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经济发展的经验借鉴
[ 2019-06-24 ]

【专题研究】中日经济发展的经验借鉴

本周观点
有理有利有节应对中美经贸冲突

专题讨论一
余永定:中美贸易战的前景
柳濑唯夫:日美贸易摩擦的教训
冈崎哲二:经济增长的拐折和产业调整:1970-80年代的日本经验

圆桌讨论
贸易摩擦与中日经济发展

日美贸易摩擦及其对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启示
日美贸易摩擦与中美贸易摩擦的不同
中美贸易谈判的前景
中美贸易摩擦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
未来中国加强与周边国家合作、保卫多边主义的方式
WTO改革
日本主办银行制度的现状

专题讨论二
白川方明:在少子老龄化背景下激发经济活力:日本的经验以及对中国的启示
蔡 昉:未富先老的中国制造业

圆桌讨论
少子老龄化与经济结构政策

中国如何应对老龄化与少子化挑战
房地产价格与人口红利高峰背后的金融周期因素
中国的政策制定是持续、稳定且有依据的

诸家观点
周小川:贸易问题或触发全球竞争性贬值
铃木人司:技术运用得当可以解决劳动力不足问题

专题背景
“步步退让”的历史教训

国际智库简报
智库观点
智库动态

本周观点:有理有利有节应对中美经贸冲突

  提要: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NRI)联合举办第九届中日金融圆桌闭门研讨会。与会专家就日美贸易摩擦与中美贸易摩擦进行了比较,认为两次争端有类似的地方,但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同样存在新特点。与会专家以日本的半导体行业和汽车行业为例,指出日美贸易摩擦的一大启示是不能接受美国提出的具体产业的数字目标。关于中美经贸冲突会如何升级,专家指出美方升级贸易战存在六种可能:关税升级、投资战、美国切断全球价值链扼杀中国高技术产业、汇率战、金融制裁、冻结中国海外资产。短期来看,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中方不得不还击,但是要有理有利有节。长期来看,中方有必要调整一下长期战略,要更多发展国内市场,中国的对外依存度还有下降的余地。最后,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挑衅,中国一定会坚持改革和开放,这两条是绝对不会动摇的。

日美贸易摩擦和中美贸易摩擦的比较

  中美贸易摩擦与日美贸易摩擦有类似的地方。在贸易收支方面中日都对美有大量的贸易顺差。在两次争端中,美国都想维持自己的技术优势,保护自己的产业。美国还批评他国的个别政策,奉行“异质论”,认为日本不管怎样放松管制,都跟别的国家不同,是一个特殊的国家,这跟美国对中国的指责也很相似。因此,美国采取单边主义行动,发动301条款,提出数字式的目标,追求管理式的贸易。当年的日本就深受其苦,现在美国向中国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中美贸易摩擦同样存在新的特点。第一,日美贸易战处于全球冷战期,日本和美国是同盟关系。现在美国对中国的定位是战略性的竞争对手,这是很大的不同。在日美贸易战中,美国只是以安全保障为借口打压日本,但在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是真心认为中国影响了美国的安全保障。第二,美国当年要求日本购买美国商品,促进美国就业机会,但是如今美国并没有对中国对美投资表示出欢迎的姿态。第三,美国支撑对中国贸易摩擦的背后力量是中西部的蓝领工人阶层,这与美日贸易战不同,彼时美国的三大汽车厂商是支持制裁日本的,而中美贸易争端时美国的产业界是反对的,产业界和美国政府不是一条心。第四,美日贸易战时WTO刚刚启动,美国表面上还要对WTO功能予以支持,但现在美国已经没有了顾忌,公开表示WTO对主权有限制。第五,美日贸易战时主流舆论是支持日本的,希望通过WTO来解决问题,但现在中国面临的情况与当年的日本不同。

日本的教训:不能接受美国提出的具体产业的数字目标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日本占到了美国对外贸易赤字的57%,所以日本被当作眼中钉,汽车、半导体、钢铁还有产业设备等领域不断地出现纠纷。美国的一贯策略是,首先强调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逆差,然后要求日本在一些具体的领域开放市场、放松管制。如果没有获得具体的成果,美国还会提出数字目标。在半导体领域,美国就提出在日本的半导体市场之中,外国半导体企业要占多大的比例。这个过程中没有WTO发挥作用,日本只能逐步让步,而美国一直在提升自己的要价。在半导体领域的谈判中,日本一开始没有接受美国提出的数字目标,美国以启动301条款作威胁,日本最终做出让步,以自愿限制出口来满足美方的要价。最初,出口限制提高了对美出口产品的价格,提高了日本企业的盈利。但是,日本的半导体企业沉醉于这样的业绩中,停止了创新和技术研发的步伐,最终使这个行业丧失了活力。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和韩国的半导体行业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最终日本的半导体行业遭受了灭顶之灾。

  再看日本的汽车市场。在日美汽车贸易摩擦爆发之前,日本的汽车行业领先于美国的汽车行业。美方提出让日本购买美国的汽车零部件,以挽救其缺乏竞争力的零部件企业。这种谈判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日本没有接受美国提出的具体的出口数字目标,因为日方认为,无论出口的配额分配得多么公正,最终还是会带来扭曲。最终日美汽车贸易谈判的结果还是不错的。后来美国的民主党政府欢迎日本车企赴美投资,给日本车企创造了放心的环境。从最终的结果看,接受美国数字目标的半导体行业没落了,而没有接受这一目标的汽车行业却发展了起来。

