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
王海明 著
[ 2018-04-16 ]

 

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

王海明 著

中信出版社 2018年4月

推荐语

  此书对于学术界的贡献在于:一方面,作者对美国保守主义和保守主义智库的研究为我们理解当代美国政治做出了颇有价值的贡献;另一方面,国内智库发展正处于方兴未艾之际,作者关于美国智库的翔实研究对于促进我国的新型智库建设也有所裨益。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李强

  作者历时五年,梳理出美国保守主义智库兴起的逻辑。此书有助于读者理解美国中立智库和保守主义智库两大主流,以及美国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两派的前世今生。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钱颖一

  智库在美国政策决策和社会思潮的形成中具有独特作用。此书深入分析了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不仅有助于读者了解美国智库的变化,而且有助于判断美国社会思潮与政策的走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隆国强

  引领全球的美国智库是国家决策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作者在吸收、消化了大量的一二手信息的基础上,对美国智库的运行、规则与作用提出了许多既独到又系统的见解,对保守主义智库的剖析更是入木三分。作为国内一家著名智库的运营负责人,作者的分析角度与一般学者不同,由此提供的启示也更有实践价值。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黄益平

  从需求端看智库,主要是政策制定的需要。在现代社会,政策制定可以分解为三个方面:价值判断、实证推理和分配上的影响,三者分别对应着意识形态、科学分析和政治游说。智库的角色主要体现在前两部分,中国的智库在第二个领域可以做得更好,作者所在的智库及其一系列组织模式创新堪称这方面的典范。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高善文


作者简介

  王海明,法学博士,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长。毕业于北京大学,曾担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论员、研究员、社论委员会召集人,已出版《第二波》《变革二十年:交通银行与中国银行业嬗变》等著作。2003年创意并开始主持《21世纪北京圆桌》专栏,共组织450场圆桌讨论;2008年至今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长;2011年至2016年7月任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2016年7月起任上海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2015年10月至今任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2016年3月至2017年6月任北方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2017年6月起任北方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2016年3月至今任四十人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2016年6月至今任四十人金融研究院副理事长;2016年7月至今任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2016年8月至今任丝路规划研究中心副理事长。


内容简介

  中立智库和保守主义智库是当今美国智库的两大主流。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颇具传奇色彩,尤其是其中的旗舰——传统基金会。相对于国人已经非常熟悉的中立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传统基金会的实力和影响力毫不逊色,其浓重的政治化色彩看似新鲜,实则沉重。无论是美国的政治体系还是保守主义智库,都已深陷政治化旋涡,政治的清明、智库的理性,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作者历时五年,遍访美国一线智库和政府部门,通过大量一手访谈和英文文献的梳理,深入挖掘美国智库与政治思潮、权力转换和制度变迁之间的内在关系,并试图从智库的维度透析美国社会和政治体系的两大症结——两极化和民粹化——前者导致了五十年来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对立,后者如今则体现为茶党和特朗普现象的政治运动化,两者共同带来了对保守主义智库的需求,也刺激了保守主义智库日益严重的政治化。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

一、传统基金会:思想有其结果
二、保守主义智库崛起:“思想市场”的平衡
  访谈实录:传统基金会的政治逻辑

第二章 保守主义智库的历史契机

一、自由主义建制与文化内战的开始
二、保守主义的崛起及其政治胜利
  访谈实录:传统基金会与保守主义运动

第三章 美国智库的政治化转型

一、从中立智库到意识形态智库
二、意识形态智库彻底的政治化
  访谈实录:PIIE 何以成为顶尖中立智库

第四章 保守主义智库的“政治前途”

一、问题与主义:谁主沉浮?
二、特朗普时代:智库的前途?
  访谈实录:布鲁金斯学会的核心价值观

第五章 美国智库的政治空间及其症结

一、美国政治体制的宏观结构
二、美国政治运作的微观变迁
三、民粹化、两极化与金元化挑战

附录一:美国智库与相关概念

附录二:研究现状及研究方法

参考文献

深度访谈的部分机构与名单

后记


序言

  2016年美国大选,唐纳德•特朗普胜出,共和党在参众两院及各州政府与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美国保守主义政治势力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功。王海明博士的著作《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以美国保守主义智库为切入点,分析美国保守主义运动的兴起和发展,对于我们理解美国政治发展的新趋势无疑是一个贡献。

