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钞票就没有鬼推磨?
魏尚进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
[ 2016-12-24 ]

  我们是否应该废除纸币而完全代之以电子货币?有“大象之国”之称的印度近期的一项政策试验,加上哈佛大学象牙塔内的一场思想实验,让我们有机会好好思考这一问题。

  印度上月突然宣布禁用流通中的两种最大面额纸币(分别为500和1000卢比),将用新币代替。这在印度造成小小的恐慌,人们赶往银行排起长龙试图将持有的现金快快换成新币,不时传出医院急诊室拒绝为持有旧币的病人做手术的消息。印度政府声称,这一举措的目的是将逃税者的所有隐匿财产暴露出来,为政府未来更好地收税做准备,这对民众造成的不便是值得付的代价。

  这样的货币改革并非印度首创。上世纪90年代后期,俄罗斯政府为打击逃税和通胀,就曾一度取消大面额纸币。中国的宋朝早在11世纪就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由政府发行纸币的国家,但由于多印纸币的诱惑实在太大,宋朝很快就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出现恶性通胀的国家。不久后,宋朝为限制通胀又成为史上有了大面额纸币后却禁用的首例,短短的阶段里创了世界货币史上的三个第一。

  时至当代,澳大利亚学者Vikram Vashisht在2012年6月自出版的一本名为《没有腐败的世界》的书中,提及了完全废除纸币,而以电子货币代替的想法。这一主张的基本逻辑是:由于纸币为参与交易的人提供了匿名身份,其使用助长了逃税、毒品贸易和贩卖人口等活动。电子货币可以记录并追溯每一笔交易,因此坏人将无从遁形。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高夫教授(Kenneth Rogoff)在其今年出版的名为《现金的诅咒》一书中,也倡导类似想法。事实上,早在1988年,他在《经济政策》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大面额纸币:欧元会转向地下吗?》就指出,大面额纸币助长了“地下经济”。

  此外,罗高夫在新书中详述了用电子货币取代纸币的第二个好处—在宏观经济情景有需要的情况下可以帮助央行实施负利率。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不少国家的央行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但助推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的效果不佳,他们因而希望能短暂施行负利率。如果纸币彻底被电子货币取代,央行将不仅可以对银行,也将能对家庭和企业强制实行负利率,因为人们再也没法把现金藏在床下以逃避负利率。

  随着互联网、信用卡、借记卡的普及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全面推行电子货币在技术上变得可行,这不仅对高收入国家,对中国、巴西等中等收入国家也是如此。那么各国是否应该这样做呢?我的答案:不该这么快。

  首先,即便是在最富裕的国家,飓风、海啸、地震等自然灾害会导致电力或网络中断,恐怖组织或外国政府的网络攻击也时有发生。一旦类似情况发生,没有现金,即使电子账户里有钱也无法买食物或药品。

  罗高夫对此 建议只废除大额纸币而保留小额纸币。但正如Vashishit指出的,只要还有纸币存在,贿赂、逃税、毒品交易等活动就还会发生。已被双轨的中国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就私藏了相当于2亿人民币的纸币在家中。

  其次,钻石、金条、珠宝和赌场筹码等物品也可充当贿赂、毒品及其他非法交易中现金的替代品。这些东西比纸币更值高而体积小,很可能更受青睐。因此,一个“没有腐败的世界”不能仅通过取消纸币来实现。同样的逻辑,如果一个国家央行要推行负利率政策,家庭和企业也可转而持有这些替代品,负利率政策的效果会因此大打折扣。

  第三,隐私保护即使在政府质量最高的国家也需要被关切。推行电子货币消除腐败和其他不当活动的前提是要详细记录经济体内所有个体的所有金融交易。在转向一个无现金的世界之前,必须要先有一个完备的隐私保护体系。

  有意思的是,SDR篮子货币的5个货币的相应最大面额纸币中,人民币是实际价值最小的,100元人民币只约相当于15美元。按照罗高夫的逻辑,如果中国希望控制地下经济规模,就应该继续目前这样的小面额纸币。但如果中国希望扩大人民币的国际使用,部分取代100美元和500欧元在全球各地的角色,中国或许应考虑发行1000元或5000元等更大面额的人民币。


(作者魏尚进系CF40成员、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学教授、亚洲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本文发于《财新》杂志2016年12月中。)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