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金融四十人年会特辑一】新时代:改革开放四十年回顾与展望
[ 2018-04-16 ]

【2018•金融四十人年会特辑一】新时代:改革开放四十年回顾与展望

本周观点
改革开放四十年 金融行业继往开来

主题演讲
黄 洪:中国银行保险业的成就、挑战与展望(主题交流)
殷 勇: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 打造“中国服务”国际品牌(主题交流)
隆国强:新时期中国的对外开放战略(主题交流)
陆 磊:新时代金融改革开放的几点理论思考(主题交流)
宣昌能:当前金融风险的主要表现及化解之策(主题演讲)
彭文生:结构性去杠杆的路径(主题演讲)
李东荣:打好金融风险防范攻坚战 要注重互联网金融风险(点评)
高善文:中国经济去杠杆应从实体经济入手(点评)
黄海洲:基于历史经验实现有效地去杠杆(点评)

圆桌讨论
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防范
如何防范并处置金融危机?
防止金融去杠杆对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影响
金融风险防范过程中的技术性问题

专题背景
习近平宣布中国扩大开放新的重大举措

本周观点:改革开放四十年 金融行业继往开来

  提要: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在北京召开了10周年年会暨专题研讨会,会议主题为:“新时代:改革开放四十年回顾与展望”。在我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中,金融行业具有三点基本逻辑经验,即开放中的学习、比较、反复对体制的塑造,基于道德风险管理的事权和责任确认机制,以及渐进的改革创新和果断的风险化解。未来进一步开放的目标需要考虑三方面因素:一是开放战略的设计要符合国家发展目标;二是在全球规则体系面临重构的条件下要抓住机遇,塑造有利的外部环境;三是要理解我国在全球竞争与合作中的优劣势变化。下一步,对外开放要提升我国在全球制造业分工体系中的地位,塑造有利于提高国际竞争力的外部环境。尤其重要的是,服务要素的发展使得服务业成为全球价值链的重要组成部分,现阶段国际贸易规则重构的焦点也集中在服务业领域,我国应当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程度,可继续以北京为试点对标高标准的国际服务业领域的经贸规则。就化解重大风险而言,结构性去杠杆是关键,主要是国企、地方政务债务和房地产行业的杠杆率调整。政策路径应在允许一定程度的债务违约的前提下,实行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的政策。

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和启示

  历经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加入WTO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等历史节点,我国的金融行业已经具备了在整个经济领域中应对风险冲击时的自信。从40年的金融改革历程中可以总结出以下三个基本逻辑。

  第一,开放中的学习、比较、反复会塑造金融体系和未来可能更加健全的金融体制。开放不仅是行业的对外开放,而是在发展理念、运行机制和管理模式上的引进和模仿,比较和定型。目前仍然存在许多学术争论,例如分业与综合经营体制的比较和反复,管理规则的学习和反复,金融创新的出现是否意味着功能监管能力和单一规则,宏观审慎的事前识别和事中损失管控机制等。第二,40年来基于道德风险管理的事权和责任确认机制仍然在探索过程中。由于道德风险存在于一切金融活动中,金融创新涉及多元化主体又使得责任划分复杂化,道德风险在金融活动中具有不可忽略的重要性。第三,渐进的改革创新和果断的风险化解。微观主体会本能地出于降低交易成本和获得超额利润的考虑去进行金融创新,而管理者的理性判断一旦略有削减,则存在引发非理性繁荣和泡沫的可能性。基本经验是,由于预算软约束在多个市场和主要机构中一度普遍存在,需要持续完善法人治理,渐进式培育多层次资本市场,硬化预算约束,在泡沫积累过程中保持渐进和保守;而在系统性危机发生后,则需要果断处置。

