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
[ 2019-08-19 ]

【专题研究】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

本周观点
直面挑战,积极推进金融开放

全体大会一  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
陈 元:“汇率操纵”和中美货币关系
周小川:直面全球市场体制扭曲 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尚福林:坚定信心 坚持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
屠光绍:金融业开放和直接融资服务体系——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的一个分析角度
余永定:增长是硬道理——对最近政治局会议决议的解读
黄益平: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吗
肖 钢: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与金融深度融合
黄奇帆: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征和发展路径

全体大会二  新全球政治经济条件下的金融业开放
朱 隽: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毫无依据
张承惠:中国金融开放的危与机
孙明春: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金融业开放

全体大会三  数字货币发展和全球前景
邵伏军:数字货币的积极作用、现存问题及发展前景
孙天琦:从跨境视角说说数字货币Libra
穆长春: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与架构
钟 伟:从货币本质看数字货币

专题背景
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只会伤及美元自身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深圳获支持开展研究应用

国际智库简报
智库观点
智库动态

本周观点:直面挑战,积极推进金融开放

  内容提要: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举办了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主题为“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专家认为,在当前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下,我国金融开放潜力巨大,但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金融科技并没有改变任何金融传统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则;互联网金融在发展过程中,要有明确的各方多赢的效益原则。中国不存在货币操纵,美国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实质上是意图开启“金融战”。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将具有全局性和长期性,要做好充分准备,避免“金融战”扩大化对我国造成更大的伤害。

我国金融开放潜力巨大,但面临一些问题和挑战

  当前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加之2008年以来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实际上没有完全消散,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影响全球金融合作的大环境。受此影响,外资金融机构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观望情绪。在这一背景下,要对我国的开放潜力有客观的认识,我国金融市场在应对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方面有强大韧性,同时我国金融对外开放有巨大的潜力。

  专家指出,我国金融开放面临着一些挑战。当前,全球市场体制开始呈现一些非常显著的扭曲。第一个扭曲是贸易战。美国挑起贸易战以后,开始使用关税以及其它的壁垒。现在看起来贸易战不仅限于贸易,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考虑,包括政治、军事、价值观、科技等,有可能具有长期性。在这种情况下,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资源配置会有巨大的扭曲,可能要在扭曲的条件下考虑我国的应对策略,也包括对外开放的策略。第二个扭曲与金融科技的发展有关。在IT技术发展和网络化的发展过程中,经济中有许多环节开始出现网络效应。网络效应可能带来“赢者通吃”或者是“赢者占大头”的效应,因此带来竞争手段的变化。在竞争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通过烧钱占领市场份额扩大流量的做法,它必然对经济学和经济分析提出重要的挑战。第三个扭曲是以美国为首的采用以货币为基础的经济制裁的做法。这些经济制裁制造了非常明显的非线性,同时也给全球市场资源配置和效率的衡量带来了很明显的扭曲。美国之所以可以这样做,是基于对储备货币,对全球贸易投资交易货币,也就是对美元的控制,未来还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做法。

  专家建议,应积极有效应对各种扭曲。第一,做好对贸易战的应对。第二,维持更加具有竞争性的市场秩序。通过更加注重公平竞争来解决市场扭曲的增长,力图减少扭曲。第三,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只有人民币国际化以后才能有效抵御美元为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在全球制造的显著扭曲,维持中国主张的全球化、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多边主义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

  此外,我国资本市场服务体系开放还不够,这既与不断变动的国际环境有关,同时也与我们的过度保护有关。我国加入WTO的时候,对于资本市场有关的服务体系实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保护。事实证明,这种保护并没有让这个行业更快发展,特别是更高质量的发展。