  这部著作有两个关键词,其一是保守主义,其二是智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个关键词是理解美国目前政治发展走向最具指标意义的词。

  保守主义的崛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政治发展中最重要的现象之一。很长时间以来,美国主流政治学界一直流行所谓"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的说法,这一观点在著名政治学家路易斯•哈茨于1955年出版的《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中表达得淋漓尽致。根据哈茨的分析,美国自建国以来一直是一个自由主义社会。

  美国既没有封建主义传统,也没有社会主义传统;既“缺乏一种真正的革命传统”,也“缺乏一种极端保守的传统”。

  这里需要澄清自由主义的概念。自由主义有诸多不同的用法。自由主义起源于宗教改革,约翰•洛克通常被视为最早系统阐述自由主义理论的思想家。到19世纪,自由主义形成一套系统的政治、经济、外交理念,成为西方世界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的基本理念包括:崇尚个人权利与自由;强调有限政府、宪政政府;主张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发展自由市场经济;国际政治上强调国际法;宗教上持宗教宽容态度。

  这套古典自由主义理念后来遭遇很大挑战。从1 9世纪后半期开始,早期自由资本主义所带来的社会问题,特别是工人阶级的贫困问题曰益凸显,在自由主义阵营内部出现了对古典自由主义的反思与批评。英国以牛津唯心学派格林为代表的新型自由主义(New liberalism)[1],开启了对古典自由主义的系统批评以及对自由主义理论的重新解释。尤为重要的是,新型自由主义强调国家在社会经济活动以及实现社会正义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这些理念后来构成凯恩斯经济理论的哲学基础,罗斯福新政及其后美国民主党政府的经济与社会政策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种新型自由主义的思路。

  在美国语境下,所谓自由主义(Liberalism)的或自由派(Liberal)就是指这种新型自由主义理念。概括而言,美国语境下的自由主义包括一系列社会、经济、政治方面的理念:强调平等的个人权利,尊重个人对不同生活方式的选择;主张保障少数族裔、同性恋等少数群体的权利;标榜社会公平与正义,推行社会福利政策;主张宗教宽容甚至多元文化主义。

  美国保守主义的兴起就是对这种自由主义占主导地位的政治格局回应的产物。按照美国保守主义研究者乔治•纳什的分析,尽管从思想渊源上说,我们可以从美国历史上找出保守主义的先声,但系统的保守主义理念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逐渐形成的,是对从罗斯福、杜鲁门到约翰逊的“伟大社会计划”等自由主义政策的反动。

  正如王海明博士在书中展示的那样,最初的保守主义运动并不是一个明确表达的、具有强烈自我意识的、统一的意识形态,而只是多种抗议声音的聚合。渐渐地,各种抗议声音汇集成一股保守主义思想运动。这股思想运动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内涵。第一,古典自由主义或自由至上主义(libertarianism),后来也被人们称作“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以哈耶克、弗里德曼、科斯、公共选择学派等为代表,在经济上回归古典自由主义理念,强调市场的作用,强调私有化,反对政府干预,呼吁减少社会福利。第二,传统保守主义,或曰新保守主义(New Conservatism,不同于后来的新保守主义,即Neo-conservatism),以理查德•韦弗、皮特•韦尔莱克、罗素•柯克、罗伯特•尼斯贝特为代表,痛恨世俗化与大众社会,反对多元文化主义,反对堕胎、同性恋平权等议题,拒绝道德相对主义,强调传统的社会价值,对传统社会结构有很高评价,希望恢复传统宗教与伦理教条。在传统保守主义阵营中还必须提及施特劳斯学派的影响,因为施特劳斯对自由主义价值相对主义和怀疑主义的批评为传统保守主义提供了强有力的哲学论证。第三,狂热的“反共”人士,在“冷战”期间,鼓吹对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采取强硬政策。