  立足于新的历史起点讨论扩大开放,我国的开放战略需要首先确定目标和重点。第一,开放战略的设计要符合国家发展目标,因此要通过未来开放战略的调整,更好服务于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性目标和建设现代化强国的最终目标。第二,要考虑到所处的国际环境的机遇与挑战。当前全球经济规则面临重构,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对全球生产价值链产生深刻影响,我国要把握住包括当下一系列的历史机遇,包括研发全球化、全球性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人才加速向中国汇聚等。第三,要清楚了解我国在参与全球竞争与合作的过程中优劣势的变化,在比较优势转换的关键期,发挥好新的竞争优势。

  由此,以“新兴大国的竞争力升级”为新的战略目标,我国的开放战略应进行两方面调整。其一,要加速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资本技术密集制造业和服务业升级。目前,我国的高新技术产品在全球生产价值链中仍处于较低附加值环节,仍主要集中于劳动密集型的增值环节;并且由于对外开放不足、对内管制过度,服务业国际竞争力也需要提高。其二,要为中国的和平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应当在多边层面上坚定不移地支持多边贸易体系,推进贸易进一步自由化和便利化;针对区域一体化趋势,加进区域合作,特别需要推动“一带一路”机制和规则;处理好中美双边关系,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间的冲突难以避免,但其对于中国的和平发展具有关键性大局意义,需要实现和平共赢。

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 打造中国品牌

  当前,全球贸易争端正处在一个关键的时期,其中服务贸易是国际贸易规则重构的核心之一。现阶段,各国服务业和服务贸易的发展表现出三个突出特点。第一,随着国际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优化,服务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不断提高,而新形态服务业的产生更推动了行业的重大变革。第二,随着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不断提升,服务贸易将是未来经济全球化发展的一个主要领域,而且商品贸易中的服务要素也成为产品增加价值的主要环节。包括服务贸易和商品贸易在内,服务成分产生的增加值占贸易额的比重大概将近46%,两倍于纯粹服务业占比。与此同时,技术变革也降低了服务贸易壁垒,例如教育、医疗、文化和金融等服务领域变得可以贸易。第三,目前全球国际贸易规则重构的焦点集中在服务业领域。在“多哈回合”谈判受阻以后,占全球服务贸易约70%、年度贸易规模达到4万亿美元的12个WTO成员国开始进行国际服务贸易复边协定(TiSA)谈判,并且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等前沿贸易协定中,服务业也是谈判的核心所在。总之,服务业和服务贸易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部分,国际贸易规则重构的焦点也主要集中在服务贸易。

  虽然我国的服务业发展迅速、竞争力有所提升,开放度也在增加,但仍然迫切需要实力的提升。当前我国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在15%左右,较世界平均水平低了10个百分点,服务贸易的逆差也在不断扩大。有建议提出以北京为试点来打造我国服务业的国际品牌。北京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到了81%,较上海还高10个百分点,其经济结构引领了全国经济结构的转变。面临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新一轮战略设计,可考虑以北京为试点,从四个维度推动全国服务业的进一步开放:对标高标准的国际服务业领域的经贸规则;推进在服务业领域里全面实行外资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制度建设;确保对外资服务业的开放和对民资服务业的开放并重,齐头并进;着力提升和建设国内首善、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

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我国经济向高质量增长发展转变的过程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既是十九大确定的攻坚任务,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当前的金融风险主要有刚性兑付、名股实债、给银行加以财政功能和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投放的模式这四个方面的问题。对此,有建议提出,有序打破刚性兑付应从打破存款的刚性兑付开始,在实践中完善存款保险机制;应切实加强和重视行为监管,在地方层面强化财政硬约束;严守国有企业,明确股东责任;进一步转换银行业金融机构发展方式;切实推进直接融资的发展。

  在去杠杆的过程中,需要明确其关键在于结构性去杠杆,并且主要是国企、地方政务债务和房地产行业的杠杆率调整。研究表明,在去杠杆的过程中经济增长的速度会大大超过信贷,出现“无信贷的增长”。政策路径应是在允许一定程度的债务违约的前提下,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在去杠杆的理想路径下,我国金融扶贫的宽财政措施有利于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消费能力,从而促进经济的增长,但房地产行业的高杠杆仍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需要防范相关金融风险。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