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原因及应对策略
Martin Wolf
[ 2018-04-05 ]

  我最重要的观点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将会反复,并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中美将在经济等许多问题上发生摩擦,这种局势可能持续十几年甚至也有可能是永远都会存在,因为这就是不断变化的中美战略关系的本质。任何一方都不能确切地说哪一方更有优势,但这种紧张局面是确定存在的。

  中美两国能够控制摩擦吗?我认为,两国都有可能做到。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做到,他之后的任何一届政府都能做到。但任何事情都有发生的可能,特朗普可能真的会把最糟糕的情况变成事实。即便如此,在我看来,中美摩擦也还是可以控制的。中美贸易摩擦背后到底是什么?美国不满在哪里?这种不满是如何升级的?这个升级的过程很重要,因为你会发现,每次你解决了美国的一个不满,他们又会找到新的不满,美国永远不会得到满足,这是被历史证明了的。

中美经贸摩擦升级的三个原因

  在我看来,中美经贸摩擦背后有三个明显的原因。第一,中国发展得太成功了,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中国的成功已经彻底改变了世界格局,曾经的或者现在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对此感到不满。作为一个英国人我非常能了解这种感受,美国全面而且深刻地排斥中国的成功。美国实际收入增长到底会停滞多久?可以肯定的是,美国有很多人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没有达到预期标准,而他们下一代的未来也不乐观。这可以归咎给很多人,包括华尔街、民主党、共和党或者外国人。过去,外国人常被认为是替罪羊,这是事实,也是特朗普竞选时的观点,他宣称,造成美国人焦虑的原因在于墨西哥等国家的移民和不公平的贸易政策。重点是,现在有些知名学者通过学术研究也证实了这一观点——“美国的灾难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竞争导致的”,当前这种观点也被广泛地传播,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让美国不高兴了。现在美国正在想方设法让自己高兴,但问题是中国不会就此停止增长,也不会退出竞争,中国反而在美国的许多核心领域拥有非常强大的竞争力,比如高科技领域。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局面。

  第二,从历史可以看出,大概在10—12年前,美国对与中国相关的全球经济政策的主要不满是,中国持有不稳定的巨额外汇盈余,通过操纵汇率积累外汇储备。美国对此要采取措施,那时中国应对得非常成功,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从曾经占GDP的8%或9%降到现在的1.4%。现在,关于外汇储备问题,特朗普对此没有不满了,但美国又找到许多其他的不满之处,而这就是动态关系的本质。当你解决完一个问题时,新的问题就会出现,但没关系,因为这就是常态。

  现在美国对中国的不满主要在于,与中国的双边逆差问题和强制性技术转让,以及非市场经济下中国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前几天特朗普演讲指出了两国关系根本上是非互惠的,中美竞争本质上是不公平的,美国企业没有真正享受国民待遇。但需要指出的是,WTO的任何一场谈判都没有要求贸易要完全互惠。但美国这些诉求合理吗?这一问题很关键,因为答案决定了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第三,美国的逆差和中国的顺差是美国政策导致的结果,也与其他国家的政策都息息相关,包括盈余国家。美国现在的焦点在双边逆差,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将近占了美国贸易逆差的一半左右。从经济学角度考虑,是否有必要维持双边贸易平衡?不会有经济学家建议中国应控制双边顺差。据我所知,也没有任何贸易协定规定双方需要控制贸易顺差,这不符合一般贸易规律。

  技术转让是个重点,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美国的合理诉求,对此中国需要认真对待。很显然,中国现在仍是非市场经济国家,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这种体制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前几年中国钢铁等行业出现产能过剩。这些都是中国应该认真对待并需要改变的问题。最后,关于非互惠贸易的问题,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国,不可能同美国达成十几年前达成的那种贸易协定,通过贸易政策达成完全互惠的交易、实现贸易平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中国需要保持战略性耐心

  面对未来可能存在很长时间的中美贸易摩擦关系,中国应该如何理性对待?我建议中国要保持战略性的耐心和淡定。在我看来,只要中国保持淡定,就能处于有利的战略位置。发展中国家一般很难做到淡定,但我建议中国这样做。因为最终中国一定会赢的,只是时间问题。从经济学上讲,体量是一个决定性要素,采取同样的政策,大国一定比小国发展更有优势,而中国是美国的四倍大,这正是重点。所以最终中国一定会超越美国,保持战略性的耐心是理智之举。

  至于具体应对措施,第一,中国需要在WTO的合法框架下进行反击。要让特朗普总统知道,虽然他善于交易,但是他要对其政策和行为付出代价。当然,特朗普也会继续反击,中国也要继续回应,这个过程当然有风险。但面对特朗普这种人,无动于衷绝对不是好的策略。

  第二,中国要关注美国的法律起诉问题,在保护好本国利益的同时也做一些合理让步。因为这也关系到中国自己的利益,尤其是知识产权。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商,而且经济还会继续增长,中国在主动保护本国企业的合法权益的同时,也要理解美国保护美国企业的利益的心情。

  第三,中国可以承认将成为世界大国,同时主动提出也会承担相应责任,对外国以最惠国方式对待,并扩大本国市场开放。中国将成为世界贸易领导国,成为多边贸易的未来。

  第四,将中美双边贸易问题放在多边框架下解决。许多贸易问题尤其是与美国相关的贸易问题,都应该采取多边的解决方式。研究一下历史上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就会发现,早在中国参与世界贸易之前,GATT的内容主要是为调解美国与欧洲的贸易纠纷而设定。面对双边争议,双方都不愿妥协,但是如果把双边争议放到全球贸易格局中进行考虑,让双方做出妥协就要容易得多。多边贸易的一个优势就是让双边贸易问题的解决变得更简单,我认为中国应该做此尝试,把双边问题多边化。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中国尝试了这些办法,中国能控制得了特朗普吗?当然不能,但中国可能能够阻止特朗普做得太过离谱。


本文为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在3月24日举行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国际交流餐会上所做的主题演讲,由CF40秘书处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