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中国消费展望:今年保持强劲增长 长期蕴育巨大潜力
字体大小[] [] []
中国消费展望:今年保持强劲增长 长期蕴育巨大潜力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孙明春 [ 2009-07-14 ] 共有0条点评

  自2009年2月份以来,有越来越多迹象表明中国经济正在走上复苏之路,这要归功于促进投资的巨额刺激计划。然而,不少投资者仍然担心:如果私人消费的增长不提速,“投资驱动型”的复苏就无法持续。还有人担心:在失业率上扬且收入减少的背景下,经济低迷或许会导致家庭消费疲软。如果没有消费的支持,经济复苏很快会无以为继,从而导致经济W型增长。

  我们对消费前景没有那么担心。虽然预期今年消费增长会受经济低迷的影响而减速,但仍然认为会有较快的增长。更重要的是,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预期经济的V型增长将持续至2010年。随着经济从2009年二季度开始复苏(这要归功于政府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就业和收入增长应该会提速,这将转而扩大消费并让消费表现优于预期。实际上,虽然中国实际GDP增长跌至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但消费在过去两个季度的表现已经超出了预期。尽管家庭消费增速的确放缓,但仍属于正增长范畴,而且维持了年同比9%的平稳速度。更令人意外的是,尽管实际GDP放缓增长,但近几个月不少消费品销量都出现了大范围的加速上升。总而言之,消费增长比很多人之前预期的要好。

  在一揽子刺激计划的作用下,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启动而且可能会从近期的低谷开始反弹,因此我们预期在2009年余下时间里中国消费增长将逐渐加速。政策对消费的影响或许也会超出投资者的预期。虽然有人提出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总体来看过于侧重投资而对消费的刺激力度不够,但通过增加就业、转移收入、完善社会安全网(这将减少预防性储蓄)和改善基础设施(减少农村消费的硬件瓶颈)、以及为促进特定消费而实施的直接补贴或优惠税收等政策,都将帮助促进短期及长期的消费。此外,中国消费增长的潜力还具有巨大而且有广泛的基础,拥有增长潜力最大的几个领域。我们要提醒投资者不要被中国消费增长可能出现的暂时性疲软(受经济周期影响)所蒙蔽,而忽略中国消费的长期增长潜力。

  (一)有韧劲的中国消费者

  1、消费者目前并未削减开支

  尽管普遍担忧失业增加和收入减少会导致消费增长疲软,但当09年一季度实际GDP增长率回落至十年最低的年同比6.1%时,中国消费者却依旧出手大方。例如,09年一季度城镇家庭人均消费仍然同比增长了9.6%,农村家庭增长了9.3%。虽然这一增速低于08年二季度的18.0%,但增长仍较为平稳,并且远高于03年二季度2.2%的消费增长(当时实际GDP增速曾跌至7.9%)(图1)。

  图1. GDP和城镇家庭消费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在近几个月,消费的韧性以及一些消费相关产品销量的猛增让我们印象深刻。我们认为这是家庭消费复苏的初期征兆,与近来更广义的经济复苏相吻合。4月份名义零售同比增长了14.8%,实际增长率则维持同比16.7%的高位。从实际值来看,零售增速远高于1999-2007年期间11.0%的平均值。乘用车销售近来表现意外强劲,4月份年同比增长了37.4%。4月份住房销售也出现反弹,销售面积年同比增长了39%。家具和装潢材料的销量也猛增,表明近期的购房者很多都是自住而不是投资。高端市场,4月份化妆品销量同比增长了18.2%。服务业方面,09年一季度航空客运量同比大幅增长了14.6%,而包括所有交通方式在内的客运量增长了8.1%。09年一季度寿险保费在去年同期增长62%的基础上又年同比增加了10.7%,表明中国家庭对金融服务的需求持续强劲。09年一季度消费者贷款在去年同期增长32%的基础上又同比增加了16.0%,反映出中国消费者对信贷的巨大需求。3月份手机用户数量年同比增长了23.3%,宽带互联网用户增长了16.7%。

