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G20峰会的中国烙印
鲁政委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成员
[ 2016-09-08 ]

  杭州G20峰会无疑是一次“全球挑战”与“中国智慧”激荡的盛会,其在国际经济政治发展史上必将因为中国智慧的独特贡献而永载史册。

  首先,中国宣言为全球吃“定心丸“:决不会坠入“修昔底德陷阱”。近年来,不少西方国际政治研究者基于漫长的历史观察总结道:一个大国的兴起最终似乎都不可避免地要经历一场世界大战,才能最终确立起新的国际政治秩序。他们将这种经验归纳,称之为“修昔底德陷阱”。据此,这些研究者担心:随着未来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全球坠入“修昔底德陷阱”的风险似乎在增长。但习近平主席在B20峰会上的发言和此次G20一系列前期准备会后所发布的新闻公报或声明,已清晰昭示了全球决不会坠入“修昔底德陷阱”。

  一个最为重要的行为信号显示就是,中国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进“全球经济治理的三大支柱”的改革而确保其与时俱进的代表性和合法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世界贸易组织(WTO)是二战之后确立的全球经济治理的三大支柱,WB负责协调战后重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问题,IMF负责汇率和宏观政策的国际协调,WTO负责协调国际贸易和投资。此前中国一直努力推进IMF治理机制改革,并取得了初步进展:新兴经济体的份额得到提高,人民币被纳入了SDR货币篮子。在此基础上,中国仍在继续推进IMF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力争2017年之前完成第15次份额总核查,以提高有活力经济体的份额占比,以反映世界经济中的相对地位。

  在IMF改革初战告捷之后,中国又开始推进WB的改革,逐步实现平等投票权。对于中国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即亚投行),此前西方一直有一种相当有影响的论调,认为这是中国试图挑战现有的世界银行体制,对其推倒重来,另起炉灶。而在B20峰会的开幕演讲中,习近平主席做出了明确的回应:“中国倡导的新机制新倡议,不是为了另起炉灶,更不是为了针对谁,而是对现有国际机制的有益补充和完善,目标是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中国对外开放,不是要一家唱独角戏,而是要欢迎各方共同参与;不是要谋求势力范围,而是要支持各国共同发展;不是要营造自己的后花园,而是要建设各国共享的百花园。”

  相比于IMF和WB的改革,WTO的地位近年来的确被边沿化了。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TPP和TTIP成为了国际贸易和投资领域关注的焦点。由此也导致此前历次G20会议声明只有一句非常消极的“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之类的措辞。此次杭州G20峰会则明确表示:“(要)重振贸易和投资这两大引擎”,“巩固多边贸易体制”;“(要)继续支持WTO在全球贸易自由化和贸易便利化方面的主导地位”。这意味着,通过中国的协调努力,杭州20峰会已成功将WTO再度拉回到了全球贸易协调舞台的中央。不仅如此,此次杭州峰会还进一步强化了WTO在投资方面的协调功能。根据商务部新闻发布会透露的信息,杭州G20会议将“批准G20贸易投资工作组的工作职责”,“批准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

  中国对二战之后全球经济治理三大支柱的继续维护和不遗余力地推进其改革,让其各自继续保持在相应领域的核心协调地位,折射出国际地位不断提升的中国正努力与传统国际秩序在互动中彼此协调,和谐共存。正如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向全球宣告的:“国强必霸的逻辑不适用,穷兵黩武的道路走不通。……我们将继续履行好国际义务,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和维护者。”由此将为全球持久繁荣奠定最坚实的基础!

  其次,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全球议题设定和执行能力初步凸现。这突出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绿色金融首次被纳入G20平台。2015年达成的《巴黎协定》所面临的挑战是:能否如期能效?生效之后是否能够确保落实?显然,G20是全球协调能力和执行能力都比联合国气候大会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更强的平台。按照《巴黎协定》的要求,只有获得占全球排放总量55%的国家批准,《巴黎协定》才能生效,而G20经济体占全球碳排放量的84%,其中中国和美国就占全球排放总量的38%。G20的推动,将能够保证《巴黎协定》如期生效。在中国推动下,还建立了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中国人民银行和英格兰银行担任主席,将为后续《巴黎协定》的落地在经验分享、学习网络建设等方面支持。

  二是结构性改革被作为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并列的第三项政策被G20接纳。这反映了杭州G20会议从此前的短期危机应对向长效机制转变方面的努力。对于全球经济来说,长期持续增长需要依赖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需要结构改革的推进。但是,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相比,结构性改革往往面临诸多阻力,知易行难,由此导致此前诸多经济体几乎都选择了更为方便的货币宽松(即“放水”)。为了能够推进全球结构性改革取得进展,在中国的推动下,杭州G20首次确定了结构改革优先领域、指导原则、评估标准。相比于此前国际社会一直重视的简单的汇率评估,中国提出的结构改革评估显然更为根本。

  三是在国际金融治理方面,促使SDR使用范围扩大和国际社会反思传统的国际资本自由化通则。随着IMF改革取得进展,人民币将在10月1日被正式纳入SDR,中国也在采取切实措施推动SDR使用范围的扩大。在杭州G20峰会前夕,世界银行SDR计价的债券“木兰债”首发成功,并获得非政府主体的积极认购,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为SDR债券交易提供服务。这意味着,SDR首次由IMF内部的官方计价单位和政府间的支付手段,开始走进私人主体的投资和交易范围,这相对于SDR的传统使用范围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历史性突破。

  不仅如此,中国认识到:“资本流动是国际货币体系的核心特征”,但这并不意味着资本项目开放就是不需要对国际资本流动进行监测和任何管制。实际上,中国正是此前一直对国际资本流动采取审慎管理措施,才使得自己平稳渡过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之后的国际金融动荡。中国的经验已促使国际社会反思。为此,杭州G20会议可能使IMF和OECD对过去四十年所一直倡导的资本自由流动准则进行修正。

  四是在国际“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方面,中国也在积极参与。中国明确表示:将建立一个“国际税收政策研究中心”,以进行国际税收政策研究和设计,并向发展中经济体提供技术援助。


(作者鲁政委系CF40特邀成员、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本文为CF40秘书处向作者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CF40及作者所在机构意见。)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