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历史照亮未来
高善文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委员
[ 2019-11-10 ]

  很荣幸在此与大家讨论如此重要而又难解的话题——如何更好地处理中美贸易争端。  

  让我先讲一个故事。在2018年1月贸易战正在这里被酝酿之际,我有幸与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一道访问了华盛顿特区。当时,华盛顿特区的人们对中国有很多不满——人们普遍认为贸易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对中国满是负面情绪。

  基于当时访美的所见所得,我于2018年年中在中国发表了几次演讲,试图通过及时且客观的方式来介绍和总结当前冲突的逻辑,并在必要时解释美国的立场。

  我传达的信息让大多数听众感到震惊,甚至不敢相信。在移动互联网和即时通信的时代,信息轻易可得,那些听众的反应令人困惑。

  但是,这个故事中最让我担心的地方,是中美之间的误解和不信任如此广泛,并且近年来日益严重。

  一种可能是,随着中国迅速攀升至价值链上游,其GDP规模也在不断壮大,这会导致彼此之间更加不信任和互相猜疑。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争执和冲突,脱钩开始出现并加速发展。反过来,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从而形成恶性循环。最终,我们将受困于一个碎片化的世界。不夸张地说,这个世界的安全性和富裕程度会降低。

  在这种背景下,讨论如何更好地处理贸易争端和未来的中美经济关系、防止或减少上述情况的发生是非常重要的。关于这一点,历史可能会为我们提供有助益的参考。

  1949年,美国选择与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抗,随后在朝鲜半岛和越南与中国作战,事后看来,这也造成了两国间的重大悲剧。两国领导人的勇气和智慧改变了历史,尼克松总统于1970年代初访问了北京,当时中国仍沉迷于搞文化大革命。一夜之间,世界变得更加安全,也逐渐走向和平与繁荣。

  这给我们上了关键的一课:我们可以克服分歧和争端来建立互信,追求我们的共同目标并发展我们的共同利益。

  自那时起,世界上发生一系列变化——苏联成为历史、中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仍在快速发展。

  然而,两国仍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在现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期,这些利益应该被明确地指出,并小心地维护。在这一背景下来看,贸易争端至少在原则上是可管理的。

  举例来说,气候变化正在对地球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如果没有美中两国的合作和领导,几乎不可能阻止气候变暖的趋势,更不用说履行《巴黎协定》的承诺。

  正如我们所知,自由贸易是促进财富创造的最佳方式,而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则是维护自由贸易的最佳机制。如果没有美中两国的合作和领导,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可能会瓦解。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们仅举几个。

  至于贸易争端,尽管美国提出的一些主张和案例缺乏说服力,但总体而言,它们是可以解决的,中国也非常愿意这样做。

  例如,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成熟,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努力和进展应该像PIIE所做的那样,得到充分的认可和公正的记录。

  另一个例子是强制技术转让。许多中国学者认为这个问题的定义模糊,表述缺乏说服力,但中国仍然愿意考虑妥协。

  有关双边贸易逆差的要求在经济界人士看来是荒谬的,采购清单也是不现实的,但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仍持灵活态度。

  如上所述,鉴于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和复杂性以及贸易争端的性质,为了更好地管理和加强经济关系,以下是一些建议:

  中美经济合作仍然是两国关系的重要压舱石,是互利互惠的,应该认真珍惜和维护。

  贸易争端永远不应被政治化,而应被视为商业、可谈判的事项。

  要采取必要措施,防止争端蔓延到其他领域,进而损害两国互信和政治关系。

  以有说服力的事实研究、可靠的成本收益分析方法和可行的解决方案支持我们的诉求和要求。为了让信息得以有效传递,要改善中美彼此之间的沟通,以及与公众的沟通。

  可以采取更加务实和渐进的方法,首先解决容易解决的部分,因为有关产业政策和国家干预的问题很难得到快速调和。

  我们应该将这些重要的多边问题放到多边平台上解决。这样可以使得让步和执行变得更加容易。更重要的是,这或许将有助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并有助于在全球化受到日益高涨的民粹主义挑战的关键时刻,维护和保持全球化势头。


作者高善文系CF40学术委员、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本文系作者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共同举办的第五届CF40-PIIE中国经济论坛上发表的演讲,中文版由CF40独家翻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