  如何解释中国消费者的韧性?我们相信这与仍属高速的收入增长大有关系,而作为坚实后盾的家庭储蓄也功不可没。尽管较2008年的近期峰值有回落,但09年一季度城镇家庭可支配收入同比提高了10.2%,农村家庭的现金收入提高了8.6%(图6)。同时,中国的家庭存款占GDP的比例现在达到81%,因此即使遭遇经济困境,中国民众仍然有所依托。

  2、今年消费应该会保持强劲增长

  目前一直保持强劲态势的消费增长能够持续,原因如下。第一,支持消费增长的两大主要因素就业和收入在2009年和2010年都将正增长,这可能会是家庭消费好于预期的根本原因。第二,经济增长已经触底,而且应该会在今年后期提速。因此,就业和收入增长前景只会越来越好,从而为消费提供了更稳固的支持。

  先说就业,经济周期对新增非农就业量的影响显然很大(图2)[1] 。因此,我们预期经济放缓将导致今年的非农就业增幅显著缩小。但根据历史数据推算,我们预期今年非农就业人数应该会净增长300-500万。虽然这个数字远低于2004-07年期间非农就业人数每年新增1700-2000万的平均水平,但仍属于正增长范畴。我们将300-500万的新增非农就业量归功于政府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这项计划下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可能会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

  图2. 实际GDP和非农新增就业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经济刺激计划也帮助提振了企业信心,从而降低了企业裁员的紧迫感,甚至还提高了他们的招聘意愿。经历了2008年后期的裁员潮后[2],中国企业近来已经开始重新招聘,这与近期的经济复苏征兆相一致。据国家统计局称,2009年前两个月城镇就业人数增加了160万[3]。官方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显示有更多的企业在扩大员工队伍:继连续6个月低于50这一强弱分界点之后,就业分项指标于4月份再次突破50(图3)。

  图3. PMI的就业分项指标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我们认为中国实际GDP增长已于09年一季度触底,并预期经济从现在开始将呈V型复苏,这一走势应该会持续至2010年。随着经济增长的进一步加快,或许会产生更多的工作岗位,而不是像很多投资者预期的那样岗位越来越少。因此,就业可能会好于预期。

  在非农就业人数正增长的情况下,城镇家庭收入不太可能下滑。农村家庭的收入增长也与非农就业增长相关,因为其现金收入现在越来越多地来自于非农工作岗位。因此,随着今年后期经济加速增长,城镇和农村家庭的收入增长可能都会提高。除了就业增长以外,我们相信财政转移支付也将增加家庭收入。例如,政府今年将投入120亿元用于提高1200万中小学教师的薪酬水平(平均每位教师增加1000元);在2009和2010年约5000万企业退休职工的退休金也将每年提高10%;年初7400万低收入者拿到了一次性补贴(100-150元/人);今年小麦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提高了约15%,这也是政府在努力增加农村家庭的收入。

  这些财政转移支付政策应该有助于提高家庭收入、并缩小GDP增长和家庭收入增长之间的差距。长期以来政府都被批评分配给家庭的国民收入过少,从而导致了GDP中的消费比例下降。特别是,国民收入分配过于偏向政府,财政收入增长超过GDP增长就证实了这一点。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今年政府宣布了5000亿元的减税计划(主要是增值税改革、印花税免征/下调、以及出口退税上调),以降低企业和家庭的税负。

  综上所述,我们预测2009年家庭总收入增长10%左右,高于我们的GDP增长预期。尽管这个数字低于2008年15%的增长率,但仍属于平稳增长水平。事实上,我们相信这一预期面临上行风险,因为我们对非农就业增长的预测比较保守,就业增长很可能比预期的更强劲。

