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人民币将与欧元、美元并立,但有十件事要做
杰弗里·萨克斯
[ 2019-11-15 ]

  非常感谢!今天来到这里发言很荣幸,也非常高兴能跟在前面两位演讲人之后发言。考虑到刚才发言者所讲的,我也想接着说,世界上不需要那么高的储蓄率,当今有很多很重要的投资等着我们做出。中国可以释放出这些储蓄进行投资,建设绿色经济,这也是可以资助世界上很多地方的投资项目,包括“一带一路”相关的项目。这些都是非常需要的。当然,挑战在于如何有效地做出这样的投资。关于这方面,上海可以发挥作用,因为上海是国际金融中心。

  除此之外,我想补充一点我的思考。上海有这样一个特点,不只是世界上最领先的金融中心,可能就是排名第一的金融中心,同时人民币也会成为主流货币,而且这个进程会比很多人想象得快很多。因为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历史时期了。在20世纪,主导货币从英镑走向美元,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如今,过渡到人民币、欧元、美元这样三种主导货币并立,我认为十年内就可以到位。为什么?

  我想谈一谈中国要准备发挥这种新的国际角色,应该做些什么事。至少有五个理由,让我们相信以美元主导的体制过渡到多种货币的体制会很快到来。

  理由一,美国现在作为主流货币,工作做得很差。大约每十年要爆发一次金融危机,都是从美国爆发的。1971年是一次,当时尼克松总统单方面关闭了黄金和美元兑换的窗口,触发了70年代的危机;1981、1982年是沃尔克主席遏制了美国的通胀,但其代价是带来了庞大的全球性债务危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1990年代中期的所谓亚洲金融危机,其实也是来自美国,基本上是因为同业拆款管理很差,华盛顿管理不当,触发了这个危机,后来被错误地描述为亚洲金融危机;再后来是2008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这也是由于美国大规模的规管不当、糟糕的决策所导致的,可以说是1933年以来最糟糕的一次,这是人为造成的结果。所以美国做得很差,希望中国可以做得更好。

  理由二,美国已经没有办法再担当美元作为世界主要货币,美国已经负担不起了。在二战结束时,美国占全球GDP30%左右,到现在下降为15%。如果60%都用美元结算,但只有15%不到的全球GDP是美国的,而且这个比重还在不断下降中,情况就会越来越痛苦。所以不可避免地,未来欧元和人民币一定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理由三,“一带一路”。共建“一带一路”也是一个基础设施计划,它本身就会让人民币变得更国际化,因为很多“一带一路”的项目都会以人民币计价进行融资。当然,这也需要一定的机构体制改革。

  理由四,美国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让美元变得政治化了,而且是让人吃惊的政治化。特朗普不停地、几乎每个月都在宣布对不同国家的制裁。这个所谓的“制裁”是拿美元作为“武器”,美元成为了“武器化”的货币,用来针对伊朗、委内瑞拉和其他国家。单凭政治维度来说,中国应该有其他方式与国际伙伴打交道,而不是被美国的政治牵着鼻子走。

  理由五,美国发起的所谓“贸易战”。这个贸易战根本没有经过缜密思考,而且注定会失败,是美国抑制中国发展的一个徒劳尝试。尽管所谓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近几周内就能出台,但我并不认为长期来说中美真的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美国整体政策是令人遗憾的,也是很荒诞的,但可能还要过段时间才会消失。因为美国国会本身有保护主义情绪,现在不只是白宫搞不明白,国会也在受到保护主义的影响和渗透。

  基于这些理由,我们不能再让全球经济依赖于美元,未来至少会有三种关键货币成为主导,而且这种过渡会来得比一般人想象得快。教科书上都会说,这种转型过渡很慢,但人民币不是说要取代美元,而是要成为一个关键性的国际货币,与美元“平起平坐”。这跟上世纪30年代是不一样的,未来是多种货币并立的一个时代。

  那么,我们需要做哪些事来加以推动?我想,中国应该快速推进十件事。因为全球的地缘政治情况异乎寻常,中国有风险,欧洲也有风险,如果这些都留给华盛顿管理,会很糟糕,最好有多种结算路径。

  第一,同业结算。就是银行间的结算,不要单靠SWIFT,也不要单以美元进行结算或单靠美国政府控制的结算。因为很遗憾的是,这已经成为美国施行对外政策的一种手段,中国要有自己的方式进行结算。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一方面让人很吃惊,另一方面,它也很有效。这种区域性的制裁,在国际制度中应该是没有任何分量的。世界其他国家应该取消这些制裁。但恰恰因为美元在银行体系中的分量很大,所以美国才可以单方面搞制裁政策,但所有国家都反对这个制裁政策。很明显,银行间结算是一个必须要做的事。

