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然陡峭的供给曲线
张斌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 2018-08-09 ]

  当前经济处于短周期的下行阶段,以房地产和汽车为代表的周期性行业销售增速处于低位,投资和出口增速放缓,然而工业品价格数据并未像过去那样有显著大幅向下调整,较高的价格水平对工业企业利润也形成了保障。

  需求增速放缓而工业品价格没有向过去那样有大幅向下调整有几种可能性:一是需求端的放缓力度不大,本文暂不讨论这一点。二是供给曲线的斜率发生了变化。给定需求的涨幅,如果在平坦的供给曲线上,价格涨幅较小;如果在陡峭的供给曲线上,价格涨幅更高。在陡峭的供给曲线上,即便是小幅的需求增长(事实上需求增速明显下滑)也能支撑较高的价格水平。

  下图是中国2012年以来工业品价格同比增速(纵轴)和工业部门增加值(横轴)同比增速的组合,可以看到给定价格增长,2012-2015期间工业部门增加值有非常突出的增长,而在2016-2018年期间则是非常有限的增长。工业部门价格和增加值组合在几年的时间里骤然变得陡峭。这种变化是供求两股力量结合的结果,不能直接看作是供给曲线更加陡峭,但背后的原因很可能是供给曲线的斜率更加陡峭。

图1 工业部门价格和增加值

 

  近年来中国工业部门两个供给方的重大变化与工业部门供给曲线斜率变化有关。一是产能利用率的大幅提升。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工业部门产能利用率在2013-2015年期间持续大幅下滑,从2013年4季度的76.8%一路下行到2015年4季度的72.9%,这个期间的产能过剩现象较为严重并引发了后来专门的去产能政策调整。2016年的产能利用率仍保持在低位,2017年底大幅攀升至78%的高位,这是该数据发布以来的最高位,目前产能利用率仍处于较高水平。

  二是市场集中度的提升。基于不同的方法,对市场集中度变化有不同的刻画,比如伍戈和其他一些券商研究用CRn的做法(前N家企业在该行业的市场份额),还有兴业证券王旭等使用价格加成的做法,各种研究对市场集中度的提升有共识,即2014年以后工业部门整体行业集中度有了更快的提升。

  无论是产能利用率的大幅提升,还是产业集中度的提升,都会让供给曲线更加陡峭。接下来我们对此进一步说明。

不同产能利用率下的最优价格与数量调整

  在一个垄断竞争的市场当中,场上按照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原则确定最优产量Q,与之相对应的价格是P,最初的均衡为(P,Q)组合。产能过剩/产能利用率较低背景下,企业机器设备、劳动力等要素不能得到充分使用,这种情景下增加产出不需要额外增加太多的新增投入,增加1单位产出的边际成本很低,边际成本曲线非常平坦。假定需求从D上升到D',与之相对应,MR上升到MR',新的边际成本与边际收益交点所对应的产量为Q',对应的价格是P’,需求上升带来了均衡产量和价格的同时上升,新的均衡点是(P',Q')。

图2 产能过剩情景下需求上升带来的价格与数量变化

 

  接下来我们考虑产能利用率正常情景下的最优价格与数量调整,并将其与产能过剩情景下的价格与产品变化作比较。产能利用率正常情景下,增加产出需要更多的投入,增加1单位产品的边际成本要远大于产能过剩情景下的边际成本上升。这种情况反映在图形上,即是产能利用率正常情况下的边际成本曲线较产能过剩情境下的边际成本曲线更加陡峭。

图3 产能过剩与产能利用率正常两种情境下的价格与数量变化比较

 

  面临同样的需求增加和边际收益上移,产能过剩与产能充分利用两种情景下的最优产出和价格调整组合有显著差异。与产能过剩情景下的(P', Q')相比,产能正常情境下会有更大的价格抬升和更低的数量增加(P'', Q'')。

  面临同样的需求增加,产能过剩背景下由于边际成本上升幅度小,企业利润最大化的选择是多增加产出而较少提高价格;而产能利用率正常情况下,企业边际成本上升幅度更明显,企业利润最大化的选择是少量增加产出而更多地提高价格。反映在供给曲线上,产能过剩背景下的供给曲线更平缓,而产能利用率正常情况下的供给曲线更陡峭。

不同行业集中度下的企业最优价格与数量调整

  回忆一下完全竞争与垄断竞争两个市场类型的比较:完全竞争市场格局下,厂商是价格接受者,增加供应不会影响价格,边际收益等于价格;垄断竞争市场格局下,厂商不再是价格接受者,增加供应会减少价格,边际收益等于产品价格减去因为价格下降带来的总收益下降,边际收益低于价格。反映在价格和数量的二维空间里面,完全竞争格局下的边际收益曲线是一条直线,而垄断竞争格局下的边际收益曲线是一条向右下方倾斜的线。

  低行业集中度环境下每家企业都是市场价格接受者,类似于完全竞争市场,高行业集中度环境下企业的市场力量增加,不再是单纯的价格接受者,类似于垄断竞争市场。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会带来边际收益曲线斜率更加陡峭,企业在同样的价格水平上的数量供应更低,或者同样的数量供应下价格更高。接下来我们考虑需求增加的同时,产业集中度也在提高,二者的结合会带来什么样的数量和价格的变化,并将其与产业集中度不变作为参考进行比较。

图4 高市场集中度与低市场集中度正常两种情境下的价格与数量变化比较

 

  需求增加带来了边际收益从MR提升至MR',与此同时如果也发生了市场集中度的显著提升,MR在提升的同时斜率也更加陡峭,二者的综合结果是MR变为MR''。市场集中度没有提升的均衡点是(P',Q'),市场集中度提升的均衡点是(P'',Q'')。

  面临同样的需求上升,市场集中度较低的情境下企业更倾向于提高产量而不是涨价,市场集中度较高的情境下企业更倾向于提高涨价而不是提高产量。反映在供给曲线上,低市场集中度情景下的供给曲线更平缓,高市场集中度情景下的供给曲线更陡峭。

  更陡峭的工业部门供给曲线对于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的总体影响还难以综合判断。有利的地方在于对即便需求增长放缓环境下工业品价格和利润有更多保障;不利的地方在于需求增长对产出和就业增长的拉动更困难。


作者张斌系CF40高级研究员。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