  出于上述原因,我们认为2009年实际消费增长8%的预期面临上行风险,增长率有可能达到10% [4]。我们预期农村家庭的消费增长会高于城镇家庭(图4),因为政府目前实施了很多促进农村消费的政策(政策详情请见下一章节)。已经有迹象显示农村消费增长正在超越城镇消费 – 3月份的农村零售增速连续数月高于城镇,表明政策效果开始显现(图5)。

  图4. GDP和家庭消费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图5. 城镇和农村地区的零售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二)政策对消费的影响

  1、经济刺激政策有助于促进消费

  面对经济势头的迅速恶化,政府在2008年11月份出台了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近期数据表明一揽子计划正开始重新激活经济。然而,很多人批评一揽子计划过于“侧重投资”,对促进消费的力度不够。我们并不赞同这一观点,并且相信经济刺激一揽子措施不仅有助于扩大短期消费,而且政府也采取了很多非投资性措施让长期经济更多转向消费拉动型增长。这些政策应该会通过以下渠道促进消费:增加就业并稳定收入增长;提高农村和低收入家庭的收入(通过财政转移支付);鼓励房地产和汽车销售(会产生更大的溢出效应);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并降低预防性储蓄;减少了制约家庭消费的基础设施瓶颈。

  除了增加就业以外,政府还实施了两类政策以努力促进农村和低收入家庭的消费。第一类是财政转移支付政策。例如,为促进农民增收,政府提高了谷作物的最低收购价。我们相信这会有效地促进消费,因为农村(和低收入)家庭的消费倾向更高。实际上,城镇和农村家庭收入差距的扩大似乎是农村消费占比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图6)。

  图6. 农村和城镇家庭的收入和消费比较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除了财政转移支付以外,政府还采取了减税、补贴和现金券等方式来提高农村和低收入家庭对消费商品的承受能力。例如,政府决定向购买家电的农村家庭按产品销售价格的13%给予财政补贴。这些政策应该会在今年余下时间对消费起到直接的促进作用。

  2、鼓励住房和汽车销售的政策

  政府出台了鼓励房地产和汽车消费的政策,因为这两类产品会对总体经济产生更大的溢出效应(例如推动家具、家电、装潢材料的销售,增加旅游、娱乐和餐馆消费)。政策包括下调交易税或印花税,降低首付比例和按揭利率。住房、乘用车、家具和家电销量最近都有上扬,说明政策效果已开始显现。

  3、降低预防性储蓄

  庞大的预防性储蓄是阻碍中国家庭更多消费的主要因素之一,这一点已得到了普遍认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政府在过去几年里已采取了相当数量的措施来扩大中国的社会保障覆盖面。例如,在过去两年里政府显著提高了农村人口参加医疗保险的参保率(图7),尽管覆盖面仍然有限。自2004年以来政府用于社会福利的财政支出也增加了20%以上,社会福利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例已上升至14%以上(图8)。

  图7.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计划的参保人数

 
   数据来源: 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基于国家统计局、卫生部和公安部的数据。

  图8.社会福利财政支出(医药卫生和社会保障

 
   数据来源: 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政府从今年起将投入8500亿元进行医药卫生改革,以提高基本医疗保险覆盖面并减轻家庭的就医费用负担。一旦实施,我们相信这些改革应该会帮助降低家庭的预防性储蓄,从而提振他们的消费信心。
  
  4、减少基础设施瓶颈

  阻碍中国家庭消费更快增长的另一个不那么为人所知的原因是:基础设施支持不足,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例如,部分地区缺乏可靠的电力供给导致了农村家庭不愿意购买家用电器。另外,农村缺少零售店也让农村家庭不方便购物。更糟糕的是,公共交通缺失让农村家庭很难去城市购物。中国消费者协会2007年对农村消费者的一份调查显示很大一部分农村家庭(30-60%)对农村地区的消费设施感到不满意(图9)。在我们看来,这类基础设施瓶颈明显制约了农村家庭消费[5]。