  其二,灵活的汇率。请不要让人民币绑上什么政治心理,把“7”看做一个大关,好像人民币贬值、超过“7”就会带来心理创伤。不是这样的,大国货币一定要灵活,针对其他的货币,人民币汇率应该是灵活的。我们的总统想象力很丰富,在所有贸易措施实施以后,他说中国是操纵汇率国,从任何有效标准来看,这都是荒诞的,中国不存在汇率操纵。

  我的意思是,华盛顿有这样那样的指控,中国不要怕,当年美国也是这样搞日本的,希望日元维持很强势的地位,从而以这种方式拖慢日本的发展。我个人觉得,人民币可能还是太强势了,主要是由于有政治压力。当然,关键在于人民币汇率是否强弱的问题,而是要 “灵活”,人民币汇率必须灵活起来,才可以发挥关键货币的作用。人民币汇率可以升可以跌,关键是要灵活。

  第三,宏观审慎的标准。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金融危机?尤其是2008年这场。因为美国不再信奉宏观审慎政策,格林斯潘任美联储主席的时候就不再相信宏观审慎政策有用,但后来发生了1933年以来最大的金融危机。中国的影子银行也存在很大的脆弱性,在资本金方面的要求,需要更透明、更强健,才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所以中国必须要有很好的宏观审慎标准。

  第四,人民币要成为很有效的国际化货币,必须更好地控制国际交易税收。因为有非常非常多的资本国际流动的目的就是要逃税或避税,中国最好不要像美国、英国那样,他们不够明智,英美发明了避税天堂的制度安排。我所生活的城市中都是律师,律师的主要工作就是利用避税天堂,但这对中国而言,并不是好的借鉴做法,对经济发展、政府财政收入、对大家的合法行为,都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一定要保证能看得到、能追踪国际交易,且能对其进行征税。

  第五,也是相关联的,必须能追踪到跨国交易的受益所有人/拥有人。因为在国际交易中很多当事人要保密或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但这也会带来极其猖獗的违法行为。在美国,就大规模存在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谁是受益人、所有人,结果有大量的热钱和不正当的非法的活动在发生。

  第六,协调。中国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应该与欧元区更好地协调。欧元和人民币之间结算不应当通过美元,而应该直接结算。这需要一定的制度安排,欧洲央行、欧洲银行界和中国银行界要达成这样的安排才行。

  第七,要有效地管理,确保投资在环境、社会和治理上是健全、健康的,也就是ESG投资。【注:ESG,即环境(Environment)、社会(Social)、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在美国,ESG投资是一件听起来很不错的事,但我认为,所有的投资都应该是ESG投资,其他投资不需要。因为中国需要在绿色经济方面发挥领导作用,要走在前面,以身作则,包括在中国国内的,也包括在“一带一路”中的投资。所以从环境的角度来规划投资、监督投资,是很有利的政策工具,也是宏观审慎的工具。如果银行投资化石燃料,过十年二十年会成为搁置资产。所以就宏观审慎角度而言,ESG投资不是突发奇想或锦上添花的一个东西,而要确保把项目储备库中的有关方面的投资都扔出去,因为没有这些ESG投资,世界是无法长期为继的。

  第八,证券法的妥善管制。2008年时有一个著名案例,一位美国银行家由于大宗欺骗案而面临入狱,美国在监管执法方面出现了巨大漏洞,但当时却出现了庭外和解的状况,为什么呢?就是没人愿意承担责任。这是非常令人吃惊的。投行经常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所以没有问责。最后,所有各方庭外和解,没有人入狱。这是一种对金融系统信心的崩溃,也将成为未来的一个危机隐患。所以,对证券法的执法,一定要加强。

  第九,应全面禁止加密货币。如果想要进行有效的人民币国际化,我们不需要Libra,也不需要其他的加密货币,这些要么是博弈,要么是为了获得印钞执照或进行非法交易,或是骗人钱财,它们对实体经济没有真正的意义,应该通过监管来制止。为什么现在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就是因为现在美国什么都不监管,而中国现在还有监管的权利。所以我建议中国要使用监管权,美国是因为存在一些政治制度问题,但我鼓励中国要使用这个权利。

  第十,上海想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央行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针对金融系统或资本市场,每一种国际化的货币都包含了央行的作用,特别是在金融系统中央行所发挥的作用。所以,一种货币的国际化,央行是非常重要的。金融系统的国际化,最基本的也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与央行国际化是相辅相成的。央行要成为最后的贷款人,也就意味着它在IMF和国际清算行中的作用一定要非常重要,而且要多方合作,建立起多方货币的系统。这是我们当今所需要的。


作者杰弗里·萨克斯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联合国秘书长前特别顾问。本文系作者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的演讲,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