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在新兴市场基建投资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金墉
[ 2019-11-17 ]

新兴市场基建资金需求巨大 多边机构作用关键

  目前,大多数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存在巨大的赤字,这为发展中国家参与未来日益复杂化的经济创新提供了机遇。放眼全球,每天都上演着各种经济创新,发展中国家想要抓住参与未来经济创新的机会,必须竭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

  基础设施在中国已经发展得如此之完善,我们都已见证。之前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迄今为止最雄心勃勃的新兴市场发展计划,预计未来十年中国的相关投资可达一万亿美元。可以说,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在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一直是最大的风险投资者。

  基础设施建设这项工作重要而且紧迫。到2035年前,全球新兴市场将出现超过4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相当于每年需要超过2.3万亿美元的支出。但目前还远远未能满足每年2.3万亿美元支出所需要的融资成本和禀赋结构。

  过去几周,有17万亿美元资金投资于负利率债券,由此引发的思考是,将目前难以增值的资本投入新兴市场基础设施的建设工程中或许是个好办法。面对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需求,我们要分领域进行研究考察,建立不同类型的合作伙伴关系,运用不同的方式方法,抓住并充分利用这次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机会。

  新兴市场的人口和GDP都在快速增长,二者构成了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巨大需求的驱动因素。但是,当前许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需要改善运营方式,真正实现集中资源,推动一国经济发展。

  还有很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面临着资金缺乏的问题。以民用航空为例,预计在未来20年内,亚太和拉美地区将贡献全球民用航空旅客增长的65%以上。问题是,与旅客增长相适应的机场运力是否充足?全球民航系统是否已做好准备?亚太和拉美地区航空基础设施的资金赤字和投资潜力仍是巨大的。

  预计在未来20年内,作为新兴市场的亚太和拉美地区将占全球电力需求增量的89%,新兴市场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也将显著增加,且有可能超过发达国家的需求量。当我在世界银行任职时,我们就加大了相关领域的人力和财力投入。在我离任世界银行行长前,世界银行宣布将2000亿美元的额外投资用于发展可再生能源,包括液化天然气(Liquefied Natural Gas,简称LNG)。可再生能源对未来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其中LGN更是重要的过渡燃料,可在改善中国空气质量等方面发挥重大作用。

  回到需求问题,未来的需求大部分都出现在发展中国家,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等到这些发展中国家自己准备好、把项目摆在台面上,然后再协助引入资本进行投资。

  综合来看,新兴市场基础建设投资的巨大需求将占全球总需求的60%以上,全球各国、各机构组织应更多关注新兴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项目支持,做好投资准备。

  新兴市场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的风险敞口还是很大的,这意味着我们要做更多工作。我在世界银行的时候,一直都在呼吁、也在努力尝试将世界银行集团、亚洲开发银行等众多多边机构这些不同渠道整合起来,共同努力降低风险。

  事实上,多边开发银行的作用非常重要。有次参加基础设施投资者会议,我问大家有谁知道政策性贷款,结果在五百位与会的基础设施投资者中,可能只有三四位投资者了解。其实,政策性贷款在基建投资中扮演着非常关键的作用,能够确保吸引来的投资能够真正推动国家的经济发展。与此同时,类似多边机构培养了非常了解新兴市场国家的专业团队,具备洞悉当地市场、政策观察力、全球视野和一手经验等多方面能力。与多边机构合作的方式也应是多样的,如项目融资、部分风险保障、发展政策贷款、政治风险保险、信用增级等。

  据我个人经验,有些观点认为新兴市场基础建设投资风险太大,其实是由于这些人缺乏对当前实际情况的充分了解。因此,需要足够的当地经验、风险评估和管理能力、运营专业性等,来提升基础建设投资项目的数量和质量。

中国将在新兴市场基建投资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未来20年,在满足新兴市场4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的过程中,中国将发挥关键作用。

  上次我以世界银行行长的身份访华时,没有再去那些发展较快的地区,而是去了一些最为贫穷的地方。我去了贵州,这是中国第三贫困的省份。我们的飞机降落之后,我看到贵州当地的机场似乎并不比欧美城市的机场差,甚至更好。

  我意识到,中国第三贫困的省都有不错的机场和通达的道路,抬头就能看到电线,其将电力输送到各家各户。但在五年前,贵州的贫困率还是30%,短短五年之内,贵州的贫困率从30%下降到8%。

  贵州的快速发展源于中国政府和当地人民的共同努力。在那里,我也认识了一些回到家乡工作的年轻人,他们原本在广州、深圳打工,后来想要回到家乡投资创业。我曾参观一家奇异果出口公司,其在贵州当地种植奇异果后出口全球各地。全家人共同创业,其月收入从4000元人民币增长到3万多。

  这个成功案例可不可以复制到世界上各个国家呢?这和轻工业和重工业的发展轨迹还不太一样。轻工业,例如服装业,一直在向低劳动成本地区迁移,然后重工业发展起来。但既然我们目前关注的是自动化,很难想象这种情况会发生在非洲的国家或地区。那他们该怎么办呢?

  我从中国的优秀范例中学到了宝贵一课:如果具备交通运输、能源、电信网络(随处可见的宽带)这三点,那么即使是中国最贫穷的一个省,也可以从事电子商务。通过这些成功的商业案例,我们能够了解为什么中国的贫困率能发生如此惊人的下降。

  习主席经常谈论如何实现中国梦,谈及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梦的愿景是正确的,目前中国在各领域,尤其在贫穷国家的经济发展领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会创造巨大的普惠机会。

  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将创造双赢局面,投资不仅会获得丰厚的回报,也将创造人人有机会参与全球经济的氛围与环境。随着宽带的普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愿望也会日益增强,因为人们可以在智能手机上看到其他人的美好生活,每个人都想过更美好舒适的生活。所以,基础设施建设的目标十分重要。

  同时,这项任务又十分紧迫,我们必须迅速行动。如果不尽快采取行动,许多无法参与全球经济发展大潮的国家将陷入各种各样的冲突和暴力,这些国家的经济体系十分脆弱。


作者金墉系全球基础设施合伙公司副董事长兼合伙人、世界银行第12任行长。本文系作者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全体大会一上发表的主题演讲,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