  图9. 2007年农村消费者调查

 
   数据来源: 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基于中国消费者协会2007年的农村消费维权状况调查报告。

  为减少农村地区瓶颈,政府宣布了各项措施,比如开设更多零售店、扩张及改善电网和通信网络、并建造清洁的饮水系统。例如,商务部实施了“万村千乡”市场项目,发放政府补贴增加农家店的数量。另外,4万亿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包括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也帮助减少了制约农村消费的基础设施瓶颈(例如农村道路建设、农村的电网和清洁用水工程),并为消费的长期增长铺平了道路。

  5、可能出台的后续政策

  除了上述政策以外,必要情况下政府或许会出台其它措施来进一步促进消费(图10)。新的政策如果得到实施的话,今明两年的消费增长可能会更加好于投资者的预期。

  图10. 可能出台的十大后续政策

   
  数据来源: 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三)消费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

  尽管到目前为止家庭消费一直增长平稳,但投资增长可能会更迅猛(受4万亿刺激计划的推动)的事实暗示消费占GDP的比例会进一步下降。这意味着中国的“不平衡经济增长”(表现为投资过度、消费不足)将更为明显。很多人担心这样的不平衡经济增长无法长时间持续,“投资泡沫”终将破灭。我们也相信不平衡增长不可持续,而且政府需要采取行动让经济恢复均衡状态。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对中国这样的国家而言,出现不平衡经济增长很正常,特别是考虑到中国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发展中经济体,而且目前正处于经济发展的初期阶段。在我们看来,不平衡经济增长可能会再持续十年,并不会产生重大风险。因此,我们建议投资者更多关注中国消费在未来十年的高速、可持续增长,而不是担忧消费占GDP中的比例太低。

  1、中国的消费增长并不低

  虽然有人批评中国的消费增长过低,但这种说法并没有得到数据的支持。实际上,中国家庭消费的名义增长率根本不低。在过去十年里,平均年同比增幅达到10.9%,而同期日本和美国仅为0.4%和5.5%(图11)[6]。

  图11. 家庭消费增长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2、家庭消费一直是主要的经济增长引擎

  消费占GDP的比例下降不是因为消费增长疲软,而是因为投资增长异常强劲。在1983-2007年期间,家庭消费的名义年增长率平均达到15.1%,但投资(资本形成总额)增长却更是高达18.5%。

  虽然占GDP的比例下降,但家庭消费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增长引擎。在过去二十年里,它实际上是中国实际GDP增长的第二大贡献因素(图12)。在1988-2007年期间,家庭消费平均为每年的实际GDP增长率贡献了3.5个百分点,低于投资(4.0个百分点),但远高于政府消费(1.3个百分点)和净出口(0.9个百分点)(净出口贡献率如此之低或许有些令人意外)。

  图12. 对实际GDP增长的贡献率

 
  数据来源: 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

  3、消费占GDP的比例呈U型走势

  发展中经济体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时,其消费占GDP的比例下降是相当普遍的现象(图13)。这是有理由的。直观地看,对于发展中经济体而言,在其家庭收入水平仍然很低时,大部分收入都被用来购买满足生存需求的物品(例如食品、服装和住所)。剩下来可以储蓄的收入很少,这转而导致投资很少。因此,在发展的初级阶段,家庭消费占GDP的比例通常非常大。

  图13. 消费占GDP的比例:发展中经济体

 
   数据来源: 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和世界银行。

  然而随着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开始超过满足生存所需的水平。因此,他们可以储蓄更多收入以换取未来的利息收益,这为投资活动提供了更多资金。所以,消费占GDP的比例下降,而投资比例上升。当收入提高到一定水平时,家庭会在今天更多消费和为将来进行更多储蓄之间找到平衡。换而言之,他们会发现一个均衡点,在这一点上今天消费的边际效用相当于投资/储蓄所带来的所有未来收益的(折现)边际效用。超过这个均衡点的话,家庭或许更愿意今天消费,而不是为将来储蓄。此后,我们将看到消费占GDP的比例开始上升,而投资比例开始下降。换句话说,随着收入的增长,家庭消费占GDP的比例可能会呈U型走势。[7]在过去的一百年里,诸如美国、日本和韩国等更发达的经济体都出现了这种U型走势(图14)。

