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中美贸易失衡应有一揽子考虑
管涛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 2017-11-20 ]

  提要: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两国签署2535亿美元的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体现了中方极大的诚意来改善双边经贸关系。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体现了一种商人的务实风格,以问题、结果为导向,这有助于中美减少双边经贸摩擦、密切双边经贸往来。过去美方对“一带一路”倡议持警惕、抵制态度,现在则体现出了一种务实的做法。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一方面是在现有的贸易框架下增加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另一方面也需要美方放宽出口限制。解决贸易失衡不能就贸易谈贸易,而是应该有一揽子的考虑,将投资和贸易结合起来,将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结合起来。

  从中美贸易发展现状来看,虽然有一些摩擦,但是合作还是主流。总体来讲,中国是一个处于上升趋势的国家,会对美国的国际地位形成挑战。中美之间形成冲突在所难免,但是我们一定要掌控好分歧,避免摩擦转为贸易战、货币战。

中美元首会晤体现双方务实合作

  中美关系对于双方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外交关系,对世界也是如此,其中的中美经贸关系又是中美外交关系的重中之重。此次中美元首北京会晤,是一次面向今后相当长时期的中美关系大局的会晤,因而备受国内外瞩目。

  在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两国签署多项商业合同和双向投资协议,涉及总金额达到2535亿美元,这体现了中方极大的诚意来改善双边经贸关系,对于促进双边进一步的经贸合作大有帮助。应该来说,特朗普将这一大单拿回美国,也可以和国内选民交差,为下一步的中美经贸磋商和合作奠定更好基础。这也体现了中方一直以来对中美经贸关系的看法,即合作比对抗重要,磋商比斗争重要。

  中美之间新构建了四个对话机制,其中的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机制是核心机制。过去将近一年时间,这一对话机制已经取得一些初步成果,比如四月份中美首脑会议后的百日贸易计划已有阶段性的成果,中方在改善中美经贸关系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这次特朗普访华签订的大单,都是之前中美双方在这个机制下充分协商、共同努力的结果,只不过借特朗普访华的机会对外宣布,这也体现了这一对话机制与以前的对话相比更加务实,更加以成果为导向。

  奥巴马政府时期主要有一个比较务虚的中美经济战略对话,能看到的成果不多。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体现了一种商人的务实风格,以问题、结果为导向,也确实有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这对于中美减少双边经贸摩擦、密切双边经贸往来大有帮助。

  此次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中方推出了一系列金融业准入开放的措施。这些措施不仅针对美方,而是针对所有外国投资者。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是十九大报告确定的下一步重要经济工作。在过去,金融服务业市场准入开放是中美经贸谈判的一个重点内容,当然也是中方本就决定要做的事情,只是借此次特朗普访华之机宣布了这些措施,体现了一种外交技巧。

  此外,中美双方在“一带一路”合作方面也达成了一些成果。“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提出的,但实际上是向全世界开放的,而且现在“一带一路”已经变成世界范围的倡议,联合国将其列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议题,今年5月份也在中国首次举办了一带一路峰会。过去美方对“一带一路”倡议持警惕、抵制态度,现在则体现出了一种务实的做法。美方在海外投融资方面有很多经验,也有资金、技术和人才,如果美方不执着于遏制、对抗,摒除意识形态方面的考虑,应该说这次一些新的合作意向,会为下一步中美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方面的合作开创一个美好未来。

解决贸易失衡应有一揽子考虑

  特朗普贸易团队的鹰派立场正在弱化。上任之初,特朗普贸易团队大部分由鹰派人士构成,但最近这些鹰派逐渐失势或受到遏制,在贸易问题上的破坏力不像此前预想的那么大。比如此前的特朗普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已经离开白宫,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虽然也是一个贸易上的鹰派,但他的影响力比负责协调和制定政府主要经济政策的加里•科恩以及商务部长罗斯等都要小的多。现在的特朗普身边已经不像他刚上任时环绕着一群鹰派,当时很多人担心特朗普在经贸关系上可能会有出格的举动,但现在来看,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一方面是在现有的贸易框架下增加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另一方面也需要美方放宽出口限制。解决贸易失衡不能就贸易谈贸易,而是应该有一揽子的考虑,将投资和贸易结合起来,将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结合起来。

