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银行理财的历史性机遇与现实挑战
段兵
[ 2019-12-22 ]

  提要:伴随资管业务转型步伐加快,理财市场潜力得以不断挖掘,我国有望诞生一批全球领先的资管机构。这一判断源于三个方面:第一,中国经济仍处在中高速增长阶段,居民财富快速积累。第二,中国居民部门非金融资产占比较高,金融资产中储蓄存款占比较高。第三,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型资管产品发展前景向好。

  从全球资管行业来看,目前有四类具备可持续竞争力的成功业务模式:分销巨头、解决方案专家、Beta规模经营者与Alpha主动管理者。具有分销优势的资管机构可借助外力,与市场上已有的Beta规模经营者和Alpha主动管理者积极合作互补。

  整体而言,目前银行理财正面临三个不同层面的挑战。首先,理财公司层面的挑战在于资管公司如何增强管理能力,确实满足客户需要。其次,资产层面的挑战在于如何构建最佳资产配置组合,为客户带来符合预期的回报。再次,客户层面的挑战在于如何实现高效获客、把握客户分层、增强客户粘性,以及如何更好满足客户需求。

  行业变革下,理财子公司正面临历史性机遇与现实挑战。分析清楚历史性机遇,有助于整个行业克服挑战、实现目标。

理财子公司成立:我国银行理财的历史性机遇

  目前为止,全球前20大资产管理公司皆来自发达经济体,没有中国机构的身影。我相信,以2019年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为起点,经过10-15年的发展,我国资管机构应该能够达到全球前15大或者全球前20大的水平。

  首先来看国际资管行业的现状。根据波士顿咨询(BCG)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球资产管理规模达到了79.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2%;北美地区资产管理规模为37万亿美元,欧洲为22万亿美元,日本和澳大利亚为6.2万亿美元,中国为4.2万亿美元。另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资产管理规模已达百万亿美元。根据国内数家机构联合编著的“2018资管报告”,我国资管总规模约为124万亿人民币,但这一数据与波士顿咨询的统计结果不相一致。按照波士顿咨询的统计结果,我国和发达经济体在资管行业的差距比较明显。

  迄今,全球前20大资产管理公司皆来自发达经济体。目前中国最大的资管子公司总规模尚不到3万亿人民币,即不到0.5万亿美元。从历史发展角度来看,我国的商业银行在10-15年前处于技术性破产的困境,但是经过股份制改革和上市公司治理等一系列过程,现在中国四大行全部进入了世界十大银行的范畴。我相信,如果中国的资产管理机构能够抓住当前的历史性机遇,伴随资管业务转型步伐加快,理财市场潜力得以不断挖掘,我国有望诞生一批全球领先的资管机构。

  这个判断源于三个方面:第一,中国经济仍处在中高速增长阶段,居民财富快速积累。尽管目前我国经济增速在6%左右,但对比世界各国,我国的增长速度还是比较快的。第二,在这样的增长背景下,我国居民财富总量还在快速积累。且我国居民部门非金融资产占比较高,金融资产中储蓄存款占比较高。第三,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剧,未来金融资产占比或将增加,银行存款的占比进一步下降,养老型资管产品发展前景向好。

  实际上,上述结构性变化会为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带来历史性机遇。将历史性机遇分析清楚后,应结合我国的现实情况和全球资管行业的发展经验,找到我国资管机构的定位。

  从全球资管行业来看,目前有四类具备可持续竞争力的成功业务模式:第一类为“分销巨头”,其产品丰富、渠道广泛,分销能力强大。第二类为“解决方案专家”,主要满足高净值个人客户及机构投资者在财务方面的资产保值增值需要。第三类为“Beta规模经营者”,在被动投资愈加流行的趋势下,其高效性需求将促使资产管理机构强化数字化和自动化运营。第四类为“Alpha主动管理者”,其需具备出色的投资能力和运作能力,能够洞察与挖掘每个细分行业中真正具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同时能够把握行业整体的发展趋势。

  在当前条件下,银行理财子公司在产品分销与提供解决方案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同时需要与目前市场上已有的Beta规模经营者和Alpha主动管理者进行合作互补,发挥各自的优势,实现共赢。

