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扩张制约,经济继续下行
张斌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 2018-11-02 ]

  从经济运行环境来看,外部和内部环境都不乐观。经济运行总体还在下行通道当中。

  外部环境:除了贸易战的影响,对近期贸易影响更严重的是全球经济复苏高点已经过去,主要经济体景气度都在向下调整,全球贸易增速也开始向下调整。

  内部政策环境:货币条件在放松,流动性有保障,但信用还在收紧,3季度新增社融同比增速-3%,远低于过去五年6%的平均增速。

  平台和影子银行之间的合作是过去信用扩张重要的支撑,由此带来的信用和名义收入增长在结构上有诸多问题,但在总量上有其必要性。

  这种合作带来了很多问题,效率不高风险高、资源浪费、不公平等。还应该看到的是,中国正处在新一轮的结构转型进程中,工业供大于求、服务业供不应求,这种供求不匹配的背景下,私人部门信用扩张动力弱、对收入增长的支撑也弱,经济总体面临需求不足压力。平台和影子银行之间的合作,在需求不足环境下保障了需求增长,保障了必要的税收、利润和工资增长。

  资管新规和23号文件出台打破了这种合作,信用扩张收到了限制,税收、利润、工资增长也会受到限制。近期资本市场表现不佳和投资者信心不好与这个也有很大关系。人穷百事哀。

  打个比方,平台和影子银行之间的合作好比是个大机器上面的关键零件,这个零件不好用,迟早要出问题。突然把这个零件卸掉了,新零件没有装上去,整个大机器运行就会出现更大的问题,人们会怀疑这个大机器还能不能工作下去,大机器的价值自然遭受质疑。

  建立新的、更合理的信用扩张机制,长期来看需要放松对服务业的管制,让私人部门释放增长活力,这需要政府职能重大改革,近期还看不到重大突破。近期来看,一方面要靠理顺财政问题/政府支出问题,另一方面要靠金融补短板。这两项工作也需要一段时间。

  经济走低和货币政策放松,与美国经济走势和货币政策走势形成鲜明反差,再加上贸易战的影响,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8月份之前,中国事实在已经采取了一年多的准浮动汇率体制,货币当局基本不再干预外汇市场;8月份引入逆周期因子以后,货币当局开始汇率维稳,人民币贬值预期也在强化。

  政府支出放缓。政府净支出放慢。3季度财政存款增加6722亿,较今年2季度多增2564亿,较去年同期多增2994亿。若扩大政府支出的口径,包含主要用于基建投资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3季度末,广义政府支出累计同比增速为8.5%,较今年2季度下降1.2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下降7.1个百分点。

  上述环境下,经济下行在所难免。从销售端来看,房地产销售增速持续走低,耐用品销售创下多年来的新低。耐用品消费增长下滑主要来自汽车销售下降,汽车销售连续多个月的负增长,这在过去也比较罕见。

  从投资端来看,基建仍然是投资下滑的主要拖累,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目前情况还好。

  接下来几个季度,消费、投资和出口下行压力犹在,两个主要担心,一是房地产投资陡然下滑,最近频繁出现的土地流拍说明地产商投资意愿下降。二是出口贸易过度下降,中美贸易纠纷究竟走向何方还难有定论。

  当前经济环境下,保持总需求基本稳定的任务更加突出。第一是财政更积极落在实处,对人口流入经济增长还不错的地区,公益和准公益类的基建应该有合理的财政资金保障。第二是货币中性,保持货币市场的流动性充裕,对房地产贷款政策正常化。第三是金融补短板。


作者张斌系CF40高级研究员。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