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40-PIIE中美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专题二】全球贸易体系改革&中美面临的经济和金融挑
[ 2019-05-27 ]

【CF40-PIIE中美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专题二】全球贸易体系改革&中美面临的经济和金融挑战

本周观点
中国推进竞争中性原则的政策建议

全体大会II
隆国强:多边贸易体制改革的重点与前景
卢 锋:“竞争中性”与“所有制中性”——WTO改革国企规制议题背景与选择
Jacob Kirkegaard:政治因素导致中国对美和对欧投资分化
Robert Lawrence:制造业、包容性增长及贸易摩擦:中美两国面临的挑战

圆桌讨论
全球贸易体系改革
国企改革与贸易争端解决
WTO框架与争端解决机制、技术审查
贸易争端的影响
制造业包容性增长

全体大会III
黄益平:认识中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张 斌:中国的经济结构转型与信贷扩张
Martin Chorzempa:美国对华管制政策在进一步收紧
Nicholas Lardy:中国应真正走向竞争中性

圆桌讨论
中美面临的经济和金融挑战
创业趋势的变化与原因
外资投资技术审查与政治

诸家观点
郭树清:贸易战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魏建国:WTO机制需要改进与推进,但不能彻底地、颠覆性地改变
 
专题背景
中国提交WTO改革建议文件 提出四方面改革重点

国际经贸简报
聚焦中美
国际动态
重要观点

本周观点:中国推进竞争中性原则的政策建议

  提要: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联合举办第八届CF40-PIIE中美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主题为“如何有效管理中美经贸关系”。专家指出,WTO改革应优先恢复争端解决机制等危及世贸组织正常运行的问题。对于WTO改革面临的僵局,美方专家建议,借鉴“共同但有差别责任”解决发展中国家“特殊与有差别待遇”问题;加强保障机制;允许成员国之间达成诸边协议。近年来美国力推竞争中性规则化,中国需适时重估相关政策以应对潮流演变。对于中国推进竞争中性原则,中方专家建议,在国内加快国企改革以完善市场竞争制度;在RCEP谈判时主动增加体制性内容;尽快申请加入CPTPP,探索将国企条款与竞争中性原则相对接;WTO改革不赞同马上引入国企条款与竞争中性规则议程。

WTO改革应优先恢复争端解决机制

  当前,多边贸易体系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受到严重挑战。一方面,WTO的三大基本机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一是贸易谈判机制停滞。多哈回合谈判启动已逾17年,但在农业、发展和规则等议题上进展缓慢,电子商务、投资便利化等新议题没有得到及时处理。二是政策审议机制对成员国贸易政策的约束力较弱。对于个别成员实施的明显违反世贸组织规则并造成严重影响的单边主义措施,现有世贸组织规则并没有提供及时、有效的监督和约束。三是争端解决机制运转不畅。美国认为上诉机构存在裁决越权等诸多问题,并以此为由阻挠WTO上诉机构成员的延任和遴选,导致上诉机构面临瘫痪的风险。另一方面,世贸组织机构的运行效率有待提高。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数字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新的领域需要新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WTO没有及时回应时代发展和业界需求,是WTO作为多边贸易体系不够有效、需要改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目前,多边贸易体系需要改革已经成为共识,但是全球主要经济体对改革方向存在较大分歧。中方专家认为,多边贸易体系改革不应成为中美双边经贸争端的新战场。美国认为WTO改革首要解决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定位、国有企业和政府补贴等问题,是将双边的争端延伸到了多边贸易体系改革中。WTO改革应分轻重缓急,优先解决危及世贸组织生存的关键和紧迫性问题,让多边贸易体系能够正常运转。

  美方专家认为,WTO改革需要恢复争端解决机制,即使无法恢复全部流程,也要保留专家组和最高法院法官。对于WTO改革面临的僵局,美方专家建议,一是创新解决发展中国家“特殊与有差别待遇”问题。WTO改革可以借鉴全球气候变化的磋商过程,当时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同样存在严重分歧,最终通过“共同但有差别责任”达成了共识。二是加强保障机制。对于国企待遇和产业补贴问题,成员国之间达成共识比较困难。短期来看,应该允许一个国家在受到他国严重伤害时,合法采取保护措施作为缓冲手段。三是允许成员国之间达成诸边协议。东京回合形成的协议见证了诸边机制的可行性,通过诸边贸易协议可以提升WTO应对利益多元化的趋势。