  图14. 消费占GDP的比例:更发达的经济体

 
   数据来源: CEIC、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和世界银行。

  有人或许担心:与其它经济体相比,中国的消费比例更低或者下降得更快。这是否会对中国的可持续增长造成威胁?我们认为不一定。这只表示中国的最优增长路径可能与其他经济体不同,因为初始状态的不同决定了最优增长路径的不同。[8]当然,中国的增长路径的确有可能无法持续,但我们不能仅根据消费占GDP的比例就得出这样的结论。

  (四)未来消费具有高增长潜力的领域

  尽管消费增长在2009年可能会有所放缓,但其长期增长潜力依然未改。投资者不要被暂时的疲态所蒙蔽,而应该去探寻消费增长可能会出现腾飞的广阔领域。两个因素孕育了中国消费增长的巨大潜力:收入水平较低并且收入增长迅速。收入水平较低意味着大多数中国家庭依然有许多尚未得到满足的需求(或称潜在需求)。收入增长迅速则暗示:受中国家庭购买力不断提高的支持,这种潜在需求能够迅速转变成实际需求。

  2008年中国的人均GDP仅为3200美元,而韩国为16700美元,日本38800美元,美国46800美元。即便是从购买力平价(PPP)来看,2007年中国的人均GDP也仅为5083国际元(世界银行按2005年不变国际元衡量),而根据相同的衡量指标,韩国为23399国际元,日本31689国际元,美国43055国际元。与此同时,中国的人均GDP在过去三十年里一直在快速增长。根据名义人民币来衡量,过去三十年里人均GDP的平均增长速度为14.7%,过去二十年里为15.5%,过去十年里为12.5%(图15)。即使用不变的购买力平价来衡量,过去十年里的平均增长率也达到8.9%,而日本为1.0%,美国1.9%,韩国3.9%。鉴于收入水平的迅速提高,中国的自发性需求正在急剧增长,并且可能会继续处于快速上升通道。

  图15. 人均GDP

 
   数据来源:野村国际(香港) 有限公司, CEIC。

  实际上,鉴于去年宣布了巨额经济刺激计划而且工业化和城镇化仍在进程中(中国还有超过7亿的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我们预期消费占中国GDP的比例在未来十年里将继续下降。这暗示“不平衡经济增长”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尽管如此,我们相信很多观察人士或许对中国的不平衡经济增长过于担心了。在我们看来,目前最重要的事实是中国消费增长强劲而且未来十年可能会维持这种强劲态势。只要这点得到证实,投资者就应该更多关注中国消费的显著增长潜力(还有待挖掘),而不是过于担心“不平衡经济增长”。

  未来存在巨大消费增长潜力的领域如下:

  1、农村相对于城镇

  一个存在巨大的消费增长潜力的领域是中国的农村地区,那里居住着7亿多人口并且多数消费品的渗透率依然较低。例如,尽管平均而言几乎每户中国城镇家庭都拥有一台洗衣机、电冰箱和空调,但只有一半不到的农村家庭享有这些奢侈品。但是随着农村家庭收入的增长,对耐用消费品的需求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出现井喷。

  即使是在城镇地区,一旦考虑到收入差距悬殊这个问题,耐用消费品的渗透率也不像平均拥有量数据所暗示的那么高。平均数据掩盖了许多高收入家庭拥有多台耐用品而不少低收入家庭一台没有的事实。城镇家庭的空调拥有量就是个例子。许多其他消费品也存在类似的情况。[9]这表明即便是在中国的城镇地区,消费增长也远未结束。

