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金融监管制度完善与金融科技风险防范
[ 2018-07-09 ]

【专题研究】地方金融监管制度完善与金融科技风险防范

本周观点
我国地方金融监管存在的问题与建议

主题演讲
孙国峰:地方金融监管与金融科技发展
张承惠:地方金融监管需注意权责对称、风险收益对等(点评)
文海兴:对完善地方金融监管的几点建议(点评)

圆桌讨论
地方金融监管制度完善与金融科技风险防范
防范风险应区分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的概念
权责划分对地方金融监管至关重要

诸家观点
陆 磊:金融监管从传统走向科技与监管融合
纪志宏:金融科技服务的核心功能是改善提升风险管理能力

专题背景
6月网贷行业景气指数有所下降

本周观点:我国地方金融监管存在的问题与建议

  提要:近期,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召开内部课题评审会“地方金融监管制度完善与金融科技风险防范”。与会专家表示,金融科技时代,我国地方金融监管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包括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应用面临监管缺位,金融科技发展使得地方风险处置责任难以压实,以及金融消费者保护不足。造成地方金融监管低效的主要原因在于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定位尚不够清晰,地方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缺失以及地方金融监管能力不足。

  为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构建符合区域性风险防范、金融消费者保护以及实体经济发展需要的地方金融监管模式,建议完善地方金融监管的协调机制,明确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职责分工与定位,压实地方金融办的责任,强化对金融科技应用带来的金融风险的监管和处置,充实基层监管力量,提升地方金融监管能力。

我国地方金融监管存在的问题

  伴随着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我国的金融管理体制改革在央地之间基于金融资源配置的动态博弈之中不断反复,历经了收放循环的过程。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在地方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发展,我国金融风险高发区域也在一定程度上从传统金融体系转移至非传统金融体系、从中央转移至地方、从线下转移至线上,地方已成为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战场。

  金融科技时代,地方金融监管主要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应用面临监管缺位。金融科技的发展及其在非传统金融业态中的广泛应用为地方政府通过金融创新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提供了便利。而我国针对金融科技相关的金融监管体系尚不健全,没有独立适用的法律体系与监管规则。特别对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业态中的应用,相应的监管规则多为摩擦性、适应性地,大多是在传统金融监管体系上衍生形成,使得监管的各个环节链接不够紧密,容易形成重准入,轻监管的局面,导致大量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领域的应用面临监管缺位。

  第二,金融科技发展使得地方风险处置责任难以压实。随着金融科技在地方非传统金融业态中的广泛应用,很多线下业务转移至线上,创新了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去实体化经营和依托于互联网的销售渠道使得机构摆脱了对物理网点的依赖,虽然设立于某一地区,但是经营却是在全国范围,具有收益本地化、风险外部化的特性,地方的风险处置责任难以压实。

  第三,金融消费者保护不足。地方金融办同时兼具审慎监管与行为监管职能,当二者冲突时,有可能从金融机构审慎角度出发忽视对金融消费者的保护。在金融科技时代,随着移动支付和互联网平台的应用,金融消费者的普及程度更高、范围更广、但投资的准入门槛却更低,忽视行为监管对金融消费者造成的损失会更大。

地方金融监管问题的成因

  从我国地方金融监管的历史沿革来看,无论是中央政府自上而下的显性权力配置,还是地方政府自下而上的隐性权力攫取,都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不同的制度约束下,基于自身利益做出的策略选择。地方金融监管面临的问题只是表象,背后的体制机制缺陷才是地方金融监管低效的根源所在。

  首先,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定位尚不够清晰。我国金融管理体制从中央单一监管模式发展为中央为主地方为辅双层监管模式的过程是自下而上演进的,地方金融办的监管职能和监管对象缺乏统一的制度安排。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地方金融办负责“7+4”类机构和“两非”领域进行属地监管与风险处置后,现在还有一些地区存在地方监管中监管职能分散、监管边界不清和多头监管等问题,,容易引发主观和客观上的监管缺位。民间金融、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则处于监管盲区。地方金融办兼具发展和稳定的双重职能,虽然在中央层面设立了金稳委将发展规划职能从监管机构剥离,但在地方层面金稳委并无具体组织安排。

  其次,地方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缺失。金融科技的应用与发展使得传统金融业态与非传统金融业态之间的界限趋于模糊,例如一些融资担保公司和区域性金融资产交易中心都利用互联网金融平台发售类理财产品、非法吸纳资金,在垂直监管体系与属地监管体系之间缺乏协调的情况下就容易导致监管空白。

  第三,地方金融监管能力不足。长期以来,基于规模、成本、有限监管资源使用效率等的限制,金融监管资源向少量的大型、公众类和系统性金融机构倾斜,而为数众多但小型分散的地方非正规金融和新型金融组织却长期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成为了监管套利的重灾区。如果不能充分调动地方金融监管机构的主观能动性、有效利用地方金融监管资源,就会导致地方金融监管能力相对不足,削弱地方金融监管。

完善地方金融监管制度的建议

  为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构建符合区域性风险防范、金融消费者保护以及实体经济发展需要的地方金融监管模式,建议着力从以下几个方面完善地方金融监管制度。

  第一,理清金融稳定与金融发展的关系。目前,中央层面通过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负责监管协调,人民银行负责制定金融业发展规划,一行两会负责持牌类金融机构监管的分工安排来解决金融稳定与金融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做法可在地方层面借鉴。

  第二,完善地方金融监管的协调机制,包括央地监管体系的协调、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以及金融科技监管与传统金融监管之间的协调。明确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职责分工与定位,特别是在金融科技广泛应用的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分工与定位,防止监管重叠与监管空白。在解决地方金融监管存在的矛盾时,应紧抓法制先行。我国无论是中央层面还是地方层面都面临着法律制度供给不足的问题,需要通过法律授权让地方监管当局明晰监管职责,实现有法可依。

  第三,压实地方金融办的责任,强化对金融科技应用带来的金融风险的监管和处置,防止收益本地化,风险外部化的倾向。

  第四,充实基层监管力量,提升地方金融监管能力。为纠正我国金融监管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在明确中央、地方金融边界和地方金融监管职能分工的基础之上,应强化地方金融监管力量。

  第五,加强监管科技在地方金融监管中的应用。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监管科技识别风险隐患并及时采取措施。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