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推动金融蜕变的力量
Sopnendu Mohanty
[ 2017-07-08 ]

  提要:银行可以成为金融科技的先锋,但需要依靠国家战略帮助其转型。新加坡在促进银行业转型方面已经做了一些具体工作。拥有一系列政策工具政策决策者应跟金融从业者携手合作,大但创新、试验、尝试,支持金融部门更多使用金融科技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加强交互操作性、共同标准、网络安全、数据共享等核心方面的思考和探索。

利用国家战略帮助银行业转型

  每次参加论坛,都会发现大家很悲观,认为银行已经没有机会了。我却有一个大胆的理论——银行可以成为金融科技的先锋。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银行历史悠久,虽然历史无法预测未来,但对于银行的金融服务我们是有信心的。现在应该退后一步,重新思考如何定义金融服务,特别是在云计算、移动电话、大数据时代。对与监管者来说,应该帮助行业转换思维。我认为现在银行面临一个很好的机会来改变观念,应对金融科技的挑战。

  首先,金融科技到底是什么?只是转账、支付、借贷吗?显然,金融科技的内涵比这要大得多。我先讲一下智能金融中心的架构。这是任何金融机构都应该参考的一个框架。对金融科技怎样进行重新定义和重新组建?一般来说,金融科技很难进行定义,因此我们先从广义上进行定义。我认为,金融科技会影响所有人,不论是公司、中小企业还是个人。金融科技的应用领域包括整个金融行业,如公司银行、保险、金融市场或零售银行。中国的金融科技巨头,都是从这些方面开始的,比如腾讯从社交网络开始,然后转战支付及更广泛的领域,阿里巴巴则是从电商开始,之后做了批发银行业务。所以从战略角度来看,我认为金融科技的定义,就是与银行、保险或金融市场等关键业务相关的技术。

  这个架构包括两种不同的角色。一个是公共部门,比如监管者和政策制定者,另一个就是私营部门,比如金融机构、创新者或金融科技公司。银行业和金融科技巨头竞争时,以前传统基础设施的负担太大了,他们的架构都是按以前的监管规则要求建立的。所以一个国家要有国家战略来支持银行业转变,从监管部门实施更加恰当的政策开始进行创新。比如对于传统的金融企业,监管部门应该允许银行使用云计算,出台云计算相关的指南;允许银行更多使用开放的API,这样的话可以令银行与新兴金融科技企业公平竞争;监管者还应该制定激励机制,鼓励小的金融科技企业与银行开展合作。金融科技公司有很多来自VC的钱可以帮助他们升级基础架构,而银行的CIO会说,过去十年里80%的收入都被用于原有的技术架构了,仅有20%的收入能投入研发。所以,银行应该有更多投入用于更新科技,升级其技术架构。此外,国家战略应该支持这些银行吸纳人才来促进金融科技的发展。最后,在公共部门领域,政府决策者应考虑如何推动创新,比如如果要推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政策决策者应该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接下来是关键的技术。其中包括开放式API、生物识别、大数据等等,我想强调两个支柱,一个是开放式API,另一个是网络安全。这两个非常重要。在我们为银行创造与金融科技公司公平竞争的环境时,这两点是不能让步的。在过去两年里,我非常努力地在推动开放式API。我认为,通过开放式API,银行可以在更微观的层面为不同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从而与金融科技公司一起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体验。但这需要从很多政策方面来考虑,包括强制性要求、标准、共同的基础设施等。API到底应该怎么建?有时候我们只是制定政策,而没有战略性的考虑。这对金融服务市场会带来哪些益处,或应该把金融市场往哪些方向推动?有些时候政策制定太短视了,并不是从长期的战略角度考虑。所以,我希望在今后,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和平安之间能够交流,银行之间能交流,这样大家共同建设一种开放式的基础设施,推动金融科技的发展。

  回过头来看,为什么传统银行不能和这些科技巨头竞争?就是因为他们不能进行技术创新,或者不能非常快速地更新他们的系统。因为科技发展非常快速。如果要提供更好的服务,那就要改变系统。有一个可以做的就是在API上进行创新,通过开放式API架构向其他的科技公司看齐。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柱就是网络安全。网络安全对金融稳定来说至关重要。处理不好,将对整个行业造成很大危害。在金融行业中,在非常大型的金融公司或银行中,如果出现非常大的网络安全问题,会对整个体系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在新加坡,我们花费很多精力在加强网络安全上,包括制定政策、监控交易等。但我们不认为这只是局限在一个国家的问题,它是全球化的。我们怎样考虑更好地协作,分享数据,创造强健、安全的数字系统。随着开放式API的应用,金融行业越来越细分,越来越多的银行使用金融科技,网络安全的问题也会与日俱增。因此,政策决策者、银行、金融科技公司,应该在他们制定战略的时候就考虑到网络安全性。

  这就是我所说的智能金融服务的框架。我认为,所有政府和政策制定者都应该参考这一框架。我相信,如果能够使传统的金融公司应用这一框架,他们也能够成为下一个金融科技公司。

帮助银行转型的四个案例

  案例一:e-KYC

  银行向金融科技公司转型中的一个常见问题就是要了解你的客户(KYC)。有40%的银行的经营成本都跟了解客户相关。要监管洗钱、了解客户的整个过程非常复杂,银行花了几百万、几千万的资金,还雇佣很多员工,了解客户、监控客户的交易。这个问题,不是一家银行所能解决的,公共和私人部门可以进行合作,建立一个公共平台,帮助银行减轻这一负担,从而更好地转型。

