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治理与多边发展机构改革
[ 2019-04-09 ]

【专题研究】全球经济治理与多边发展机构改革

本周观点
面向未来的多边发展机构改革方向

主题演讲
Joseph Stiglitz:新多边机构需新思路 全球经济治理需解决三个问题
Jeffrey Sachs:中国应该捍卫并重建多边发展体系
Michael Spence:面临三大趋势 需重塑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
Niall Ferguson:多边机构发展是否已经进入衰退期?
金立群:改革多边发展机构最有效的方法是创立新机构
林毅夫:多边机构应助力发展中国家建立新的理论框架
邹加怡:多边开发银行应寻找新的发展方式

诸家观点
周小川:应对WTO改革,必须要有第二套第三套计划
巴尔舍夫斯基:多边机构要与时俱进,适应时代变化

专题背景
世界银行迎来新行长——一个对多边主义持怀疑态度的人

国际经贸简报
聚焦中美
国际动态
重要观点

本周观点:面向未来的多边发展机构改革方向

  提要: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举办国际交流系列晚餐会,会议主题为“全球经济治理与多边发展机构改革”。与会专家指出,现在多边发展机构正处于深刻危机中,这本质上是因为美国不青睐真正的、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而是偏好美国主导的多边主义。与会专家分析了传统多边机构面临的问题与挑战,肯定了中国在维护多边主义上发挥的积极作用,并对未来的多边发展机构改革提出建议。专家还指出,横跨欧亚非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构思精巧、互利共赢的倡议。但“一带一路”的投资项目尚有缺陷,一是中国在外投资的许多项目不环保,二是项目的选择和设计有待优化。近年来中国在多边机制建设方面贡献了巨大的力量,中国应树立起21世纪高质、高效多边合作的榜样,与各国共同应对气候变暖、环境恶化等问题。

多边发展机构正处于深刻危机中

  外方专家认为,现在多边发展机构正处于深刻危机中。回顾历史,二战后全球主要的多边机构都是由美国主导的。美国在努力促进全球公共服务发展的同时,实际上更加注重自身的利益。1992年苏联解体后,美国认为唯一的竞争者已经消失了,美国可以坐享和平红利,也不需要对外给予援助了。因此克林顿总统时期的援助是美国历史最低水平。1992年本应是一段历史的结束和美国历史的高潮,但随后中国的迅速崛起震惊了美国。随着IMF公布的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规模超过美国,华盛顿逐渐形成了共识:中国正在取代美国的主导地位,并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产生威胁,因此主张采取强硬措施来遏制中国的发展。但事实上,在当前和平开放的国际秩序下,科技如此快速地发展和流动,美国想永远保持全球主导地位是不可能的。

  现在多边体系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美国不青睐真正的、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而是偏好美国主导的多边主义。过去15年来,美国一直宣称我们不再支持多边主义了,这是因为美国的一票否决权等权益受到了挑战。美国的政策本身就缺乏连续性,特朗普又是不可预测、不遵守规则的总统,他本人曾说:“我们为什么要受到多边规则的束缚?”在美国的霸权地位受到挑战时,美国便想破坏自己建立起来的多边体系。新开发银行(NDB)、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华盛顿不再是多边主义的中心,它是混乱、支离破碎的美国政治的中心。

传统多边机构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世界银行在促进全球发展和维护全球公共利益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但目前存在多方面问题。第一,世界银行没有很好地利用资金以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发达国家也没有很好地履行为国际机构提供资金支持的承诺。第二,世界银行没有在克服私人部门局限性方面发挥作用。私人部门缺乏在长期储蓄者和贷款者之间的有效协调,而国家发展恰恰需要长期资金的投入。第三,在全球经济蓬勃发展、融资需求旺盛的时候,世界银行无法调整资本结构,满足不了全球发展的融资需求。在此背景下,先是金砖国家成立了新开发银行;后亚投行成立,发展至今已拥有93个成员国,可以说是成为了真正的国际银行。

  当前WTO改革应放在几个大趋势下去审视。一是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对旧的全球规则带来了挑战,二是数字技术发展重塑了全球供应链,三是服务业增加值的测算存在问题。现在多边主义正向单边主义和区域主义发展,但多边主义对处于发展早期的发展中国家非常重要。全球需要一套基于规则的、新的多边体系,中国在这方面可以有所作为。中国应加强与欧洲、非洲和拉美洲的合作,同时不要与美国冷战,积极捍卫多边贸易体系,包括WTO、IMF以及防止核扩散条约等军事协议。