  这几股力量尽管关注的重点不同,但它们共享一个理念,那就是对罗斯福新政以来美国自由主义的反感。乔治•纳什对此曾有精辟的概括:“对于自由至上主义者而言,现代自由主义是日益膨胀的官僚化与福利国家的意识形态,如不加以限制,便会变成全能主义国家,摧毁个人自由和私有财产一而这些正是一个繁荣社会的源泉。对于传统主义者而言,自由主义是一种导向崩溃的哲学。它像一种酸性物质,会腐蚀西方文明的伦理与制度基础,制造一个巨大的精神真空,而全能主义的虚妄上帝便会乘虚而入。对于“冷战”时的“反共”斗士而言,现代自由主义——理性主义的、相对主义的、世俗化的、反传统的、半社会主义的——根本无力强劲抵御左翼的敌人。在他们看来,自由主义是左翼的一部分,它不可能有效地抵御一种和它共享诸多预设的敌人。正如詹姆斯•布坎南所言:自由主义在本质上是一种导致西方自身毁灭的工具,自由主义是西方自杀的意识形态。”

  这几股力量形成了强大的保守主义运动,赋予共和党新的意识形态方向和活力,最终在1980年将里根推上总统位置。

  在里根之后,推行新帝国主义政策的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一度在小布什政府期间主导美国的外交政策,推动美国在伊拉克发动战争并在全球追求以民主化、政权更替为口号的革命。

  特朗普式的保守主义则代表了美国保守主义发展的新趋势,这一趋势的重要特征是保守主义与民粹主义的结合。应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直到里根时期的保守主义以及小布什时期的新保守主义运动都是自上而下的运动,即由精英推动的运动。但美国社会一直有深厚的民粹主义传统,社会大众对政治、经济、社会及知识精英有极强的警惕性。这种对精英的警惕和不信任在奥巴马时期集中爆发,兴起了主要由下层大众推动的茶党(Tea Party)运动。

  茶党是典型的民粹主义运动,但其理念与诉求更多地体现了保守主义的特征。在经济政策方面,茶党要求削减支出、停止救市、减少债务、平衡预算、改革税收、严格限制政府权力、反对医保改革;在社会价值层面,主张维护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反对堕胎和同性恋;在社会政策层面,拒绝全球化,反对移民,具有很强的本土主义和种族主义色彩。正如茶党“纲领”所声称的那样,茶党的目标是逆转威尔逊的进步主义、罗斯福的新政、约翰逊的“伟大社会’,以及奥巴马的“根本改变美国社会纲领”。茶党的主要矛头既指向以民主党为代表的自由派,也指向建制派的共和党精英。在他们眼里,相当多的共和党建制派人物,背离了保守主义的事业,以及与自由派有共同的既得利益。

  特朗普的政治主张体现了保守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结合。如果我们将注意力从特朗普那种违背常规,甚至违背常理的言行举止转向他的基本理念和政策导向,那么,可以说,特朗普的目标是比里根主导的更全面、深刻的保守主义革命,这场革命旨在颠覆罗斯福新政以来美国诸多具有自由主义特征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外交政策。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保守主义运动的发展中,智库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说,不理解美国智库,便无法理解美国政治。

  理解美国政治,如同理解所有国家政治一样,要有与时倶进的态度,要注意到正式制度和制度的实际运作之间的差异。如果我们以一种比较简单的方式描述美国政治的实际运作的话,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几个不同阶段的不同特色。

  最早美国政治制度的设计应该说是比较典型的三权分立、制约均衡的制度,参众两院和总统职权有明确的分工与制衡,最高法院的司法审查权也构成了美国政治制度中的重要特征。

  但是,随着美国政党政治的出现,这种三权分立、制约均衡的制度实际上被政党政治所左右。美国的宪法之父詹姆斯•麦迪逊明确反对政党,认定政党的出现会产生派系政治、破坏政治的公共性。但是,随着美国政治的发展,政党政治逐渐成为现代政治运行的重要制度成分,尤其是民主制度的核心要素。政党成为民主选举的主要组织者、操作者。政党在政策创意、政治人物任命、政治动员等方面扮演核心角色。

