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济关系
哈继铭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 2018-01-31 ]

编者按:

  上周,美国对进口太阳能板和大型洗衣机征收关税,中美经贸关系备受关注。美国时间1月30日,特朗普将发布上任以来的首份国情咨文,据外媒报道,贸易,尤其是中美贸易将是特朗普此次演讲的五大议题之一。

  当前中美经贸关系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哪些?下一步,中美经贸关系将如何发展?

  1月11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和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在华盛顿共同举办了“CF40-PIIE第三届中国经济论坛”。会上,来自中美的经济学家就“中国经济新时代与金融开放”这一主题展开了讨论。

  接下来,CF40将推出专题——“中美经济关系展望”,分享来自CF40高级研究员哈继铭,PIIE高级研究员Jeffrey Schott、Chad Bown,PIIE高级研究员、中国经济问题专家Nicholas Lardy四位经济学家,在“CF40-PIIE第三届中国经济论坛”上的独家观点。今天首篇推出哈继铭主题演讲《中美经济关系》。

  哈继铭在演讲时指出,当前最大的风险是中美某一方的政策错误,可能会导致两国乃至全球经济复苏的停滞。而这种风险,已经开始上升。因此,“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再次强调中美经济关系的重要性。”

  他认为,当前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中美关系的竞争性,但也不能忽视两个经济体之间的互补性。哈继铭指出,中美之间的互补点在于某些特定的行业,比如在线交易和基础设施建设。

  以下内容为哈继铭演讲实录。


谈风险

  在过去两年中,我一直在问经济学家和市场参与者以下问题:今年最大的风险有哪些?许多中国的经济学家或策略家指向美国,他们认为最大的风险来自美国——美国股市回调或崩盘。但是当你和美国经济学家交流时,他们会说最大的风险是由债务危机引起的中国经济硬着陆。所幸,这两大风险都没有实质发生。

  那么,更长期的风险是什么呢?中国的经济学家会告诉你是日本式的长期性经济停滞。而一些美国经济学家则会说,中国的经济会陷入日本这样的陷阱中,并且持续十年甚至数十年。但实际上,我认为很多日本人觉得过去二十年间的生活颇为舒适,至少他们的收入不平等程度要低得多。和中国做比较时,日本人会说,我们在变老之前都变得富有了,你们会不会在变得富有之前已经都变老。

  我个人的观点是,最大的风险是中美某一方的政策错误,可能会导致两国乃至全球经济复苏的停滞。而这种风险,根据我过去三天在华盛顿期间的观察,已经开始上升。因此,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再次强调中美经济关系的重要性。

谈贸易

  首先来看一下贸易。中美两大经济体的贸易关系日益密切交织。美国现在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此前欧洲一度超越美国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现在这个位置又被美国占据。总体来看,中国对美国贸易是顺差的,但如果把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分开来看的话,中国对美国服务贸易其实存在很严重的逆差。实际上,这一逆差正不断上升,其增长速度也比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顺差增长速度要快得多。

谈中美投资

  再来看直接投资。过去几年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增长迅猛,因此有人担心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已经超过了美国对中国的投资。然而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是在近几年才出现的。从历史累计来看,美国在中国的投资要远远高于中国在美的投资。当然,利用中国外汇储备进行的投资仍然很高。两年前,日本曾短暂地取代中国成为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而现在中国又变成了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

谈中美金融连接

  关于金融改革,我不想再重复之前环节提到的内容,所以这部分我就跳过。我想重点讲一下中美两大经济体通过金融渠道的相互依存。许多人认为在贸易方面,中国更依赖于美国,美国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则没有那么高。事实确实如此。但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一个重要的连接是金融市场。过去,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亚洲国家市场的崩溃并没有影响到美国。然而2015年中国的股灾与之后的人民币小幅贬值都在世界范围内、包括美国的金融市场引起了剧烈的波动。因此两国通过金融渠道的连接和相互影响不应该被低估。

谈中美政策连接

  再来说说中美两国之间的政策连接。过去,中国的资本项目是对外封闭的,而中国的货币政策似乎也没有对国际上的变化作出回应。但最近几年,这一情况已经有所改变。中国尚未直接抬升基准利率,但已经通过其它工具做出反应。例如中国的央行对美国加息回应迅速,提升了中国的短期利率。更重要的是,自去年夏天召开金融工作会议以来,中国的监管明显收紧,货币政策立场总体也似乎有所收紧,不一定是通过调整基础货币,而是通过调整监管政策。所以我认为两国在货币政策方面有着一种同时性。我觉得中国现在完全可以提高利率,因为通货膨胀率在上升,但利率仍然较低。

  此外,中国希望通过限制影子银行的活动来降低金融风险。这可以通过行政手段完成,比如关掉一些机构或者禁止它们从事政府不希望看到的活动。但人们为什么会买这些理财产品呢?究其根本,是因为这些机构提供更高的收益率,比如可能在4%到5%,而存款利率相对较低。因此,我认为通过价格手段而不是仅仅依靠行政手段对影子银行进行监管更为有效。所以从金融稳定的角度来讲,中国也需要提高利率。

谈税改

  下面说说税改。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税负全世界最高。如果直接税和间接税都包括在内的话,它们的总和占企业利润的67.3%,而美国是44%。所以即使美国不减税,中国也需要减税。美国的这一改革可以对中国当局开展税改提供一些借鉴。

谈中美经贸互补性

  就两个经济体而言,人们似乎越来越关注两国之间的经济竞争。我认为与几十年前相比,竞争很自然。那时候中国有大量的劳动力,缺少资本,而外方的投资提供了资本,和中国充沛、低廉的劳动力可以说是天作之合。现在情况就不同了。中国仍然有大量劳动力,劳动生产率仍在提升,工资也在迅速上涨。但更重要的是现在中国有很多资本,中国企业家也愿意建立自己的企业、打造自己的品牌,所以我们过去观察到的那种关系已经改变。我认为这是一个自然的发展。随着一国变得富有,国家也愿意有自己的产业自己的市场。我认为我们需要记住这点。说到比较优势,我认为美国的生产率虽然停滞,但仍远远高于中国。如果仅看人工成本,中国的人工成本仍然很低,所以这一比较优势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另一个互补点在于某些特定的行业,比如在线交易和基础设施建设。正如上午一些发言人指出,中国的在线销售和在线支付发展迅猛。有数据显示,在线零售额已经占中国零售总额的13%,而在美国,这一数值是8%。我相信中国在线零售额占比在未来还将继续上升。此外有报道显示,中国的在线零售业非常高效。我认为这也是为什么去年中国有家互联网公司提出要拓展在美国的业务,帮助美国提高就业率。

  在基础设施领域,高铁是个很好的例子。中国高铁线路总长已经达到22000公里。我不知道美国高铁线路总长多少,我的助理给我的数据是零。总而言之,中美在一些领域上是可以合作的。当两国面临竞争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忽视两个经济体之间的互补性。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