  多年来世界银行并没有扮演太多实质性的角色,而IMF更像是“救火员”,在发生危机时提供援助,但在宏观协调或预防危机方面并没有发挥核心作用。如今,旧的多边机制不能完全适应当前的发展需求,而新的多边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近年来中国在多边机制建设方面贡献了巨大的力量,中国应树立起21世纪高质、高效的多边合作的榜样,与各国共同应对气候变暖、环境恶化等问题。面对美国领导权的衰退,世界需要中国这样的榜样。

多边发展机构应具备新特点、引入新发展模式

  “一带一路”对于中国及其邻国、以及欧洲和非洲都是非常有利的,横跨欧亚非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构思精巧、互利共赢的倡议。美国鼓吹中国有地缘政治目的、新殖民主义等都是无稽之谈,反映了美国在与中国争夺国际影响力。但“一带一路”的投资项目尚有缺陷,有待提高。一是中国在外投资的许多项目不环保。中国在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国大量建设燃煤发电设施,从气候、能源和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会将“一带一路”推向失败。习近平主席在亚投行峰会上强调可持续发展,中国应加强采用尖端技术促进各国绿色发展,包括零碳能源、长距离能源传输、智能铁路、智能电网、5G技术等。二是项目的选择和设计有待优化。中国的项目大多依托于当地政府,若执政当局换届了,项目就会取消。建议中国应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选择和设计制度。如果中国能改善这些问题,“一带一路”就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好项目,欧盟一定会成为中国有力的盟友。

  全球经济发展需要加强三方面的合作。第一,建立全球储备系统。当一国存在发展需求但又缺乏资金时,只要该国满足非核扩散标准并遵守全球条约规定,它就有资格不受制约地使用全球储备中的资金。第二,解决发展中国家陷入债务困境的问题。在世纪之交,我们通过债务重组的方式解决了债务危机,但随后各国又回到了过度负债的处境。联合国大会曾通过“推动为主权债务重组进程建立多边法律框架”决议,但其在执行过程中困难重重。如今这个框架对于全球越来越重要,尤其现在的金融市场更加分散,债务不仅存在于公共部门也存在于私人部门,增添了解决债务问题的困难程度。第三,遏制腐败等违法问题。货币、资源和知识应该在发展中国家中更自由地流动,但这些国家多面临腐败和非法资本流动问题,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例如,马来西亚深受私人和公共腐败的毒害,高盛也成为私人部门腐败的典型代表。英美等国有监督、制裁的相关规定,不管是贿赂者还是受贿者都会受到惩罚,新兴市场国家也应建设相关问责制度。此外,各国应加强在国际间的政治和司法合作,在全球范围内锁定非法资本。

  从成本效益的角度看,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改革现有的多边机构,而是成立新的多边机构。正如亚投行,新的多边发展银行需要具备三方面新特点。第一,建立真正有效的问责与监督机制。董事会负责项目选择,管理层负责具体投资,并对投资业绩负责。第二,要对日常经营进行独立评估,保障知情权。如果管理层以任何形式干预独立评估,就要受到董事会的处罚,直至弹劾。第三,打通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的合作。除了极个别专业人员,一般工作人员应该具有两个部门以上的工作经验。他们充分参与到机构运作中,有利于提高对业务的反应速度和效率。

  中方专家认为,对于多边开发银行应有创新思维,引入新的发展模式。第一,创新融资方式。对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约束是总需求疲软,多边开发银行可以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来缓解这一问题。现在基础设施融资存在巨大的供需缺口,多边开发银行应该创新融资方式,扩大融资渠道。一是扩大特别提款权(SDR)的使用范围,二是引入当地货币融资。第二,主动应对不断加剧的全球不平等现象。没有享受到全球化成果的人容易出现民粹主义倾向,多边开发银行致力于全球范围内解决不平等问题,兼顾效率和公平。第三,多边开发银行应该为所有成员国服务。“毕业政策”是不合理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从“发展”中毕业,如亚投行奉行的就是共建共享。如果世界银行不仅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也为发达国家提供资金,整体情况会有所改善。第四,包容多元的发展模式与体系。在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担忧中国的发展模式,冠以“国家资本主义”的头衔。但历史上,人类一直在追求更好的发展模式。各国应尊重彼此的体系和发展模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