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现金贷新规及影响
[ 2017-12-04 ]

【专题研究】解读现金贷新规及影响

本周观点
应将现金贷业务纳入统一的互联网金融监管范围

CF40专栏
黄益平、沈 艳、张皓星:让现金贷成为负责任的金融
黄 卓:现金贷的商业逻辑、潜在风险和政策建议
陈 龙:准确定义现金贷是解题的关键
郭宇航:现金贷方死 金融科技方生
杨 东:用监管科技实现网贷行业健康发展
肖 飒:关于现金贷新政的11个要点
 
诸家观点
潘功胜:划定红线 为治本赢得时间
白澄宇:未雨绸缪补漏洞,不误开门见阳光 
 
专题背景
规范整顿“现金贷”新规发布

本周观点:应将现金贷业务纳入统一的互联网金融监管范围

  提要:近两年,现金贷业务快速发展,同时很多风险点也逐渐暴露。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通知指出,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现金贷业务虽然满足了一定的借款需求,但是借款成本不透明,一些恶性案例带来严重的社会负面影响。专家建议,应将现金贷业务纳入统一的互联网金融监管范围,设置准入门槛和相应的信息披露机制。还应加快建立一个网络借贷信息的共享平台,允许网络借贷平台通过合理的方式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现金贷存在多重潜在风险

  现金贷业务的基本特点是极小金额、超短借款期、流程快、无场景、无抵押、轻催收、高费用和利率。业务瞄准的潜在用户是低学历低收入、没有信用卡和信用记录的年轻男性。现金贷确实满足了一定的市场需求,而且对每笔贷款的平均获客成本、管理流程、风险识别都有比较强的技术要求,属于一个比较专业化的借贷产品。即便如此,这一模式在当前的中国市场环境中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现金贷最严重的问题是高利贷和债务陷阱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这使得现金贷成为媒体和社会公众的关注热点,也是监管当局近期对现金贷出台密集的风险提示和监管细则的重要原因。现金贷的平均逾期率显著高于信用卡、消费贷和银行信用贷款等。高逾期率会造成更多的债务困境和相关的社会问题。

  其次,现金贷的借款成本不透明。现金贷产品缺乏标准的合同格式和关于借款成本的统一规范的表述方式,使得借款人难以真正理解自己面临的综合资金成本和逾期成本。单笔来看,上千元的借款,几天后归还的资金成本可能只需要几十元。但是如果借款人滚动借贷或者逾期,长期的年化资金成本可能非常高。这一问题不仅仅存在于现金贷,在国内其他借贷产品中也普遍存在。同时,普通借款人的金融教育相对缺乏,即使是高级知识分子群体,不能正确理解年化利率概念的人数比例也相当高。

  现金贷的第三个潜在风险,是重复借贷和多头共债问题,以及沦为庞氏骗局的隐忧。现金贷借款人可以通过重复借款对债务进行展期,这使得短期利率长期化。虽然单笔借款是7天到1个月,重复借贷就意味着借款人将要承受年化200%-500%的借款成本,这是毫无疑问的高利贷。由于缺乏一个网络借款的信息共享平台,同一个借款人同时在多个不同的平台上借款,这会形成多头共债问题。当前的央行征信体系还未能纳入网络借款和逾期信息。重复借贷和多头共债,使得借款人可以不断地借旧债还新债,这样庞氏骗局更容易发生,不断延后和推高借贷市场的风险。

  另外,现金贷行业中普遍存在助贷模式,即大数据风控企业(没有放贷牌照或资质)利用其流量、数据或技术对接持牌的金融机构来开展现金贷业务,这种模式的潜在金融风险尚难以厘清。在一定程度上,助贷模式可以看做是网络借贷行业进一步分工和深化的结果;但是,对于目前现金贷助贷模式的激励机制、风险承担机制和潜在风险,以及应对其采用的监管方式、牌照要求以及行为负面清单等问题,都缺乏系统和深入的研究。

新规并非万能钥匙

  对于现金贷业务,监管层连发两份通知。新规的核心内容是明确放贷业务的牌照化管理。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的监测显示,目前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有两千多家,但拥有网络小贷牌照的公司只有200多家,因此绝大部分现金贷公司属“无牌经营”。理论上现金贷业务应有较强技术要求,但是目前不少现金贷公司的从业人员没有从事金融服务的经历,其业务模式基本是无抵押、无工作证明、甚至零风控。从这个角度讲,《通知》及时、到位,其实施将有效遏制当下的现金贷业务乱象。

  但是,现金贷新规不是万能钥匙,只是强化和细化此前发布的政策,而无法填补法律空白。例如,新政中明确表示,“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对于无资质组织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则很难定义。现金贷的很多平台都采取“超级借款人”模式(实际控制人用个人名义对外放款,实际资金来自机构),随着在线模式的合规化监管,多余出来的资金、人员很容易涌入线下民间借贷市场。目前对于个人放贷的管理却相对模糊。早在2007年,央行就表示《放贷人条例》正在研讨中,却迟迟难以出台。

  新规也说明,基于场景的贷款将成为监管鼓励的方向。目前,市场中存在较严重的场景滥用问题,从技术上看,有场景的借贷和无场景的借贷只有一线之隔,而且这条线也非常模糊。尽管如此,场景确实会起到提升借贷门槛、压缩借贷总额的作用,最终降低风险资产总额。从这个角度看,场景化是不完美但有效的风险阻断方案。

监管建议

  第一,应将现金贷纳入互联网金融的统一监管和检测的范围,设置准入门槛和相应的信息披露机制。鉴于目前现金贷行业的社会影响和发展规模,建议在已有的监管框架和要求下,明确现金贷业务主体的放贷资质,并补充相关的负面行为清单。

  第二,建议由行业协会牵头制定网络借款的标准合同,统一规范地表述各种借款成本和利率,同时设立借款人适当性要求。

  第三,加快建立一个网络借贷信息的共享平台,允许网络借贷平台通过合理的方式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实现行业信息共享有助于解决多头借贷和重复借贷问题。建议央行征信系统向有牌照的网络小贷公司开放,互联网金融业协会也可以在银监会的支持下建立一个信息共享机制,设立网络借贷黑名单,遏制多头借贷,化解债务爆炸的风险。

  第四,执行监管新规时应注意现金贷业务和其他网络借贷业务的差异性,避免在出台对现金贷的监管措施中误伤相对更加规范而且风险较小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包括正规的小贷公司、网络小贷、P2P,还有消费金融。在防止现金贷以更为隐蔽的方式逃避监管的同时,为优质网络小贷企业留下发展和创新的空间。例如,进一步规范已经持牌的网络小贷公司的经营方式,要求小贷公司清楚地注明利息、收费以及年化息费率。又如,对于已经持有网络小贷牌照的公司要定期评估,对不合规的公司应考虑收回牌照,让规范经营、确有发展前景的公司有获得牌照的可能。

  最后,应加强对现金贷和助贷模式的业务特征和风险进行深入研究。比如,对于极小额和超短期借款业务是否应该在一定程度上放松36%的利率上限,以及对重复借贷的次数限制等问题,仍有讨论的空间。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