步联盟化的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创始人勒庞,其带来的影响是不同的。这次英国脱欧公投之后,这些民意发酵会超出英国国界甚至欧盟,带来全球性的政治影响。
 
当前应保证市场流动性

  在经济上,影响会立竿见影。因为脱欧对英国的前景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投资会减少。这是由于英国以服务业为主,金融业占比非常高,金融业最担心的就是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增加以后,全球对英国的投资必然会减少,也必然会影响就业,甚至影响到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从金融的角度来看,要高度关注市场的演变。现在已经出现了一种类似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征兆。股市大幅下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日经指数、法兰克福DAX指数、金融时报指数跌幅均超过8%。避险资金转向安全资产,比如黄金涨幅超过8%,美国国债收益率从今天上午的逾1.6%跌破了1.5%。
 
  当前最重要的一点是保持市场的流动性。出现恐慌情绪之后,对金融系统来讲,最大的风险是流动性风险。各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应密切关注市场动向,确保市场有足够的流动性来维持市场稳定。

需反思货币政策的公共属性

  更重要的是,全球主要国家都需要反思当前的货币政策。因为货币政策也有很强的公共属性,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既是金融政策又是公共政策。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央行采取的货币政策总体上挽救的是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的帮助并不是很大。包括现在主要经济体长期维持的低利率和个别国家实行的负利率,有利于持有大量金融资产的人、有利于债务人,但不利于债权人、不利于中产阶层。造成金融危机的是大型金融机构和金融家,但2008年采取的货币政策得益的也是这些机构和金融资产持有者,中下阶层没有得益甚至利益受损。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次脱欧是民意的反弹,是中下阶层对现有公共政策的一种反弹,与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国家采取的金融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的效果是息息相关的。
 
  所以,任何公共政策都必须能够让多数老百姓得益。全球来看,即使在西方市场经济发展了几百年、中产阶级规模比较大的国家,社会中下阶层人口占比仍是多数。如果不能让这些人得益的话,再好的公共政策都会失去民意,甚至可能被颠覆。
 
  不同于其他公共政策,货币政策以前是由精英来决定的,其社会属性、公共属性研究的不够。所以这次开始,很多国家政府需要重新思考公共政策,包括货币政策。

欧盟一体化与全球化进程将面临逆转
 
  我们要对全球化逆转有心理准备。现在全球化到了这个阶段,但是在西方国家民意却出现了逆转,再进一步推进全球化很困难。这对全球贸易投资和全球政策的协调会带来很大冲击,我们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脱欧之后,欧盟的一体化肯定是要逆转。今年以来,我见到了欧洲包括英国的一些重要人物,现在看来,他们的观点得到了印证。他们提到,欧盟一体化超出了很多人可以接受的程度,像欧盟制定了很多法律是凌驾于成员国法律之上的,但这些法律不完全是根据各个成员国的民意来制定的。比如,欧盟规定允许已经判刑坐牢的人有投票权,很多成员国包括英国对此有不同意见。
 
  而且,欧盟的官僚机构正在不断扩大,与之相伴的是公共预算也在不断扩大,各个成员国公民需要纳税来养活这些官僚机构的工作人员。而这些工作人员并非民选,制定的政策却能影响到每一个人,这跟欧洲的政治文化传统相悖。
 
  再有就是移民。与之相关的个别恐怖事件对民众的心理和对欧洲未来的影响,都是很大的。
 
  还有当前的国际金融和政治制度安排,都是基于二战后奠定的格局。比如IMF、世界银行等都是基于二战后形成的国际格局。这些制度安排有可能因为民意的变化而陷入不稳定,我们对此要有充分的心理预期。
 
中国需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目前来看,从金融的角度来讲,我们需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当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苗头和2008年系统性风险刚刚开始出现的苗头很接近——石油、股市暴跌,债市、黄金暴涨等。今天市场剧烈动荡的后遗症,短期之内就会显现出来。因为之前大家对脱欧的预期和现在的结果是有差别的,很多人认为这是一场有惊无险的公投,所以在此之前,国际金融市场上有很多对冲基金做长仓,认为这是赚钱的好机会。但结果出来之后,做多英镑、股市、大宗商品的对冲基金将损失惨重,不加杠杆的话是10%,加了杠杆这个损失就更大,这方面后果很快就会显现出来。
 
  全球政府都要对2008年以后的金融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进行反思,因为这个政策是让金融机构得益、让很多持有高净值资产的人得益,中下阶层却没有得益。所以西方主要国家需要审视这些政策在公共领域带来的影响。中国则要从中吸取教训,减少对宽松货币政策的依赖,欧美出现的状况其实也是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反弹。同时,中国要坚定推进结构性改革,做好托底性政策,让中下阶层的人生活有保障,从改革中得益,这对社会稳定和国家政策争取多数人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对中国资本市场和人民币的影响不必太担心。由于中国现在资本市场没有完全开放,跨境资本流动管理比较规范有序,所以虽然会有影响,但不像其他市场那么大。此外,人民币现在实行的是有管理的、根据市场需求的、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浮动汇率政策。所以英镑贬值、欧元卢布也贬,对人民币会有一些影响,但影响可控。从长远来讲,对增强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推动经济增长还是有帮助的。


(作者缪建民系CF40常务理事,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总裁。本文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采访、整理,经作者审核。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CF40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