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与融合
朱云来
[ 2019-10-29 ]

  我们这次外滩金融峰会的环节主题是金融开放与资本市场改革。回想中国经济发展,我们刚刚庆祝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去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重大的进步。现在,确实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们需要有更进一步的改革与开放。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发展。面向未来,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的进步和发展。

  在今天的情况下,中国在世界的地位,这也是一个契机,我们回顾一下,中国2018年GDP总产值达到了90万亿人民币(约13万亿美元),同期世界产值86万亿美元;中国的贸易达到31万亿,这是贸易总额的概念,如果除以2,应该是平均的贸易数。拿这个15万亿跟中国GDP 90万亿比,还是非常巨大的一个数字。

  现在有贸易战的问题,经济发展了几十年,遇到一些新的争论和讨论,也不用过分担心,这也是在发展道路上的一种经历。我们看历史的进程,世界上的贸易,特别是八九十年代以后,迅速发展,这对全世界的整体经济、世界各国同期经济的发展,会有个系统性的提升。虽然现在有所谓逆全球化,但相信最终世界各国还是会发现,贸易对世界整体以及各国的经济都会有利。

  我们再看中国的金融。比如广义货币,到了182万亿,特别是把这个数字跟我们的产值比较,是一个巨大的存在,除了银行典型的存款、贷款,还有相比之下,我们的保险资产17万亿,仅仅是银行存款的10%而已。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需要发展而且有很大的发展提升空间的一个领域。还有股票、债券,股票虽然有50几万亿市值,但其实原始融资也就10几万亿,这在金融融资结构里还是非常小的。这是中国金融总体跟世界的比较。

  我们非常高兴,1978年改革开放的成效和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今天,我们重新谈开放改革,这是一个新的阶段、新的内容。因为相比中国的经济发展、经济贸易,中国金融领域的发展还不够完整,可能未来还会面临更多新的挑战。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科学审慎系统思考要有新的战略举措,更进一步向世界开放,加快改革。提到改革开放,我们也希望建立一个更有效的金融市场制度,同时,也应该跟国际接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融合。但我们总会发现一些具体的问题,毕竟中国的经济、体制、文化等等,跟世界都有一些差别。那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些创造性的方法,以达到更好的融通融合发展?

  讲到金融市场,国内实际有很强的投资需求,毕竟改革开放40年发展,积累了不少财富,以人民币原值计算,达到约300多万亿。最终就会面临一个财富如何管理的问题,特别是长期投资。因为中国经济相对比较年轻,增长力很好,但同时风险很大。即便是中国的国民,要想找到长期稳健的投资标的,其实不太容易,国际市场或许可以提供一些成熟的经验和更多的机会选择。

  改革开放40年,如果一个年轻的工人1978年改革开放时参加工作,今年正好退休,他积累的财富以及未来的退休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也要依赖我们有良好的财富管理工具、稳健的财富投资产品。国外也是同样,国际上也存在很多积累的资本,很多先进国家历史上已经发展了很长时间,而中国经济有着比较高的增长速度和非常大的增长潜力,通过开放改革他们也会有机会参与,这样也有助于我们中国的发展,同时共享我们增长带来的好处。另外,他们经验相对丰富,可以带来更多样的投资方式。要解决这些问题,就会有一些具体的技术挑战。比如,定价机制、真正开放以后的外汇机制,人民币国际化最终走向可兑换,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具体的挑战。

  希望这个会议这样一个开端,让我们在更进一步开放的前提下,能进一步积极探索。我想这也是本次会议的目的,也是我们来参与讨论的原由。


本文系作者朱云来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全体大会二“金融开放与资本市场改革”上发表的演讲,有删节,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