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展望与中美双边关系
[ 2019-04-15 ]

【专题研究】全球经济展望与中美双边关系

本周观点
有效管理中美关系的西方建议

主题演讲
Kenneth Rogoff:中国在全球经济发展及预防网络危机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Jason Furman:应对经济下行 须区分非自然放缓与结构性放缓两种情形
Susan Shirk:促进中美双边关系发展需要两国共同努力
Matin Wolf:中美经贸关系与多边贸易体系改革
 
圆桌讨论
中美经贸关系与多边贸易体系改革

中美在很多领域或面临部分“脱钩”
中国可采取诸多措施稳定局势
现存国际体系并未公平对待所有国家

诸家观点
陈雨露:IMF应继续支持多边贸易体系
阿泽维多:需改进世贸组织工作并加快改革进程

专题背景
美国财政部长称中美贸易谈判接近结束

国际经贸简报
聚焦中美
国际动态
重要观点

本周观点:有效管理中美关系的西方建议

  提要: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举办国际交流系列晚餐会,会议主题为“中美经贸关系与多边贸易体系改革”,本文汇总了外方专家对中美关系的看法和有效管理中美关系的建议。外方专家认为,中国的迅速崛起引起了西方国家的不安,权力转移是西方国家担忧的根源。中美双方均有动力促使谈判最终达成协议,贸易战对中美两国都不利。另外,专家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威胁”的过度反应,或将带来逆全球化的风险。为有效管理中美两国的关系,外方专家建议,第一,中国应重新思考发展中国家地位;第二,中国应优化在海外的宣传方式;第三,中国应争取更多的盟友,减少潜在的敌人;第四,中美应继续加强在符合双方利益的全球和区域问题上的合作;第五,中国应对中美谈判应坚守原则,战术上更加主动。

权力转移框架下的中国崛起

  中国在经济上的快速崛起以及日益强大的军事实力,引起了长期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国家的不安。西方有些人在讨论所谓新“冷战”,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类比。中国并没有输出意识形态,共产主义也并非是一种主流的全球意识形态。权力转移才是西方国家担忧的根源。但相较过去的苏联,中国已经深深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成为了全球供应链上非常重要的一环。因此,一旦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合作破裂,付出的代价将会非常大。

  华盛顿两党对华态度已经达成共识,几十年来建立的互信基础正在迅速瓦解。美国对华政策不会因为特朗普是否连任而改变,甚至民主党派会将谁对中国更加强硬作为筹码来与特朗普竞争。美国开始认为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企图不公平地削弱美国的经济繁荣、威胁其国家安全并挑战其价值观,而中国逐渐将美国视为衰退的国际力量,为寻求延长其统治地位而不公平的遏制中国的崛起。在权力转移框架下,守成国对新兴国具有夸张的恐惧情绪,新兴国则担心是否被现存的国际体系不公平对待,不同的政治体系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这种误解。

中美双方均有动力促进谈判达成协议

  针对中国崛起对美国带来的安全威胁,多数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采取措施保护自己。但外方专家认为,中美双方应该冷静下来,更加理性地思考两个大国未来的关系。中美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展真诚努力的谈判,可以看到,此前特朗普政府的谈判不够专业,但从去年年底以来,中美谈判正向着正常的方向发展。双方均有动力促使谈判达成最终协议,因为贸易战对中美两国都不利。

  通过谈判,中国政府有能力对国内的相应政策做出灵活调整,以降低政策制定中带来的成本和损失。此外,中国还可以了解美国的诉求并对政策作出调整,美国也可以看出中国政府能否采用更加务实、灵活的政策,并由此来调整自己的策略。站在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希望获得的是个人的胜利。

  对于后续谈判,专家认为,中国当下面临经济增长放缓带来的压力,通过中美谈判,也将对国内一些经济政策作出相应调整,同时也在放开金融业等方面的市场准入门槛。至于中美谈判的核心内容——结构性改革,多数专家认为,结构性的问题不可能一下子解决,双方很可能在部分结构性改革方面达成共识,未来这方面的问题还将持续存在。

  与此同时,专家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威胁”的过度反应,或将带来逆全球化的风险。首先,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摒弃了对国际法和国际秩序的维护,对美国而言是非常不利的。其政策和行为削弱了美国对中国决策的影响力,例如疏远美国的盟国,破坏WTO体系,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军备控制条约。其次,美国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限制了大量关键技术的出口,但实际受到限制的绝非真正事关国家安全的技术。专家指出,美国对出口的控制应该具有高度选择性,而并非禁止所有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机器人的出口,这对美国和全球供应链都是非常不利的。最后,美国政府也尚未认识到人才流失对美国造成的巨大损失。过去美国具有开放的经济和社会环境,因此非常擅长吸引人才。但现在美国禁止中国的科学家、工程师、留学生参与科研工作,其反间谍动机太强,为中美关系蒙上了一层阴云。

外方专家对有效管理中美关系的政策建议

  第一,中国应重新思考发展中国家地位。过去中国一直保持着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为促进自己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贡献了力量。但在如今的背景下,维持中国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不再具有实质性的意义。尤其近期巴西宣布放弃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化待遇,对中国带来了一定压力。专家建议中国放弃发展中国家定位,积极支持、推动WTO改革。中国积极维护多边贸易体系,遵守国际秩序,会赢得欧洲、日本等国家的支持。

  第二,中国应优化在海外的宣传方式。对外宣传无法提升中国的影响力。一国的软实力是赢得国际上其他国家尊重的根本,但软实力是一国内在的精神力量,依靠政治制度的吸引力、文化价值的感召力和国民形象的亲和力等释放出来的无形影响力。中国的经济奇迹、古老文化、良好运行的政治体系都赋予了中国更强大的软实力。专家建议中国减少在海外的宣传,减少孔子学院的设立,并适当处理好中国与海外华人的关系。

  第三,中国应争取更多的盟友,减少潜在的敌人。欧日与美国有相同的目的,表现在市场准入、外资企业的国民待遇以及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但他们并不赞成美国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希望世贸组织能够继续发挥作用。建议中国市场化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措施要尽快落地,这本身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同时可以满足部分西方国家的利益诉求,包括美国商界以及欧日等国。与此同时中国应积极维护多边贸易体系,树立起负责任的大国形象,这会帮助中国争取更多的盟友,减少潜在的敌人。

  第四,中美应继续加强在符合双方利益的全球和区域问题上的合作。过去中美在气候变化、海洋保护、对抗流行疾病、帮助发展中国家建设基础设施、反恐以及朝鲜和伊朗的核问题等关键领域有密切的合作,中国现在应继续寻求与美国加强在这些领域以及全球难民危机等新领域的合作。尤其在奥巴马时期,中美在应对气候挑战方面开展了非常有建设性的合作,包括签署巴黎气候协议。非常遗憾的是美国已退出该协议,不仅放弃了应对严峻全球挑战所做出的努力,还放弃了中美在最富有成效领域的合作。

  第五,中国应对中美谈判应坚守原则,战术上更加主动。在贸易自由化上,如果美方提出的要价本质上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应在这些方面作出相应让步。但如果美国提出的是“不平等条约”,如放弃一切报复性行为、不允许中国在世贸组织提出要求进行协商,接受季度监测等,则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规则,触及了中国的根本利益,中国在这些方面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另外,在处理中美问题上,中国在战术上应该更加主动,主动式行为要比回应式行为更加明智,而目前中国政策过于偏向后者。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