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轮债转股有何不同?
崔波
[ 2017-04-15 ]

  我有幸参与两轮债转股实际操作,也有幸参与了本轮市场化债转股政策制定过程中的相关研讨。从我个人体会来说,上一轮债转股的主要目的具有“双重性”,前半段是剥离不良资产,即按账面价值剥离当时银行的不良资产,后半段则由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按照国家经贸委和地方政府共同推荐建议的企业名单实施债转股。即前半段是帮助银行解决坏账,后半段则是帮助企业脱困。总体来说,其操作方式比较单一,是一个收购银行债权、债务重组、转换股权的过程。如果债权掌握在多家银行手里,还要走债委会的形式,即“债权集体行动”。

  此外,由于企业经营状况不佳或营养不良,上一轮债转股的实施过程比较艰难,时间短的三四年,时间长的七八年甚至十多年不等。上一轮实际成功实施债转股的金融债权只有3千多亿,而本轮债转股目前四大行降杠杆及债转股签约项目协议金额早已经突破这个数字。

  这说明,本轮债转股存在的问题和上一轮不一样。上一轮的企业普遍体量小、转股金融债权金额不大,目标企业普遍营养不良,主要任务是帮助企业“脱困”问题。而这一轮的债转股主要面临的是企业高速发展后的“虚胖”问题,特别是2008年后过度投资、过度负债、过度膨胀后形成的“三高”问题(即高杠杆、高负债、高成本)。

  所以,当前要针对本轮债转股企业存在的问题开出药方、对症下药和综合施策,既要通过帮助企业降杠杆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高的问题,也要满足银企双方债转股的需求。

  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帮助企业降低杠杆率的意见》(国发【2016】54号文)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帮助企业降杠杆的七大政策举措,市场化债转股只是其中一项举措。同时,国家政策导向上很明确,即“三鼓励、四禁止”,鼓励方面主要面向遇到暂时困难的优质企业,这些企业首先需要降杠杆,其次降成本。但也有特别好的优质企业既无债转股需求,也无降杠杆需求,有的有降杠杆需求而无债转股需求。目前困难比较多的应该是存在不同程度产能过剩的行业,比如钢铁、煤炭、化工等行业,去产能、去杠杆、降负债率、降成本的压力比较大,需求也比较迫切。

  本轮降杠杆及市场化债转股的相关政策,比上一轮政策性债转股内容更加丰富:

  目标企业上,包括从正常、关注到不良类各段贷款客户;

  政策上,既可降杠杆也可债转股;

  实施机构上,金融资产公司,国资委资本运用平台公司及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还有即将成立的银行系金融资产公司,均可以担当实施平台角色;

  实施方式上,通过银行与企业设立并表基金或收购债权转股权等方式均可起到降杠杆的效果,但通过银行与企业共同成立有限合伙基金等方式来降杠杆操作比较方便、快速,银行和企业便于形成一致,实施过程可以灵活约定。

  以农业银行为例,虽然目前已签约项目比建行少一些,但实施方式相对多一些,几类债转股都有所涉及。

  第一类不良资产重组。我们的首单债转股——贵州六枝工矿集团就是其中一例。去年12月中旬,农业银行与贵州省政府共同签署六枝工矿集团市场化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帮助企业降杠杆、降成本。过程虽然艰难,但却是完整的债务重组流程,我们在对企业进行清产核资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企业分立的环节——六枝工矿之前和其它企业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其可能拖累整个集团未来的投资价值,因此需要先分离,然后再进行债务重组,最后再转股。总体来说,项目进展比较顺利,八家债权人联合成立了债委会,目前在债委会机制下有序推进工作。

  第二类,正常企业债转股是中间的一类,有一定操作难度。银行既要帮助降杠杆,同时也会与企业协商将部分债权转股权。

  第三类,如参与中行牵头的中钢集团项目,目前已经完成阶段性债务重组,部分贷款转为可转债,下一步再将符合条件的可转债转为股权。

  第四类,银行与企业共同成立有限合伙基金,既可以帮助企业置换高成本负债,也可以“置换债务+投股权”,根据企业不同需求和不同退出方式可以灵活设计不同业务模式和交易结构。从企业角度讲,无论是降杠杆,还是债转股,需求还是非常明显的。

  针对不同企业,应该分类施策、分类推进,因为企业状况和需求是多种多样的。我个人认为,这一轮降杠杆和市场化债转股,总体看市场和需求都比较大,政策手段、实施机构和实施方式都比较多,实践和案例更加丰富,实施效果也应该更好。


(作者崔波系中国农业银行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筹备组处长。本文系作者向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CF40及其所在机构立场。)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