  专家建议,要通过金融业的开放,特别是跟直接融资有关的服务体系的开放,促进直接融资服务能力供给的提升。在资本市场开放之前,要加大资本服务体系的开放,通过开放来增加服务供给的主体和供给力度。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开放完善直接融资市场机制,特别是竞争机制。还要通过开放形成良好的直接融资服务生态,包括透明度、职业道德、准则、公司治理等方面。要大力推进资本市场改革,通过开放倒逼改革,以改革来更好的适应开放。另外,需不断完善监管机制和方式,进一步优化直接融资服务环境。

金融科技要有明确的各方多赢的效益原则

  科技金融、金融科技都没有改变任何金融传统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则。无论是科技+金融,还是金融+科技,都不但要把网络数字平台的好处高效地用足、用好、用够,还要坚守现代金融形成的宗旨、原则和理念。科技金融不仅仅是科技公司自身打造的金融融通公司,其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是互联网或物联网形成的数字平台(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与各类金融机构的有机结合,各尽所能、各展所长,形成数字金融平台并与各类实体经济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相结合,形成基于互联网或物联网平台的产业链金融。

  在发展过程中,要有明确的各方多赢的效益原则。合理的网络数字平台,应通过五种渠道取得效益、红利:一是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应用,提高了金融业务的工作效率;二是实现了数字网络平台公司和金融业务的资源优化配置,产生了优化红利;三是通过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运筹、统计、调度,降低了产业链、供应链的物流成本;四是由于全产业链、全流程、全场景的信息传递功能,降低了金融运行成本和风险;五是将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红利,合理的返还于产业链、供应链的上游、下游、金融方和数据平台经营方,从而产生万宗归流的洼地效益和商家趋利集聚效益。

认为中国“操纵汇率”毫无根据

  2018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双边汇率贬值幅度不到5%,对一篮子货币汇率贬值幅度仅仅在1.5%左右。今年以来,随着美国频繁地升级贸易摩擦,双边汇率和多边汇率贬值幅度都不到2%。在美国极限施压,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情况下,汇率和资本流动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人民银行实现上述成就,实属不易。今年7月10日IMF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实际有效汇率处于基本面和理想政策对应的水平。在近日结束的2019年中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新闻发布会上,IMF再次强调了上述的结论,并建议中国下一步面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可以扩大汇率弹性。诸多证据表明,中国没有操纵汇率,相反,通过观察人民币近一年多来的波动可以发现,美国不断升级贸易摩擦恰恰是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的外部扰动因素,也是国际金融市场不稳定的重大根源。

  美国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实质上是美国意图开启“金融战”,此举无疑对我国提出了新的挑战。汇率问题只是“货币战”的一个开端,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中国当前拥有巨额的美元外汇储备,有一万多亿美元的债券。中国持有巨额美债,会使得美国金融市场受到一些牵制,美国对此一向非常警惕。因此,在金融市场上,美国也并非毫无战略弱点。但是,以汇率开启“金融战”,其深度和广度、影响面要比过去的“贸易战”扩大了很多。这其中,中美利益相互交织,单方面想要完全脱钩,避免负面影响是很难的事情。我们要争取一个好的结果,同时也要做好事态向不利于我方发展的方向演进的准备。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一旦问题发展超出预期,可能会造成更大的损害。一定要极力避免“金融战”扩大化对我国造成更大的伤害。

  外汇储备是我国一笔巨大财富,且对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直接影响到我国货币发行和人民币稳定。目前外汇已经成为美国发动“贸易战”或“金融战”的打击目标,我国应重新思考外汇的战略问题。解决外汇的战略地位问题,根本上就是要加强人民币本币的发展和建设。未来,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国际地位还有待于大大加强。我们要将外汇储备的战略定位从原来的“高度可靠的核心财富”向着“金融战的新焦点甚至新战场”进行转换。积极应对美国单边主义行为,除了在短期内减少经济损失之外,更应该从根本上扭转我国对美元的依赖程度。尽管后者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必须立刻有所行动,以使我国今后在国际上占据更为主动的地位,这也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坚实的基础,有助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体系中搭建自己的供应链,并为我国大宗商品市场的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条件。


——CF40研究部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