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IE如何确保高水平的研究质量
[ 2018-04-02 ]

  “未来中美关系的焦点将不再是军事实力的竞争与合作,而是表现在国际秩序的规划和规则的制定主导权上。”

——PIIE名誉所长、创始人 弗雷德·伯格斯坦

  弗雷德·伯格斯坦是PIIE名誉所长及资深研究员,也是PIIE的创始人,于1981年到2012年担任所长。他是总统贸易政策与谈判内阁成员,进出口银行顾问团成员,也是美印贸易政策论坛私人部门顾问团体共同主席。并曾在1977年至1981年间曾担任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助理部长,1980至1981年间曾担任财政部货币政策方面的副部长。

  伯格斯坦被认为是1997年到2005年间所有智库中被引用最多的经济学家(至今该项数据没有新的统计被发布)。在“全球最能推动市场的五十人”中,伯格斯坦排名第37位。《今日美国》将他评选为“十位最能改变你人生”的人物之一。其关于中美经济的观点在全球广受关注。

  十几年前,伯格斯坦就提出了“未来中美关系的焦点将不再是军事实力的竞争与合作,而是表现在国际秩序的规划和规则的制定主导权上”的观点,并多次强调“美国施行贸易保护主义是绝对行不通的”。此后多年,伯格斯坦一直致力于呼吁中美双方应考虑达成中美贸易投资协定或者加入区域贸易协定,通过降低双边贸易、投资壁垒以深化经贸联系。在其著作《联接亚太:通往美中自由贸易和投资》中,他深入阐释了上述观点。

  在伯格斯坦的带领下,PIIE自1981年起就对一系列广泛的国际经济问题发表及时而客观的分析以及具体解决方案,被公认为是研究国家贸易与投资问题最权威的智库,也是极少数被新闻媒体和美国国会认为是无党派和中立的经济智库。2008年在全球5000多家同类机构的调查中,该所被评为“全球最佳智库”。2011年和2016年,在被BBC称为“智库界奥斯卡”的英国《展望》杂志评选中,该所再次荣膺“世界最佳智库”称号。

  PIIE的高质量研究成果是如何诞生的?其最有名的“滚动议题机制”又是如何运转的?这一机制曾推动哪些政策出台?本文为您揭晓这些问题的答案。


PIIE高水平的质量保证体系

  本文节选自《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一书,本书已于近日上市,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作者为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长王海明。

  访问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PIIE)

  访问人物:弗雷德·伯格斯坦(C. Fred Bergsten)

 

CF40秘书长、本文作者王海明与伯格斯坦(左一)

  提问:你们如何保证研究成果的质量?

  弗雷德·伯格斯坦:对于研究,PIIE有非常严格的程序。做研究的时候,PIIE会经常开会,与机构内的同僚,以及机构外该问题所在领域的专家进行讨论和头脑风暴。PIIE还会设立专门的研究小组,来检查每项研究的质量。在研究期间,PIIE也会定期开会,听取专家们的反馈。在机构内——这也是为什么组织成员要有足够的规模——PIIE会让研究员之间不停地进行交流与合作,这样PIIE成员能够一直互相提建议。虽然PIIE研究员都是不同领域的专家,但这些领域之间有足够的共通性,使得他们会对彼此的工作有相当的兴趣及了解,也能够互相提出建议。所以从研究一开始,PIIE成员就时常开讨论会,进行头脑风暴,不停地互相帮助。我要强调,有一个比较大的会议间还是很重要的,而且让大家都在机构里办公也非常有意义,虽然并不容易做到。另外,PIIE会让机构外的专家在一定时期加入学习小组、以非正规会议等来讨论问题。

  当PIIE的研究已经完整地准备好之后,会有正规的评审会议,邀请四、五名业内专家,仔细地阅读整个研究,并给出评论。我写的一本书就正在这样的程序之中。这非常有帮助,我可以得到不同的观点,同时跟一些平常不太见面的专家们交流。

