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坚持政策的持之以恒性
蔡鄂生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常务理事
[ 2018-08-13 ]

  关于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从现在发展状况看,我们的信心到底从哪来?这个还是要考虑。回想中国在十八大、十九大报告上、党章上写的,“五位一体”、“四个全面”和“五大发展理念”,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但这些内容在现实生活中得以贯彻和执行需要哪些支撑力?这个我们也要思考。现在国内外形势复杂,上半年政治局会议提出,对内我们遇到了新问题和新困难。而国际上的外部环境也发生了明显变化。这些变化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对我们有哪些影响?值得思考。

  人民币国际化曾经在美元走弱的情况下得到一些机会,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大家对人民币的信心也有所下降。中国的金融开放,首先要看内生动力的基础。在去杠杆过程中,民营经济出现了一些可能是没有预料的问题,由此可能催生出所谓“国进民退”的想法。实际上对于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发展问题,我们在“十九大”报告、宪法中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但现在发生的变化,其背后原因是什么?我觉得也是需要思考的。

  目前我们在金融的开放与监管问题上,有一些理解上的偏差。不是说金融开放了,监管就要放松。美国金融监管的放松程度也并不完全是根据市场开放程度来决定的。上世纪90年代,通过立法建设,美国把金融行业从分业经营变成混业经营,美国生产力的发展,也是在法制和规则下得以保护的。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很多专家把其中一个原因归结在监管上,但是我认为金融危机的发生有其更深层次原因,比如和货币政策之间的联系。美国对银行业在破坏市场规则和秩序方面的监管从来没有放松过,无论当时的金融开放程度如何。

  而中国的金融监管思维上,是否非得随着问题改变而改变?比如强调改革开放的时候,监管就要放松一点?恰恰这种监管思维使得市场规则、环境、秩序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政策的持之以恒性,就要坚持在规则和法制下解决问题。法律上讲,下位法要在上位法变化之下进行调整。我们的上位法、法规以及政策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更好地协调?最后还是要把上位法完善起来。改革开放40年了,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我们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仍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最后,在目前这种状态下,怎么把我们的基础、内在动力和整个宏观政策当中出现的新问题在现实中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值得考虑。我觉得还是要真正地坚持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九大确立的“让市场经济在资源分配中起决定作用”这一点。更主要的是,改革开放40年,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走到现在,我们怎么在严监管的情况下,仍要坚持改革的方向,维护现在已经形成的市场环境?遇到问题以后,不能盲目根据市场变化而进行政策调整,避免出现与初衷相违背或者不太协调的问题,我觉得这是值得思考的。


作者蔡鄂生系CF40常务理事,北方新金融研究院院长,原中国银监会副主席。本文系作者在第二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发表的主题演讲,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整理,经作者审核。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