  2、中西部地区相对于东部地区

  另一个存在巨大消费增长潜力的领域是中国的中西部地区,中国13亿人口中的60%都居住在那里。但与东部地区相比,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化和城镇化程度都很低,因此这些地区的家庭不太富裕(图35)。结果导致他们的消费水平也较低。这些地区的汽车拥有量仅达到东部地区的一半水平就是一个例子。

  然而,由于近年来政府已经在调动更多资源来发展中西部地区,这些地区的经济增长已经开始在赶超东部地区。2008年,中部和西部地区的实际GDP增长率均在19年里首次超过东部地区。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家庭消费也出现强劲增长,这是由于制约中西部地区消费的基础设施瓶颈正得到解决。例如,尽管中西部地区的汽车拥有量远远偏低,但汽车销售增长率却远远更快:2007年中部地区的汽车销售增长了28%,西部地区增长了34%,而东部省份只增长了20%。由于政府一直在加大力度发展中西部并加快工业从东部沿海地区到中西部地区的迁移进程,我们预期中西部地区将继续保持更快的经济增长。例如,根据我们从公开渠道所收集的数据来看,自2008年11月份以来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公布的所有财政刺激计划中,62%的支出都分配给了中西部地区(根据金额来看),而仅有10%分配给东部沿海省份(剩余的28%用于全国范围内的项目)。

  事实上,自2003年以来中西部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一直都远远更快。例如,2007年中部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了34%,西部地区增长了29%,但东部地区仅增长了21%;在2008年,中西部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继续超过东部省份 - 中部地区增长33%,西部27%,而东部21%。在我们看来,固定资产投资的快速增长正在为工业腾飞铺平道路,之后这些地区的消费也可能会高速增长。

  3、消费品相对于服务

  另一个存在巨大消费增长潜力的领域是服务业部门。众所周知,中国的服务业部门一直不太发达,该部门在GDP中所占的份额较低就反映了这一点(图16)。我们相信这不仅仅是由于中国是发展中经济体的缘故,也是因为在过去50年里政府集中专注于工业化。

  图16. 服务业部门在GDP中所占份额(2008年)

 
   数据来源:CEIC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备注:日本为2007年数据。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服务消费依然相当有限。对于中国家庭而言,食品依然是最大的支出项目,这在发展中国家中是普遍现象。尽管中国家庭对非食品消费品的支出依然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但随着家庭收入的提高,我们相信服务消费的增长潜力甚至还要更大。

  服务业在中国的GDP以及家庭消费中仅占很小份额,其中一个原因是许多服务甚至在十年前都还无法享受。即便时至今日,与其他国家相比,许多服务产品的渗透率依然相当低。举例而言,尽管近年来人寿保险的保费快速增长 - 过去九年的年增长率约为30%,但中国的人寿保险渗透度和保险密度依然远远低于其亚洲邻国。随着收入的增长,家庭对服务的需求也会增加。例如,在过去几年里,电信服务用户数量已经骤增,但渗透率依然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就金融服务而言,中国家庭尚未全面享受银行提供的消费信贷。即便消费信贷增长在过去十年里一直达到两位数(某些年份甚至出现了三位数的增长率),2007年中国家庭的贷款与可支配收入比也仅为29%,远远低于其他经济体的水平(图17)。

  图17. 家庭贷款与可支配收入比(2007)

 
   数据来源: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CEIC。备注:除中国(2008年)以外,均为2007年数据。

  旅游业在过去几年里也一直增长显著。随着收入的快速增长,中国家庭花费在旅行旅游方面的金钱和时间越来越多,目的地也不再限于国内而是延伸到了海外。例如,来自中国的海外游客数量自2002年以来就超过了日本(图18)。

