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修改汇率操纵国标准”挟制中国,特朗普这招可行吗?
连平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资深研究员
[ 2018-10-31 ]

  美国《2015年贸易便捷与贸易促进法》对“不正当操作汇率”确定了三个标准:该经济体至少要对美国有每年2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该经济体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至少3%;持续单边干预汇率,通过汇率干预买入的外汇超过GDP的2%。如果一个国家(地区)符合上述3项指标,就可被认定为“不正当操纵汇率”。如果满足2项指标,或者在美国的总体贸易逆差中占比过大,则被列入汇率操纵国观察名单。中国目前只满足第一条所谓的标准,美国目前只将中国列入观察名单。

  为更有效地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遏制中国发展,美国有修改汇率操纵国认定标准的打算,正在考虑两种修订方法。第一是根据1988年贸易法案对汇率操纵的广泛定义来认定汇率操纵国,第二是改变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存在竞争性货币贬值的标准。这两种路径本身属于殊途同归。这表明,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的关税调整并没有取得预期中的战果,进而意图在更广泛的范围内遏制我国对美出口。两种不同的修改方法,仅仅是方法不同,不管何种方法其目标一定是站在美国政府的当前立场上尽最大可能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并实施制裁。而我认为,美国通过修改汇率操纵国认定标准来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存在难度,即使有了这种新标准,要推行落地也难。

  据分析,所谓以更广泛定义来认定汇率操纵国,范围可能涉及贸易及国际收支平衡、汇率干预与实务、外汇储备、资金管控以及货币政策及其走向等。当前中国贸易顺差正在逐步收窄,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已不足2%,并在进一步下降,国际收支已基本平衡。2017年以来,外汇储备持续小幅波动,没有明显增加,尤其是不存在任何为获取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而干预市场的行为;相反却在努力稳定人民币汇率,避免过度贬值。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变,准备金率调整采取定向适度的方式,等等。可见,即使定义再宽泛些,这顶所谓汇率操纵国的帽子要戴在中国头上并非易事。美国即使拟出些技术性标准,大体上也难出上述范围。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要寻找到既在道理上站得住脚,又不会将更多国家一并揽入其中的标准,难度不小。

  如果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对我国影响的大小主要取决于美国依据汇率操纵国认定后实施的制裁强度。按照此前的规定,若中国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且超过1年仍未发生改变,美国总统将有权采取包括限制政府采购、限制美国私人部门对中国投融资、指派贸易代表进行贸易谈判等制裁措施。不同的制裁措施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有所差别,具体的影响大小也难以确切量化。

  可以明确的两点是:一是美国搞汇率战的短期目的是逼迫人民币升值,从而更顺畅地打“贸易牌”;中长期的目标则是搞垮中国经济。而从我国央行近两年的汇率政策来看,央行始终实施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汇率双向浮动,汇率中间价的调整也早已参考一篮子货币。目前人民币汇率变动不能只看美元,欧元和日元等发达国家货币也同等重要。而从趋势上看,外部不确定和内部因素的变化导致人民币并不存在持续升值的动力,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程度已大幅上升。美国发动的针对中国的贸易摩擦政策是违背国际经济规则的,也是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这种倒行逆施自然会受到市场经济规律的惩罚。2018年4月至10月,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10%左右。美国搬起了石头,可是砸的却是自己的脚。美国意图推高人民币而弱化美元的想法可能难以如愿。

  二是中国作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贸易伙伴也不仅仅是美国,中国巨大的市场和需求为国际贸易做出巨大贡献,也是很多发达国家出口贸易重兵布局的市场之一。中美两国贸易互有依赖,长久的针锋相对于两国都有所不利。当双输局面逐渐形成,特朗普政府在国内的反对声音也会更加强烈。因此即使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其制裁必然会有不少障碍,难以不折不扣的落地。届时,美国所谓的制裁可能更多地是发挥一下谈判桌上筹码的功能。

  重温历史的国际经验,过去的世界二号经济体都曾受到美国战略性遏制。1985年《广场协议》最为典型。在美国主导下发达国家央行共同干预外汇市场,叠加市场预期的影响,日元遂快速升值。而今非昔比,中国也不是日本。一是当年日本经济的外向型程度更高,对出口的依赖程度很大,尤其是对美国出口占其总出口的比重超过了30%,中国目前的这一比重约18%。二是日本作为开放经济体,少了一层重要的保护资金跨境流动的“防火墙”,短期外债水平偏高,导致日元升值后大批资本流入推高股市和房市;而中国则对资本流动实施宏观审慎管理,国际收支总体平衡。2017年来中国短期外债占外汇储备比重仅为35%,大幅低于国际公认标准线100%。三是当年日本国内存在一种通过日元升值做大GDP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思潮,因此盲目推行扩张性货币政策;而我国当下则实行稳杠杆和强监管政策,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今日之中国,经济增长尽管面临下行压力,但韧性仍在,经济结构调整优化后的增长潜力依然巨大,对于美国之外的其他发达国家有较强吸引力,使得美国要与其他发达国家或地区结成同盟共同针对中国的可能性很小。对于坐二望一的巨大经济体,各国应该都会有自身的利益诉求。近日安倍访华拓展日中经济关系即是个典型事例。


作者连平系CF40资深研究员,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本文节选自《人民币汇率走势与美国汇率战阴霾》。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