  PIIE有一套非常严格的评审程序。在确定报告水平合格之前,PIIE绝不会发布任何一份报告。也许我们不同意研究的结论,但那不是关键——我们不会去试着影响PIIE的研究员说些什么——关键是,我们会在质量上把关,保证成果能够达到PIIE所要求的高标准,以此维持机构的名声和信誉。

  提问:你们的“滚动议题机制”非常有名。请问您如何确保“滚动议题”的质量?(编者注:“滚动议题机制”即PIIE会持续预判未来两三年内最重要的话题,并赶在这些问题成为政策制定者最优先关注事项之前,完成解决这些问题的研究报告。)

  弗雷德·伯格斯坦:这也没有什么神秘之处。唯一的办法就是张开你的耳朵,注意来自聪明人的一切信息,让一些机构外的人参与其中,特别是一些与政策制定密切相关的人。如现任政府官员,有时候他们会十分直接地说“我们未来两年可能会遇到这些问题,而我们一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们能帮忙么?”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他非常智慧,是世界级的经济学家。PIIE经常与他进行头脑风暴会议,包括当他是财政部长、奥巴马政府白宫顾问的时候。他会打电话问PIIE,总统要去亚洲了,他想要发起些倡议,我们能告诉他什么。然后我就会叫他过来,讨论出一个结果,告诉总统应该如何做。TPP就是这么诞生的。所以与一些政府官员,特别是头脑清醒、具有预见性的官员保持联系是一个重要的方法。有时候前任官员也有帮助,或者是成功商人,他们会注意预期未来的情况,考虑他们需要注意的政策问题,因此会一直向前看。PIIE有企业顾问协会(Corporate Advisory Committee),他们每年来几次,向PIIE阐述从他们的角度看会出现的问题。他们经常会注意到甚至连PIIE都没有想过的问题。再比如一些优秀的记者,虽然他们一直在写现在的情况,但他们也常常会注意到未来的境况。

  所以注意接受来自政策制定团体的信息与观点十分关键。此外就是依靠你自己的感觉了。我曾经与政策制定密切相关,参与过白宫和财政部工作,所以我对政策制定有很不错的感觉。当PIIE做出未来可能成为重要问题的列表单以后,我会依靠这些感觉来判断列表中最重要的是哪个。这完全依靠判断,我做出了一些很好的判断,当然也漏掉了一些。我想,最关键的还是随时关注并且订正滚动课题,与政策制定团体中有想法、信息灵通的人交流。

  提问:设置“滚动议题”是靠您的一己之力,还是依靠团队一起来制定?

  弗雷德·伯格斯坦:我总是说,这是属于每个人的工作,每个人都要负责自己领域的问题,这对他们自己的研究计划和安排也有好处。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能在政策上作出最大的贡献,所以每个人都会思考他们应该在哪部分努力。然后PIIE会把这些问题加入组织的“为什么”讨论中。正如我之前说的——“协作”,PIIE的研究员会在一起频繁地讨论:怎么组织研究是最好的?哪些问题是最重要的?PIIE能够作出最大贡献的领域是哪里?PIIE的能力有哪些?最终主管会选定列表上最重要的,特别是我们觉得是关键性的问题,并确保有人在研究它。而每个人都有参与的机会也会提升所有人的积极性,让大家更加渴望参与到研究中去。

  提问:在智库开展的课题研究中,有些是从领导层分派下来的,有些是从底层研究人员提出的,您更偏重哪种课题?

  弗雷德·伯格斯坦:PIIE的研究队伍很出色,我希望更多的是底层研究人员提出并完成的、有关他们各自研究领域的研究课题。但是很多是来自高层的,包括公司的CEO和其他领导,在一些讨论会或者其他场合,他们会单独和我提出这些想法,我再将想法提供给其他人一起讨论。这两种情况大概各占一半。两种方法都是有效的,取决于智库研究员和讨论嘉宾的质量。另一方面,其他成员——包括商人、律师、记者等——也可以从外界提出不同的想法,并把这些想法带给我或者PIIE团队。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