  不过,和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党相比,美国的政党权力高度分散,组织颇为松散,政党的意识形态特征也不具备刚性,政党缺乏严格的纪律。在这种情况下,政党之外的形形色色的社会团体、利益团体便可能在政治上有较大的活动空间。智库的兴起便属于此类。

  当然,智库之所以能够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也与现代传播媒介的兴起密不可分。在传统传播的环境下,信息传播的主要途径是印刷媒介,政治家进行政治动员必须依赖自上而下的组织,政党便是这种类型的组织。在2 0世纪6 0年代之后,电视出现并很快成为大众传播的主要手段,之后又是网络普及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传媒方式。这些新型传播方式的出现从根本上改变了政治精英动员大众的方式。政治精英可以较少依赖甚至不依赖传统的组织方式,而直接向大众传播自己的理念。

  在这种环境下,以探索政治观念和研究公共政策为主要目标的智库就可能逐步取代传统政党在政策创意方面的功能,成为政党的头脑。如果我们观察今天美国政治运行的话,便不难发现,政党在政策创意方面的角色愈来愈弱化,形形色色的智库愈来愈成为政策创意的发源地。政党充其量只是将相关智库的研究结果接收过来,加以修改或修饰,作为自己某方面政策的基础。

  这种类型的智库在保守主义阵营尤为明显。按照王海明博士的研究,美国自由主义的智库意识形态色彩相对淡薄,中立、客观研究较为普遍。保守主义智库则不然,保守主义智库具有很强的意识形态色彩,是意识形态的引导者、鼓吹者。

  王海明博士通过翔实的资料分析以及难能可贵的第一手访谈,颇为细腻地描述了传统基金会、企业研究所、胡佛研究所、加图研究所等主要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发展、组织结构、运行机制及职能,并将这些智库的发展和美国保守主义政治思潮和政治运动的兴起与壮大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展示了这些智库在美国保守主义发展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在这些保守主义智库中,王海明博士对传统基金会着墨颇多。传统基金会作为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智库的旗舰,在美国保守主义运动的发展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王海明博士详细描述了传统基金会在里根政府以及特朗普竞选与执政期间扮演的重要角色。一方面,传统基金会是重要的政治理念和执政纲领设计者;另一方面,传统基金会为里根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提供了为数众多的后备官员,扮演了“影子转型团队”的功能。唯其如此,传统基金会被视为美国"保守主义的大本营”。

  这部著作对于学术界的贡献在于,一方面,王海明博士对美国保守主义和美国政治智库的研究为我们理解当代美国政治做出了颇有价值的贡献;另一方面,国内智库发展正处于方兴未艾之际,作者关于美国智库的翔实研究对于促进我国智库的发展也会有所裨益。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强
2018年2月于燕园

注:
[1]自由主义发展史上,曾出现过两种英文都译为“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形态。其一是以牛津唯心主义为代表的New Liberalism,其主要理论特征是修正古典自由主义 放任经济的倾向,强调国家在干预经济和实现社会正义方面的职能;其二是在20世纪中期兴起并在2 0 世 纪 70—8 0 年代达到髙峰的Neo-liberalism, 其理论特征是扬弃New liberalism的国家理论,创造性地复兴古典自由主义关于经济自由的理论。国内学术界 为 了 避 免 这 两 种 “新自由主义”的混淆,曾探索过不同的译法。李 强 .自 由 主 义 [M] . 北京:东方出版社,2015.中综合考虑两种自由主义形态的理论特征,特别是考虑到国内学术界和理论界的主流用法,尝 试 将 New liberalism译 为 “新型自由主义”,Neo- liberalism译 为 “新自由主义”。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