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新时代与金融开放
[ 2018-02-12 ]

【专题研究】中国经济新时代与金融开放

本周观点
中美经贸关系“压舱石”正在消失 金融业需进一步对外开放

主题演讲
林毅夫:新时代的三个变与不变
哈继铭:中美经贸关系的竞争性与互补性
Timothy Adams:中国金融业仍需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Adam Posen:把握时代机遇,开展国际金融合作
Nicholas Lardy:理解中国经济新常态
Chad Bown:影响中国的贸易政策发展
Joseph Gagnon:全球治理、资本流动管理与汇率
Jeffrey Schott:中美需共同寻找新的合作之路

诸家观点
高善文:中美经贸关系进入多事之秋
何 帆、朱 鹤:三个被隐藏的中美贸易失衡真相

专题背景
美国决定对进口洗衣机和太阳能电池板征收高额关税
商务部回应“中美贸易关系”:合则两利 斗则俱伤

本周观点:中美经贸关系“压舱石”正在消失 金融业需进一步对外开放

  提要: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于华盛顿共同举办CF40-PIIE第三届“中国经济论坛”。与会专家指出,随着中国在全球产业链的位置上移,中美经贸关系从互补转向竞争。中美贸易摩擦在近期可能升级,双方要确定新的合作基础。全球经济复苏和中美政策均为国际金融合作创造了良好环境。中国金融业仍需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如果中国能从数量管控等措施过度到托宾税等软性措施来管理跨境资本流动,将会是一个重要进步。

中美经贸关系从互补转向竞争

  长期以来支撑中美经贸互补关系的压舱石在逐渐消失,中美经贸关系处于交叉路口。在中国加入WTO后长达10年的中美蜜月期里,美国的资本与中国的劳动力有效结合,推动了两国贸易投资的快速发展。但是随着中国资本的积累和企业家的成长,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上升,外企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中国与美国的优势互补关系正在减弱。尤其是随着中国科技实力的增长,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优势也不断缩窄。

  解决中美贸易争端的方式将发生改变。此前中美间的贸易纠纷主要通过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来解决,但是多边贸易体系下的争端解决机制复杂漫长,无法从根本上减少两国间的贸易冲突。随着近年来两国经贸摩擦的增多,中美两国高层也就经贸关系进行了频繁的对话,但罕有实质性成果。特朗普上台后也试图以对话的形式解决一些中美关系中的问题,包括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两次直接的对话,但“百日计划”等成果都不尽令人满意。

  特朗普政府意识到传统的对话方式并不奏效,决定采用更非常规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为美国企业在中国争取更多的商业机会。特朗普政府和美国业界都很清楚,采取激进的方式可能会造成中美关系的裂痕和冲突,但这种代价是必须的。从这个角度看,中美贸易摩擦很可能会在近期升级。一方面是因为2018年中美间的贸易逆差很可能还会继续扩大,另一方面是因为2018年11月是美国的中期选举,特朗普政府需要争取民间支持。现任美国商务部部长和美国贸易代表都是长期代表美国钢铁行业的专家,因此钢铁产业必然还是贸易争端的重灾区。在具体措施方面,除了非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反倾销、反补贴等措施,下一步美国很可能启用一些非常规的措施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实施限制。其中包括以不公平贸易为由采用301条款、以国家安全为由采用232条款,以全球保障措施为由实行201条款。在行业方面,更多会针对铁、铝、太阳能电池板等中国产能过剩的行业,而国家安全、知识产权保护仍然会是关键问题。

  中国需要坚持深化改革。中国采取了为大型国有企业提供过渡性保护措施并同时开放劳动力密集型行业准入的双轨方法,在此机制下,中国既保持了稳定性以及有活力的经济增长,也产生且维持了一些经济上的扭曲。现在中国不再是低收入国家,是时候摒除这些补助与经济扭曲,在改革的道路上前行。

国际金融合作存在良好环境

  目前正是各国进行金融合作的良好时机。第一,全球经济正在全面复苏。因此国际收支不平衡这一问题也并未像前几年世界各国经济增长速度不同时那样凸显。第二,中国不再进行单方面的操纵汇率行为,因为中国从盯住美元转变为关闭部分资本账户,以解决2015年以来的过早汇率市场化所带来的问题。第三,特朗普政府并未像对国际贸易一样,对国际金融合作进行大量干预。新一届的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都是在国际金融合作领域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专业人士。另外,从汇率角度来看,目前并未出现过去的那种严重的汇率失调。

  因此,各国应把握时机,努力实现通力合作:共同将通货膨胀目标提高至4%,实行宏观审慎政策并在此基础上着力发展以规则为基础的宏观审慎政策。其一,美联储的通胀目标正在业内引起热议。有观点指出,如果美联储真的要提高通胀目标,最好能够将其提高到4%,这能够保证通胀目标和零利率下限之间有足够的空间,过去不敢让通胀目标发生偏离的方式存在错误。其二,对于金融泡沫等问题,宏观审慎政策相比利率政策会更加有效,但是需要持续努力。货币政策解决不了金融危机所造成的问题,市场上存在着许多不同的影子利率, 它们无法相互替代,仅考虑货币政策是不够的。还应着力发展以规则为基础的宏观审慎政策,为货币政策的制定者设置规则。

中国金融业仍需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金融业应该是一个竞争性而非被垄断的行业,进一步开放将有助于金融创新、行业竞争、应对多元化带来的风险,以及帮助中国进一步地融入全球经济。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经验表明,引入外资银行带来的竞争对中国金融业有益。

  随着最近资本市场的开放,外国投资者的乐观度有所提升。例如,主要的固定收益投资者预测简化市场准入和需求的增长将会导致未来12个月内的资本成交量增加。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努力降低了对冲成本,这也有利于中国债券市场的潜在投资者。此外,沪港通和CIBM直接计划可能会比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这两种准入资格更多地使用,后两者目前处于约50%满负荷的运行状态。将深圳交易所纳入沪港通也为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科技股提供了更多通道。

  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仍然有限。外资对国内股票市场的所有权仅为5%,对政府债券市场的所有权只有2.4%。资本市场的开放仍然通过专门的“渠道”,如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合格国内机构投资者(QDII)、沪港通等。利用这些渠道十分麻烦,例如,要通过QFII进行投资,投资者需要从监管机构获得许可证,从外管局获得配额。外国机构在中国外汇交易中所占比例不到1%。资本管制风险和监管不透明仍然是外国国际投资者最担心的问题。

  对中国而言,托宾税等软性措施相较于配额和限制等措施对资本流动管理要更合理有效。相较巴西等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国在资本流动限制方面还是倾向于采取配额等的监管措施。资本流动管理的本意在于有效地对其管控。如果中国从目前的限额及数量管控等措施过渡到不对资本流动数额设限,但采取一些例如征税的软性措施,将是一个重要的进步。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