中美经贸冲突会如何升级

  中美经贸冲突会如何升级是个重要议题。首先是关税的升级。美国的企业和老百姓已经发出怨言,至少在贸易战初期,是美国消费者承担了主要的加税负担,各种研究(比如高盛)都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初期美国的损失比较大,后面可能就是中国的损失更大一些。但无论如何,美国加税已经打击了美国的消费者和企业家。美国内部会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力量,去纠正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的错误做法。

  其次是投资战。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提高,一些外资本来就正在进行调整,而贸易战可能就起到了一种加速的作用,有外资企业会退出中国,中国一些企业也可能走出去。只要中方的政策正确,就能留住外资,迎来新外资。对于美资,中方也应该尽量满足它们的合理要求,留住他们,不要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

  第三是美国切断全球价值链扼杀中国高技术产业,开始是中兴,现在是华为。美国政府的政策就是扼杀中国高科技企业。中国企业基本上就是三条路:同全球价值链脱钩,自力更生;进一步“拥抱”全球产业链,让美国无法把中国踢出全球价值链;还有一种介乎两者之间的道路是华为的“备胎”战略。美国显然在逼中国选择第一条路。第二条路是否能够走通,主动权已经不在中方自己手里。有利的一点是,由于中国过去对全球价值链的“拥抱”,美国对中国的打击其实也是对美国企业如高通等的打击。中美双方都需要时间来调整,以适应新形势。中方应该让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自主选择,政府应该多方面听取企业意见协调各方立场,为企业调整留出尽可能多的时间。

  第四种是汇率战。如果未来中方不干预人民币,人民币出现贬值,美国完全有可能又重新说中国是汇率的操纵国。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在下降,中国应该采取更加扩张的财政政策,并辅之以宽松货币政策。利率下降会对人民币产生进一步的贬值压力。前一段时间,通过在离岸市场发行央票,央行成功稳定了人民币。但如果贬值压力进一步增加,在贬值压力下维持汇率稳定必然会对利率产生上行压力。为了维持货币政策独立性,中方就不得不让汇率有更大的自由度。到了那个时候,特朗普可能就会出来说中国操纵汇率,中方应该做好这个思想准备。

  第五是金融制裁。美国可以利用所谓的长臂管辖,做它一切想做的事情,这十分可怕。例如,美国已经制裁了一些伊朗或者俄罗斯的公司。一旦被纳入了美国的SDN List(特别指定国民名单),就会被美国踢出结算系统,不仅不能使用美元,甚至美元资产都可能被扣押。在最严重情况下,即便中企不用美元、不使用SWIFT和CHIPS系统,在美国没有资产,由于上了黑名单,还是会陷入被孤立的状况。中方必须考虑反制措施。欧洲用《阻断法》(Blocking Statute)来应对美国的金融制裁,虽然不一定多有效,但毕竟有法可依。中国应该抓紧相关立法以保护中国企业利益。

  第六种就是冻结中国的海外资产,包括外汇储备。当然,这招已经有点类似战争了,美国还不至于走这一步。另外还有一些企业家担心石油禁运的问题。

中方的应对策略

  短期来看,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中方不得不还击,但是要有理有利有节。中方的目的不是扩大战火而是消灭战火,中方不应该开辟新的战场,不主动出击。中方要积极进行谈判,但不接受最后通牒,不能牺牲主权和尊严。与此同时,我们要执行积极财政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以抵消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不利影响;要推进汇率体制改革,完善资本跨境流动的管理;进一步改善外资的竞争环境,不是把外资推出去,而是尽量留住。

  中方不仅要努力消除贸易壁垒,对美国媒体做好宣传,与美国的产业界做更多的交流,还要争取第三方国家对中方的措施做出认可。其次,当初日本做了很多的金融宽松政策,财政上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这种刺激政策从实际操作角度看很难收回,后来日本发展成了泡沫经济,吃了很多苦头。日本的教训是,宏观经济政策一定要合理,在情况发生变化的时候,一定要毫不犹豫地回归正常水平。对于汇率,应该从最大程度上减少人为的干预。因此中方要从宏观的角度调控好国内的经济。另外,美国的主流氛围是,美国要切断对中国的供应链,以保持美国在全球供应链的领先地位,并维持自身的安保地位。美国有人更关注经济议题,也有人更关注安保议题。目前很难预测特朗普会朝哪个方向发力,希望中方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长期来看,中方有必要调整一下长期战略,要更多发展国内市场,中国的对外依存度还有下降的余地。同时,中国不得不调整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华为在很大程度上就这个问题做出了很好的回答,政府应该给企业必要的支持,减轻中国在调整自己在全球产业链中位置时经受的困难。

  最后,中国一定会坚持改革和开放,这两条是绝对不会动摇的,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挑衅。中国一定会坚持:第一,加速推进国内改革进程,加强和完善对知识产权和私有产权的保护。加速市场化改革,消除各种市场扭曲,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发挥决定性作用。贯彻竞争中性原则。第二,积极捍卫多边主义原则,维护现存国际秩序。第三,认真履行WTO承诺,坚持全方位的开放方针。第四,把更多增长的动力转到国内的需求上来,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最后,同样重要的是,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友好睦邻关系,积极参加多边和双边贸易自由化进程,考虑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积极参加世贸组织(WTO)改革。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