  新加坡今年刚刚建立了电子KYC平台。这个系统用的是现有的Myinfo信息数据库,其中包含政府强制性获得的有关客户的电子数据。我们如果通过开放式API把这些信息和银行分享,银行在客户开户的时候,可以用这个平台了解客户,获取客户信息,这样就会简便许多。为什么腾讯、阿里巴巴的平台这么好?就因为他们了解客户的体系非常简单,不复杂,但是银行的系统比较复杂。他们要了解客户,要收集很多相关信息,客户要亲自去银行开户。新加坡希望能在全国层面上建立这样一个平台,以帮助银行降低运营成本。电子KYC平台里面涉及整个基础架构,包括数字身份认证、安全性的API、互联互通、监管协调、客户的知情同意等。如果这些环节全部到位,那么就能够建成可持续运行的、有效率的电子KYC平台。

  案例二:电子支付

  第二个通过公共和私人部门协作来帮助银行转型的例子是在支付方面。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的一个强项就在支付方面,比如支付宝或是微信支付非常好用。银行是否也能像Apple Pay、支付宝和微信一样实现便捷支付呢?我认为可以,但还是需要通过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的协作来实现。

  新加坡即将启动PayNow这个体系,这是一个集中的数据库系统,允许客户将他们的ID和移动电话和银行账户进行对接,这样客户就可以直接使用他们的手机号进行支付或转账。这样银行在支付方面的能力,就能达到支付宝或Apple Pay这样的程度了,和金融科技公司的能力就能看齐了。

  案例三: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

  在这一领域,银行必须自己努力,与金融科技公司一样,扩大其应用。新加坡对此推出了专门的项目,新加坡本地银行和全球银行都有参与。这里面包括三个部分:第一,建立一个国内支付区块链基础设施,使新加坡元资金可以高效率地进行转移。第二,用分布式账本来结算证券。第三,使用区块链进行跨境支付和结算。这个项目是新加坡金管局与银行共同开展的。金管局希望通过推动该项目,让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一样快速地应用新科技,两者之间可以公平竞争。

  曾经有业界人士问我,整个系统的部署将会多快?我认为这将是非常快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让更多机构来进行试验,共同参与区块链。这样的话,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不仅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还能更好地进行合作。我相信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来鼓励金融公司和银行合作,可以使得新加坡的金融科技水平更上一层楼。

  案例四:包容性创新和基础设施

  银行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够。银行在认为账户不足以盈利时,就会关闭账户。这与银行的成本较高有关,可以通过金融科技来解决。未来两年,我们将会更多致力于普惠金融。因为我们有了更好的科技,应该在普惠金融方面提供更好的客户服务。在现有的基础设施下,银行从事普惠金融不具有可持续性。在新加坡,我们在非常努力地建设技术架构,建设普惠银行。我们可以使用云计算和开放式API的方式,把所有的科技金融公司都加入云的技术架构上。在这种云架构下,不同的金融科技公司能提供不同的金融服务,包括批发银行或是财富管理,降低服务成本。我预测,在开放式API下,在共享基础设施之上,服务成本将降低到之前的十分之一。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以前我和平安集团分享过这一点,我也期待着在新兴市场能更好地扩展这个项目,更好地扩展普惠金融。新兴市场有很多机会,有很多金融流动性,如果银行能减低运营成本,将会为客户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现在我们面临很大一个挑战,就是人才。最近几年,我们始终没有办法很好地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人才问题。尤其是在银行,在科技这个板块,人才严重缺乏。我们现在在花大量时间培养这种人才,打造人才库,以面向未来,包括给现有员工进行培训,提升技能。如果不能通过培训使现有人才获得新技能,以后肯定要碰到很大问题。我们鼓励银行业引进新的、了解科技的人才,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合作,跟大学、科研机构合作。银行业要重新定义人才的发展战略,重新聚焦、重定重点。这也许需要几年才能到位,但现在就要着手去做了。

结语

  作为政策决策者,我们拥有一系列的政策工具。如果想要让这些金融机构健康存活,我们就要使用这样一些工具。我们深信,政策决策者应当有这样的一系列的工具,来支持、扶持金融部门、银行去大胆尝试和创新。作为政策决策者,政府当局要更多利用工具鼓励大胆的创新和尝试。要制定政策,不能靠白皮书,必须靠试点,多做试验。如果发白皮书,广泛征求意见,三年以后我们政策才能出台,这是没有用的,技术已经变了。所以,政策制定者必须跟金融从业者携手合作,大胆做一些试验、创新、尝试,而且必须表彰这样的尝试,因为银行往往害怕失败,不愿意承担风险。如果不能有一个安全的环境,就不能将失败作为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以后,监管部门会更多利用沙盒这种做法,从而可以更加敏捷、有针对性地调整政策框架。

  最后,我强调一点,我们有共同的机会,我们必须思考交互操作性、共同标准、网络安全、数据共享等核心方面,如果不能在这些方面做很好的思考,我们这个行业不会有好的发展。

注:

[1]本文为作者在2017年7月8-9日的第七届上海新金融年会暨第四届金融科技外滩峰会上所做的主题演讲,由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翻译整理,未经作者审核。

[2]作者系SFI特邀嘉宾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首席金融科技官。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