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商业银行改革历程回顾与再出发
肖钢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资深研究员
[ 2019-03-12 ]

  大家晚上好!我首先要热烈祝贺姜建清董事长的鸿篇巨著正式问世。我拜读了这本书,倍感亲切,深受鼓舞,温故知新,催人奋进。

  在庆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出版此书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这本书首次以全面、翔实、权威的史料,全方位、多维度、深层次地向世人展现了我国国有银行波澜壮阔的改革历程,系统总结了历史经验,深刻回答了有关改革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这对于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进一步推进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具有重要的启示和推动作用。

  这本书大部分历史资料和鲜活的人物访谈都是首次集中公开披露,资料十分难得也十分宝贵。这是一本具有历史厚度、理论深度和现实高度的好书。姜建清董事长作为全球最大银行的掌门人,也是我国资深的金融家,几十年来耕耘在金融业。他有着深厚的理论底蕴和专业造诣,对金融行业有着深刻的洞察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高尚品德和职业精神深受人们尊敬,很值得我们学习。所以我在这里也表达对他的敬意。

  历史是一面镜子,既可以帮助人们理解过去,还能够增加把握今天的力量。我国国有银行经过40年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改变了百年来全球银行业的版图。简单回忆一下历史,大概在1913年,那时全球20大银行中主流是欧洲银行,其中英国占8家,德国、法国等有几家。1944年以后,全球前20家银行中主流是美国的银行。到了上世纪80年代,在全球20大银行中日本银行走到前面去了。一百年后的今天,全球20大银行,中国五大银行都在其中。

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的三个争议

  回顾当时的股份制改革,有三个问题大家讨论的最多,争议最大。

  第一,要不要对银行注资?

  要不要注资当时争议很大,因为我们国家缺钱的地方很多,比如办教育、养老等等。但这个注资不是财政支出,而是资本金投入。这一点当时很多人是不理解的。注资不是免费的午餐,是要拿资本金要去创造价值,要有比较好的回报。从改革结果来看,已经完成了这个目标。

  第二,要不要引进外国战略投资者?

  当时为什么不让民营企业投资?因为国有银行要引进的是战略投资者,而不是财务投资者,不是简单的引进资金,而是要引进银行经营理念和管理经验与业务技术。民营企业有钱,但不是干金融业的,对金融业没有深刻的理解。我们需要的是战略投资者,而不是财务投资者。为什么引进国际一流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因为我们搞股改并不仅仅需要引进资本,更重要的是引进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管理技术。几家大型银行在引进国外战略投资者的过程中,确实学到了很多管理经验。

  引进战略投资者以后是不是贱卖了?所谓贱卖就是IPO之前的价格和IPO以后的价格是有价差的。当时普遍认为国有资产被贱卖了,但其实这两个定价机制是不同的,IPO之前的定价需要战略投资者承担很多的不确定性与应尽的义务与责任,投资锁定期较长,即使上市后还要锁定三年,需要它承担风险;IPO之后是市场询价机制,价格高于上市前入股价格是正常的,而且在境外上市外国战略投资者对于IPO价格形成起到了积极作用,因此,不能叫贱卖。

  第三,要不要搞“三会”,即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会不会削弱和妨碍党的领导?

  当时国有银行党委书记、行长、董事长是一个人,引进“三会”后,还要引进独立董事及外国董事,那么如何保证党的领导?决策怎么来做?这是当时面临的很具挑战的问题。经过十多年的改革,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对于党员干部担任董事长,加强党对银行的领导,一些外国的战略投资者是认可的,同时在业务决策上,战略投资者会坚持自己的意见,也有利于加强和改进党的领导。

对国有银行改革再出发的三点建议

  国有商业银行改革取得很大的成就,但不能自满。改革永远在路上,国有银行改革还应该再出发,将改革进行到底。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我认为国有银行在增加国家金融竞争能力的过程中,应当发挥主体和骨干作用。下一步国有银行改革和开放应该紧紧围绕增强核心竞争力这个主题来进行,不仅要做大,更重要的是要做强,做金融高质量发展的代表和典范。只有竞争能力增强了,服务实体经济和人民生活的能力才会强,抵御风险的能力才会强,国家的经济安全也才会有保障。

如何深化国有银行的改革?

  第一,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是落实新发展理念。国有银行需要全面转变经营管理理念,从追求速度转向追求质量。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要认真落实“巩固、增强、提升、畅通”的八字方针:巩固40年改革开放的成就和最近几年金融治理的成效;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服务人民生活能力;提升精准服务企业能力、全面风险管理和内控水平;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把金融资源引到实体经济、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的发展中。

  第二,进一步推进银行治理体系改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后,国外的战略投资者基本上都撤出了。坦率地说,这不是因为我们的原因,主要是因为金融危机爆发后,它们遭受严重危机,急需现金救命,并且锁定期

  也到了,所以它们纷纷撤资。现在我们应当加快开放,既要落实好已确定的开放举措,还应抓紧研究推出新的开放举措。如何进一步完善国有银行的公司治理机制,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一是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可以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试点既可以在集团层面进行,也可以在大型商业银行下面选择一些子公司或者事业部制进行,以吸引民营资本包括国外资本共同规范公司治理机制。

  二是改进业务治理体系。现在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业务越来越复杂,既有事业部制,也有专营部门,还有子公司和分支机构,怎么样协调推进这些业务条线,促进他们转型升级,这个方面可以做的工作也很多。

  三是强化风险管理和内控机制。怎么样实现境内外、表内外和母子公司集团并表的全面风险管理,需要进一步加强。

  四是建立健全业务产品的创新机制。一部银行史就是创新史。当前银行创新活力不够,怎么样在规范的基础上,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来加强金融产品和业务创新,需要进一步加强。

  第三,加快走出去,增强国际竞争力。现在国有大型银行走出去的机遇确实是很好的。一方面,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虽然全球大银行包括美国、英国、欧洲的大银行,已经从危机中复苏,但是有一批老牌银行现在仍然面临很大的困难。另一方面,我们国家正在共建“一带一路”,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走出去提供了很好的历史机遇。国有银行应该适应新的形势、新的任务,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布局海外市场,提升全球服务能力,全面构建走出去的金融服务体系。通过国有商业银行走出去,也能深入推动跨境人民币业务发展,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同时只有金融国际化,国际竞争能力增强,我们才能积极参与国际金融治理和规则制定。


作者肖钢系CF40学术顾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本文系作者在CF40•孙冶方悦读会第11期“中国大型商业银行股改历程”上的主题演讲。。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