银行理财正面临三个层面的现实挑战

  资管行业的运营逻辑比较明确,即合理运作客户资金,选择最优资产配置以满足其预期回报。整体而言,目前银行理财正面临三个不同层面的挑战。

  首先,理财公司层面。这一层面的挑战在于,资管公司如何增强管理能力,为客户资产保值增值,确实满足客户需要。这一层面的挑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人才问题。人才是目前资管行业最稀缺的资源,不易在业内找到既符合公司文化又能够接受激励约束机制的人才。第二,机制问题。目前资管行业薪酬激励不灵活问题比较突出,激励机制如何构建有待思考。第三,文化问题。理财子公司脱胎于商业银行,不可避免会受到商业银行中信贷文化的影响,导致其风险管理文化不适应市场化的投资运作。信贷文化注重现金流,但事实上资管文化与此不尽相同,资管行业的投资文化不仅看重现金流,还注重价格变化、公司潜在成长性、资产潜在升值能力、资产退出方式等多个方面。第四,技术问题,主要体现在科技投入和IT系统建设等方面。建设先进的系统需要耗费大量资源,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时间与努力,目前来看国内能够真正助力理财子公司发挥功能的现成强大系统并不多。

  其次,资产层面。这一层面的挑战在于,如何构建最佳资产配置组合,为客户带来符合预期的回报。这一层面的挑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中国大类资产的风险溢价是否存在。从过去100多年的历史来看,美国股市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9%左右。从溢价角度来看,美国股市能够提供3%左右的溢价。对比来看,我国资本市场能否提供同样水平的溢价?通过初步分析发现,我国资本市场溢价未能达到相同水平,甚至有时溢价为负。第二,各类资产是否存在Alpha机会,以及它们的来源是什么?第三,是否有获取Alpha所需要的投资工具。如果没有系统的金融科技工具的支撑,没有很好的信息处理手段,很难获取Alpha超额回报。第四,实际上在我国资本市场中,大规模的投资机构面临着市场容量局限性问题。当前业内热议的“资产荒”问题的本质就是整个资本市场的容量不足以有效容纳大量资金。与此同时,我国资本市场深度不足,交易量达到一定水平后市场较易面临流动性枯竭。换言之,无论是股票市场还是债券市场,交易量超过一定量后较难再找到交易对手,或者不易以相对合适的价格进行交易。这种现状对构建及调整最佳资产组合而言构成了较大制约,导致多数资产处于被动持有的状态。

  再次,客户层面,目前银行理财行业的业内竞争比较激烈。这一层面的挑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如何高效获客。如果资管机构将自身定位为分销巨头,那么其客户基础应较为雄厚。但数据显示,目前银行理财客户在银行整体客户中的占比不高,大概不到10%。如何激发剩余90%的银行客户进行投资理财是一个重要问题。

  第二,如何对客户分层画像,把握客户需求。不同客户的财富水平、风险偏好、收益目标各不相同,需要针对个人客户、机构客户等不同客户群体研发具有不同特性的产品。

  第三,如何维护客户,增强客户粘性。换句话说,如何在增强客户满意度与忠诚度方面做得更好,能够给予客户最佳的理财服务与良好的客户体验。

  第四,如何更好满足客户需求。事实上,客户需求较为多元,有效平衡其短期需求和长期需求较为重要。目前整个金融市场的产品期限及交易期限均不长,在此情况下,如何满足客户对于长期回报的追求就成为一个重要问题。例如,客户存在十年期理财产品的需求,但是机构缺少风险收益比较好的十年期资产来支撑长期收益。有人提出通过10-15年的股权投资实现长期回报,但事实上股权投资的前几年无法实现符合客户预期的现金流,不能有效满足客户需求。

注:

[1]本文为作者在2019年12月22日召开的“第三届金家岭财富管理论坛”全体大会III“行业变革下的理财子公司挑战与机遇”上所做的主题演讲,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整理,经作者审核。

[2]作者系CF40特邀嘉宾,农银理财总裁。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