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第三方机构为中国绿色债券的“绿色程度”背书
刘凡
[ 2017-08-20 ]

  提要:目前,我国绿色债券发行规模逼近千亿元,但是我国在绿色债券评估、认证和标准制定等方面的机制还亟需完善,政府部门应充分调动民间力量,让第三方专业机构来完成上述工作,这样才能提高绿色债券信息披露的效率和公信力。

 

  我分享一下绿色债券的实践经验,我们的“国家队”在绿色债券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因为没有做好信息披露,给外界造成了一些误解。

  目前,我国绿色债券发行逼近千亿元。在绿色债券评估、认证等方面,中债登和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节能”)合作,前者利用后者的专业数据库缩短了上述工作的周期,至今我们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信息披露方面的投诉,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债登自己做债券估值每年要接到约200个投诉,公司要对其中的50%进行采信。

  我对央行关于绿色债券的认证和审核机制持有保留意见,我认为央行可以充分调动民间力量,提高民间参与绿色金融的积极性。我们下一步请中节能、绿金委制定绿色债券标准,这个标准覆盖36个行业,这一通过20年行业经验积淀下的标准,其专业性极强。而央行审核人员虽然能力不低,但是知识面不可能横跨这么大的范围,因此容易把绿色债券越管越死,也影响了“一带一路”的绿色债券发行效率。所以我建议政府部门不要耗费精力在制定标准上,而应鼓励专业机构制定,之后组织专家对这一标准进行评审。政府部门应该做裁判员,处置违规的人。

  我们的信息披露机制总是缺乏可信度,尽管我国绿色信贷起步早,也有相关标准,也披露了总体指标,比如环境效益指标,但是具体指标,例如哪家银行做了哪些项目以及环境指标的具体细项却是不公开的,这就导致了可信度降低。我们与一些银行在绿色债券项目上的合作经验说明,债券审核由银行来做不可行,因为基层审查人员职业素质和专业能力有所欠缺,导致审查结果存在一定水分。我认为这些信息应该交由社会监督,由第三方专业机构为银行审核问题、核算估值。我们现在每个月都召开在线会议,接受全世界给我们挑毛病,我认为信息披露的取信于民非常必要。

  将来每个政府部门都有一套标准怎么办?我倒认为标准越多越好。实践证明,任何一个部门或组织提供的标准都是有逻辑、有依据的。“绿色”这个定义很复杂,我们在绿色债券中实践解决了这个问题。首先要做评级,搜集所有绿色债券标准,只要符合任何一个债券标准的债券就为其编制一个指数,同时再和其他债券找到一个交集,虽然有所差异,但是也有共性。国际投资者怎么取信?我们吸收了CBI(气候债券倡议组织)标准和GPP(绿色公共采购)标准这两个国际投资标准,如果国际投资者还是不信任国际投资标准,再让制订标准的机构来审核,比如让制定CBI标准的气候债券倡议组织来审核。我认为由标准制定机构来跟投资者解释会增加可信度和高效性,因此我们计划和国际指数编制机构合作,监督我们的估值、绿色识别等工作,这样更容易取信于国际投资者。  

  信息披露很重要。中国的铁路总公司在海外建了很多高铁项目,但信息披露还是延续了国内的行事风格,这样不妥,要加强信息披露才能取信于投资者,否则就会事倍功半。

注:

[1]本文为作者在2017年8月19日的第二届天津绿色金融论坛“绿色金融助力实体经济发展”上所做的主题演讲,由北方新金融研究院整理,未经作者审核。

[2]作者系SFI理事单位代表,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