美国力推竞争中性规则化,中国需适时重估相关政策以应对潮流演变

  WTO改革成为大国博弈与全球治理演变的重要领域。美欧等主要发达国家认为,WTO改革的优先目标是要应对一些国家造成的所谓市场扭曲问题,试图对国企待遇、产业补贴、透明度、技术转让、投资并购、市场经济条件等广泛议题引入新规制内容。美欧等国在体制性改革方面的诉求,大体可归结为在多边经贸规则领域引入竞争中性原则。

  随着中国经济超预期追赶以及全球经济格局的快速演变,在2011年前后,美国评估形势对中国崛起形成所谓“国家资本主义”的判断,并着手利用“竞争中性”概念化和规则化加以应对。竞争中性的提出基于两点背景,一是国有企业被看作是不会随着私有化而完全消失的现象,西方国家也肯定国有企业具有长期存在的客观性。二是即使在西方市场经济体中,国有企业也经常会借助与政府的特殊联系,获得各种相对于私营企业不具有的市场特权和特殊竞争力。

  目前,我国需动态评估形势,以有利于中国现代化为根本目标,适时重估关于竞争中性的政策。一是我国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企改革与鼓励竞争改革取向,与国际上竞争中性原则有相互兼容因素。近年来,中国也不断将培育和增强国内市场竞争作为深化改革的重要工作。二是下一步自身客观要求需要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强化完善市场竞争规则。三是近来学界讨论显示对竞争中性改革存在广泛支持意见与相当程度共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已采用“竞争中性”表述。虽然国内经济政策中的“竞争中性”概念与国际上的定义不完全一致,但存在众多相似性。四是近年占全球经济约七成的国家参与的双边与区域经贸协定,例如2012年美韩自由贸易协议(KORUS FTA)、TPP/CPTPP、美墨加协议(USMCA),都包含国企条款与某种形式的竞争中性内容,表明这是新一代国际经贸规则演变趋势之一。

对中国推进竞争中性原则的建议

  中方专家建议,首先,在国内确立“高标准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目标,主动加快国企改革以完善市场竞争制度,包括考虑通过必要修法程序,根本上赋予不同企业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微观主体的平等地位。其次,考虑在RCEP谈判领域主动建议增加有关体制性内容,做出新的努力打破谈判僵局,使RCEP在拓展市场与引领规则方面同时体现高标准。再次,可尽快申请加入CPTPP,具体探索如何使中国体制环境和国企条款与竞争中性原则相互兼容和对接。最后,在WTO改革上目前仍坚持优先考虑争端解决机制等紧迫问题,不赞同马上引入国企条款与竞争中性规则议程。如少数国家通过开放的诸边化进程强行推动有关议程,届时可根据主要发达国、一般发达国、主要新兴国、发展中国家对的立场和态度,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应对制衡措施。不排除在特定形势下加入谈判,由此引导规则谈判体现历史性、渐进性、差异性合理要求,更好实现中国与全球经济长期发展利益。

  美方专家表示,中国改善国内市场环境,消除或者至少减少对美国企业的不利因素,有利于改变美国商界的态度,缓解中美贸易摩擦的紧张局势。对美国产业界而言,他们对歧视性监管的担忧要明显高于强制性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保护。中国采取“竞争中性”原则是个积极的信号,但仍有改进空间。一是中国存在很多亏损但持续运营的国有企业,他们更容易通过国有银行借到贷款来弥补亏损,并支付先前贷款的利息。亏损的国有企业通过破产机制退出市场尚不多见,政府并不要求亏损的国有企业出售资产或被其他公司收购。二是服务领域的大量监管阻碍了私营企业的进入。私营企业其实比国有企业更有信誉,投资回报率更高。但自2013年以来,流向国有企业的新增银行贷款比例大幅上升,最近影子银行的崩溃更是进一步挤压了私营企业。

  实现竞争中性对中国来说将是一项挑战,中国需要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金融资源分配,对国有企业实行严格的预算约束,消除并购活动的障碍,为长期亏损的公司安排破产制度,放宽私营企业进入服务业的准入条件等。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