冲突在所难免 但要避免摩擦转为贸易战、货币战

  随着中国经济对外交往范围的扩大,与一些国家发生贸易和投资方面的摩擦是非常正常的。从中美贸易发展现状来看,虽然有一些摩擦,但是合作还是主流。在当前的全球化大背景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大势所趋,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逆全球化可能只是阶段性的一种表现。从长期来看,经济相互融合是一种难以逆转的趋势。

  当前,对贸易的一些抱怨,反映了沉默的大多数,即受益的人不说话,而受到损害的人会经常发表意见,似乎看起来贸易弊大于利。从中美贸易往来蓬勃发展的势头来看,这是一个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也是一个双赢的格局,不是哪一个政府可以阻挡的趋势。

  中国跟美国在某些领域的冲突是难以避免的。我们看到,美方一方面在积极改善跟中国的关系,但同时也在不断地搞小动作。就在特朗普访华前夕,美国商务部在10月3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明确否定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坚持使用第三方标准来对中国进行“双反”。其他诸如美国今年以来对中国发起“301调查”,以及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遇到阻碍,特别是一些高科技公司的投资和收购被美方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名义拒绝。这实际上还是一些贸易投资方面的遏制措施。

  中美之间的这些贸易投资摩擦,如减少美国现行的投资保护措施、敦促美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可能会成为未来中美经贸谈判的重点内容。

  总体来讲,中国是一个处于上升趋势的国家,会对美国的国际地位形成挑战。中美之间形成冲突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掌控好分歧,避免摩擦转为贸易战、货币战。

用多边主义反制双边主义

  CF40与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在今年5月联合发布的报告中阐述,中方应采用多边主义来反制双边主义、孤立主义。

  中国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全球化,这与美国形成强烈的对比,对中国来讲很加分。在改善对美贸易失衡的问题上,中国切实表现出了诚意,“百日计划”里中国的承诺基本上都已经开始兑现、生效,反观美方实际上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这很不对等。

  我们也看到,中国现在越来越自信,越来越理智,有理有节,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表现出一种包容、大度,这实际上有利于改善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原来很多人认为中国“入世”后是搭便车,没尽什么义务,但近些年全球化喊的最响的就是中国,而且中国确实也在付诸行动,在很多贸易问题上也表现了克制和让步。

特朗普“弱美元”立场不会左右美联储

  在造访亚太的前夕,特朗普正式宣布提名杰罗米•鲍威尔(Jerome Powell)出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偏鸽派立场,有利于保持目前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连续性。也就是说,美联储货币政策将继续正常化进程,大概率在年底还会有一次加息,并且如果明年美国经济复苏势头仍然较好、通胀有上升趋势,加息和缩表还会进一步加快。

  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对美元指数汇率的影响仍存不确定性。回顾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可以看到,美联储在2013年宣布提前退出QE、在2014年减少购债直至停止购债、以及在2015年底和2016年底的两次加息均对外界产生了较大的负溢出效应,但今年3月和6月的两次加息对市场却并无太大影响。因此,美联储现阶段货币政策的持续推进,很可能对美元汇率指数依然影响有限。

  如果市场意识到可能低估了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影响并作出预期调整,也不排除美元重新走强的可能。但这至少可以告诉我们,美联储货币政策和美元汇率指数很有可能是非线性关系。

  美元汇率不是美联储负责,而是美国财政部负责。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主要还是立足于美国本国的经济情况,包括就业、增长、通胀等,至于对汇率的影响,只是它的一个副产品。美联储不会刻意的针对汇率去实施货币政策。

  特朗普在美联储货币政策上的态度非常矛盾,一会儿表示恨低利率,一会儿又对耶伦目前的工作表示赞赏,让外界搞不清楚他到底希望慢点加息还是快点加息。当然,特朗普是非常反感强美元的,年初时就曾表示强美元将扼杀美国经济,但他并不是让美联储通过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维持弱美元,而是让美国财政部通过汇率报告将某个贸易对象列为货币操纵国,然后再通过贸易制裁的手段胁迫对方货币升值。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并不是用货币政策,而是用财政报告与贸易工具来影响汇率。


作者管涛系CF40高级研究员,本文为CF40秘书处根据对作者的访谈整理而成。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