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政下的市场机遇与挑战
[ 2018-01-08 ]

【专题研究】资管新政下的市场机遇与挑战

本周观点
落实资管新规应注重协同效应

主题演讲
李克平:金融机构本身是防范化解风险的核心所在
王 庆:从双重属性看银行理财
姜建清:资管新规能及时防范金融风险 但还需考虑一些细项(点评)
孙国峰:防控金融风险需制定有力措施和预案(点评)
刘信义:资管新规分歧在于社会效果(点评)
瞿秋平:防风险背景下的资管新规(点评)

圆桌讨论
资管新政下的市场机遇与挑战
只有解决资金长期性的问题  市场才能健康发展
资管新政要关注社会和企业效益
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冲击最大,公募基金可能最受益
解决资管新规中的细项问题  尽快实施

诸家观点
盛松成:资管新规对银行影响最大 保险业或迎快速发展契机
董日成:资管新规利于中国与国际接轨

专题背景
资管新规发布进入倒计时

本周观点:落实资管新规应注重协同效应

  提要:近期,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举办闭门研讨会第70期,会议主题为“资管新政下的市场机遇与挑战”。来自人民银行、多家商业银行及非银金融机构资产管理部门的专家参与研讨会。与会者指出,资管新规主要包含五个方面的内容,包括资管业务统一监管、限制产品杠杆、去多重嵌套、打破刚兑和去资金池/去错配。前三方面和资管业务相关,后两方面和影子银行相关。银行理财具有资管产品和影子银行的双重属性。有建议指出,政策制定者应允许金融业在一定的监管指标下做一些期限错配产品。更重要的是,政策制定者应进一步推动实质上的利率市场化,并加快发展直接融资和金融市场。

银行理财具有双重属性

  总体而言,资管新规以五方面内容为主,即资管业务统一监管、限制产品杠杆、去多重嵌套、打破刚兑和去资金池/去错配。前三个方面和资管业务相关,后两方面和影子银行相关。

  银行理财明显具有资管产品和影子银行的双重属性。从资产端分析,银行理财是由于我国存在高比重的存款和类存款资产和低比例的标准化投资品这一矛盾而产生的。由于金融市场的供给层面欠发达、标准化资管产品少,因此非标资产和同业资产(存款及同业存单)在银行理财的资产布局中占据了主要部分。从负债端分析,银行理财具有影子银行的属性。影子银行是指,银行通过资产创造负债,资金却并未从居民转到企业成为贷款资产,而是形成了所谓的资管业务,包括同业、投资和通道等科目。类似于传统银行,影子银行存在的基础也是完成三大错配,包括流动性错配、期限结构错配和信用结构错配。而区别在于,传统银行通过存款准备金、存款保险和资本金计提等方式换取了中央银行的流动性支持和公共部门的信用背书,但影子银行并未履行上述义务,其流动性和信用支持来自私人部门,而非央行和公共部门。

  事实上,影子银行形成了变相的间接融资市场,而且存在较大部分流入了实体经济。中国的表外业务总量现已超过表内资产,包括资管及托管的规模达到250万亿。由于证券类资产本身市场有限,加之中国经济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实体经济信贷端需求大,资管行业通过一次或多次资产转移,有较大部分流入了实体经济,而且过程中规避了信贷限额。由于转移过程中有多重金融机构参与,可能造成风险传播,这一问题有可能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源头。

  上述现象存在多重成因。第一,由于养老制度缺陷等原因,中国的储蓄率较高,而高储蓄必然需要通过金融市场转化为国内投资或对外金融资产。第二,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形成了事实上的利率双轨制。由于存在基准利率,表内的存贷款利率仍有计划价格特征,而表外理财产品的利率则由市场决定。在双轨制下,居民储蓄存款流向更高收益且安全的金融资产,即银行理财和货币市场基金。如果不存在双轨制,银行不受相关指引来对存贷款定价,那么表内就是市场轨,理财产品也许就不会存在了。第三,监管套利。一方面,规避信贷政策限制投向的一些领域,比如说产能过剩行业、房地产企业、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另一方面,规避资本金和准备金的监管。规避资本金监管主要是由于风险权重不同,同业的风险权重远低于企业贷款的风险权重。规避准备金监管则是由于把负债方的存款变成理财产品,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自然少交。第四,宏观因素。这是相对短期的影响,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最近几年发生明显变化,体现为过去几年长期为金融体系提供资金的外汇占款由正转负,导致整个体系的资金紧张。

对于资管新规的讨论与建议

  对于资管新规,业界主要有以下几点讨论。

  第一,必须要打破刚性兑付。银行和政府事实上对资管承担了隐性担保,如果不打破刚性兑付,中国资管市场不可能健康发展。在中国的金融体系中,隐性担保问题不仅在资管一个领域存在,而是在各个市场、领域和机构都存在,这就导致中国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定价的扭曲,包括信贷、债市、股市等等。而且,在信用扩张期和收缩期,刚兑和资金池的存在对实体融资成本的影响是不同的。在信用扩张期,资金池通过优劣资产的搭配,使得资质相对较弱的主体也可以较低的价格进行融资。而在信用收缩期或者是杠杆的下行期,如果不打破刚兑,资产池中的优质资产被劣质资产拖累,会导致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上升。

  第二,关于禁止期限错配,可考虑改为在一定的监管指标限制下允许金融业做一些错配产品。金融业核心的功能就是资产转化,资产转化包括期限转化、单位币制转化和特性转化。金融的特性就是把储蓄变成投资,支持社会经济的发展。完全禁止期限错配存在困难,例如一些长期性资产的收益率不高,金融机构以此发行长期对应的产品,利率不高就难以发行。如果禁止期限错配,金融的核心功能也会受到限制。

  第三,应防止政策叠加。从紧政策对解决机制中的风险因素是有利的,但是在密集处理化解金融风险时期,过紧的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信贷政策,以及相关的财政政策,可能会造成化解风险当中出现新的问题。因此,政策落实应注意协同效应。

  第四,应进一步推动实质上的利率市场化,淡化甚至取消存贷款基准利率,真正打通债券市场与贷款市场通道,有效促进资产回表。目前监管政策对银行理财形成高压态势,但还需要给金融机构创造条件、创造动力让它的离表资产回到表内。如果表内资产价格仍然没有充分市场化,这个动力是不足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加强金融监管和进一步改革开放要结合在一起。

  第五,应加快发展直接融资和金融市场,提高证券化、标准化比例。另外,以影子银行为例,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资管业务也需要有配套的制度设施,防止直接融资市场转化成变相的间接融资市场。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