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上涨的房租与过早消失的人口红利
鲁政委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成员
[ 2016-09-24 ]

一 消失的廉价劳动力

  面对着中国经济增速从2007年的14.5%下降至当前的6.7%,虽然城镇登记失业率和城镇调查失业率仍然保持稳定,但笔者相信,劳动力的使用强度应该已出现明显下降。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农民工的月均名义收入仍然出现了可观的上涨。在2009-2015年间,农民工月均收入累计上涨117%。农民工收入与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之间的比值从2009年的0.53提高到2014年的0.61,也就是说,农民工的工资上涨速度相对更快。

 

  从国际横向比较的角度看,2013年,我国城镇月平均工资约692美元,明显高于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是越南工资水平的3.5倍。

  使用城镇平均工资可能高估我国的工资水平。因此,我们可以进一步比较我国农民工工资水平与东南亚国家工资水平。2013年,我国农民工月均工资约421美元。虽然低于马来西亚,却是越南工资水平的两倍。与东南亚国家相比,我国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已经逐步丧失。

 

二 高房租推升劳动力成本

  我国劳动力成本的逐步走高,并不令人惊讶,但令人惊诧的是,这种比较快的走高竟然是发生在2009年中国经济开始迅速减速之后。对于这种情况,一种流行的解释是,这反映出中国人口红利的消退。然而,果真如此的话,政策当局就不应该一直担心更多失业的出现。其实,如果观察经济活动人口(参见图表3),2009年之后和之前相比并无显著趋势性变化。由此,更少可用的劳动力导致劳动力价格上涨,似乎并不成立。

 

  那么,在经济减速时期,仍然支持农民工工资上涨的因素是什么呢?我们数据观察发现,外出农民工的月均收入增速与房租同比增速走势惊人一致,而且是在房租上涨半年后,外出农民工的工资就开始上涨。这意味着,是房租上涨引起了农民工基本生活成本的刚性上升,倒逼农民工向用人单位提出更高的工资要求(参见图表4)。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用人单位付给农民工的工资提高了,但提高的这一部分更多是缴纳了房租。

三 高租金推升服务价格

  由于高租金倒逼农民工工资上涨,而居民服务业中聚集着大量进城务工人员,因此,居民服务业工资增速与房租增速密切相关(参见图表5),并进一步引起服务价格的上涨。数据显示,房租CPI同比与服务CPI同比走势十分接近(参见图表6)。而房租的上涨与房价的上涨紧密相连(参见图表7)。

 

 

 

  由于服务项目占CPI篮子的权重约为30%,房租成为直接、间接影响整个劳动力成本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加速了中国劳动力优势的消失。因而,采取切实措施调控好房地产,对于尽可能延长我国人口红利的释放期,让我国经济能够更长时间停留于中高速增长阶段,极为重要。


(作者鲁政委系CF40特邀成员、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报告来源:微信公众号“兴业研究”。)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