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问题研究
[ 2018-11-05 ]

【专题研究】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问题研究

本周观点
中国金融业高增长:审视与反思

主题演讲
许宪春、余 航: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问题研究
郭 凯:中国金融业增加值高企值得深究(点评)
张晓晶:风险溢价是理解我国金融业高增加值的关键(点评)

圆桌讨论
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快速上升与风险调整
金融业增加值占比高的原因
对金融业增加值进行风险调整的方法和必要性
金融业统计的疑问

诸家观点
秦 勇:金融业占比与经济症结
刘 勇:金融增加值应当控制在GDP的5%

专题背景
2018年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结果
强监管+去杠杆:金融业增加值缓速增长

本周观点:中国金融业高增长:审视与反思

  提要: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举办了CF40青年论坛双周内部研讨会第107期,主题为“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问题研究”。与会专家围绕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快速上升并超过美国相应比重的现象和原因展开讨论。专家认为,当前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口径大于美国是导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高于美国的主要原因,而信贷增速上升、名义GDP增速下行是导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快速上升的主要原因。另外,理解中国金融业增长情况还要综合考虑风险因素影响。政策建议提出,要完善货币金融服务增加值核算方法,增强数据口径可比性;完善保险业增加值核算方法,避免巨灾年度出现产出低估问题;主动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体系稳定。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处于波动复苏阶段,中国经济也告别了高速增长态势,转入经济发展新常态。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达6.9%,与2007年相比已回落一半以上。然而同期,中国金融业进入了高速增长期。从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以下简称金融业增加值占比)来看,2015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为8.4%,达到历史最高点,与2005年相比翻了一番,同时超越了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的相应比重。这与中国金融业发展水平不相匹配,引发了中国经济“脱实向虚”以及金融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的争议。因此,有必要厘清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快速上升的原因,并就完善金融业增加值核算方法进行深入研究和探讨。

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口径大于美国

  中国现行的以收入法为基准的金融业增加值核算中,部分涵盖了中国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获得的纯利息收入。相比之下,美国的金融业生产法增加值核算中不包括这部分收入。这导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口径大于美国。

  从核算方法来看,金融业增加值核算方法分为生产法和收入法两种。美国金融业增加值以生产法核算结果为准,即通过定期编制投入产出表基准表和年度投入产出表,获得金融业总产出与中间投入,两者差值即为金融业生产法增加值。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则以收入法核算结果为准,即通过加总劳动者报酬、生产税净额、固定资产折旧和营业盈余,获得金融业收入法增加值。

  从核算对象来看,2011年《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家标准将金融业范围界定和分类为货币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保险业和其他金融业。其中,货币金融服务作为金融业的重要部分,其总产出包括直接收费的货币金融服务产出和间接计算的金融中介服务(FISIM)产出,而后者又包括金融机构为贷款人提供的服务产出和为存款人提供的服务产出。2008年SNA规定,在计算金融机构为贷款人提供的服务产出时包括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的贷款,并且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获得的纯利息收入作为财产收入处理。

  按照2008年SNA建议,中国和美国在计算金融机构为贷款人提供的服务产出时包括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的贷款,未包括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贷款获得的纯利息收入。但在上述纯利息收入的具体处理办法上,美国按照2008年SNA建议将纯利息收入作为财产收入处理,而中国则将其部分计入营业盈余。因此,美国的金融业生产法增加值核算中不包括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获得的纯利息收入,而中国的金融业收入法增加值核算中则部分包括了该项纯利息收入。

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上升的主要原因

  从信贷规模角度来看,信贷增速上行导致金融业增加值占比上升。由于我国银行业增加值在金融业增加值中占据较大部分,信贷增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银行业增加值增速,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金融业增加值增速。2014、2015年信贷的持续高速增长导致了金融业名义增加值继续快速增长。

  从经济增长角度来看,名义GDP增速下行导致金融业增加值占比上升。2012年3月至2016年8月期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长期处于负增长阶段,导致工业增加值名义增速与GDP名义增速下行,而同期金融业增加值名义增速远高于GDP名义增速,导致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快速提升。

  从金融风险角度来看,理解金融业增长情况需综合考虑风险因素影响。金融业增加值虽然可以表明金融业在一定时期所创造的价值,但在统计上无法完全反映金融体系的风险状况。在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行背景下,金融机构开始寻求可以带来高收益的活动,各种金融创新不断涌现,导致我国金融体系更加复杂,推升了金融系统自身风险。因此,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快速上升或在一定程度上表明金融体系内集聚的风险较多。然而,未来风险一旦爆发则会导致前期收益回吐,表现为当期损失进而拖累金融业增速。

中国金融业增加值核算有待完善

  针对现有金融业增加值核算无法客观反映中国金融业在国民经济增长中的作用,以及中国数据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数据存在一定的不可比性等问题,我国需要就金融业增加值核算方法进行适当调整,并继续加大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力度。

  完善货币金融服务增加值核算方法。针对中国货币金融服务增加值与2008年SNA在口径上存在差异,与美国等其他发达国家数据存在一定的不可比性问题,可采取以下方法对货币金融服务增加值核算加以完善。

  方法一:完善投入产出表的编制方法,健全中间投入核算,利用投入产出表中的货币金融服务的中间投入,运用生产法确定货币金融服务增加值,从而使得营业盈余免受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贷款获得的部分纯利息收入的影响。

  方法二:利用金融中介机构权益扣减非生息资产(自有房地产、无形资产等)确定生息的自有资金,利用参考利率乘以生息的自有资金确定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贷款获得的纯利息收入,从原有方法计算的货币金融服务营业盈余中扣除上述纯利息收入得到修订后的营业盈余,从而使营业盈余免受金融机构利用自有资金贷款获得的部分纯利息收入的影响。

  完善保险业增加值核算方法。2008年SNA非寿险服务核算方法对赔付支出数据进行了调整和平滑,这样可以避免在巨灾年份由于赔付支出过大造成产出低估问题。目前,中国的非寿险服务核算仍采用1993年SNA的方法,未对非寿险的赔付支出数据进行平滑调整,但考虑我国自然灾害多发,为避免在巨灾发生年份出现数据大幅波动情况,今后应采用2008年SNA推荐的新方法,在计算非寿险服务产出时,对赔付支出数据进行调整和平滑。

  主动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在当前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由于我国金融机构普遍存在追求高业绩规模现象,在推升金融业快速增长过程中导致部分领域出现金融乱象及风险集聚现象。对此,监管部门要根据实际情况审时度势,充分发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机制作用,加强各金融管理部门的信息沟通和政策协调,提高政策反应及时性、有效性。同时,继续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88088160)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 010 88088160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