  图18. 来自日本和中国的海外游客

 
   数据来源: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CEIC。

  可能会推动中国在海外的服务消费(例如旅行、医疗服务和教育)的一个长期因素是人民币的升值。在我们看来,人民币依然处于长期上升通道,尽管由于中国出口的显著下跌,2009年和2010年人民币可能会保持渐进升值。然而,中国产品和服务的竞争优势可能会维持相当长一段时期,这表明在可预见的未来其经常项目应该会继续处于盈余状态。因此,人民币的升值压力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存在。随着人民币的升值,中国家庭对外国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应该会相应增长。

  当然,中国还有很多其他领域的市场渗透率也非常低。鉴于家庭收入快速增长并且人口基数庞大,我们相信在未来10年或20年里中国消费者可能会成为世界的主要购买力量。

  结论

  今年到目前为止,中国消费者面对经济增长放缓所展示的韧性令人印象深刻。我们相信2009年消费增长将依然强劲,尽管会低于2007年和2008年的增速。就业和收入增长依然稳固(受益于政府的刺激政策)是支持今年消费增长的主要因素。

  除了在近期创造就业以及支持收入增长外,政府的最新政策还帮助降低了预防性储蓄并消除了制约消费增长(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瓶颈。我们相信这些政策将会为中国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增长铺平道路,并帮助经济增长转向更均衡的消费拉动型模式。

  然而,由于是整个国家的工业化和城镇化需求导致了投资的高增长,我们认为中国的不平衡经济增长(表现为消费占GDP的比例不断下降)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更重要的是要看到中国的消费增长根本就不低。事实上,只是更快的投资增长让消费相形见绌,这在发展中国家是相当常见的现象。

  在我们看来,中国消费增长的巨大潜力不应该被低估。增长潜力来自中国消费者依然较低的收入水平以及非常快的收入增长,这可能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将巨大的潜在需求转变成实际购买力。尤其是,我们看到农村地区、中西部地区、服务业部门以及城镇低收入家庭的消费增长存在巨大潜力。在我们看来,尽管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并且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但中国消费的长期增长走势依然未改。

  注:

  [1]我们没有包括农业部门就业,因为其受经济周期的影响不是很大。另外,我们认为农业部门就业变化不会对收入造成很大影响,因为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者很多都严重就业不足。
  [2]据媒体报道,去年四季度约有2000万农民工失去了工作。但根据我们的判断,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季节性失业。参阅“China’s migrants see jobless ranks soar”,Ian Johnson和Andrew Batson著,《华尔街日报》(网络版),2009年2月3日。
  [3]城镇就业和非农就业这两个定义存在差异,因为后者也包括一些农村地区的非农业类的工商业活动。
  [4]对于今年的消费和收入增长,我们没有总是区分名义和实际增长,因为预期2009年实际GDP平减指数在0%左右(我们的CPI通胀预期是0.2%)。
  [5]农村地区还存在其它设施瓶颈,例如自来水系统普及性不足。这方面的详细分析请见“探索消费支出的结构性变化 – 收入差距显示耐用消费品存在更大的增长空间”,郭颖和T. Nishizawa著,《经济分析:中国》,2009年4月21日,野村证券有限公司(东京)。
  [6]需要澄清的一点是:中国消费的高速增长并非是通胀造成的,因为过去十年的平均CPI通胀率仅为1.8%。
  [7]如果经济起步时人均资本存量足够低而且人均消费在一定范围内,那么根据Ramsey-Cass-Koopmans模型的最优经济增长路径可以推出消费占GDP比例呈U型走势。如果一开始人均消费过低并且\或者人均资本存量过高,经济体有可能会陷入资本存量继续增长、但消费最终停滞不前的增长路径(即不可持续的增长)。显然,要判断增长模型是否可持续,初始状态非常重要。欲了解详细的理论分析,请参阅《高级宏观经济学》(第二章),David Romer著,MaGraw-Hill出版社,1996年。
  [8]根据Ramsey-Cass-Koopmans模型,初始状态是指人均消费量和人均资本存量,而不是消费占GDP的比例。欲了解详细的理论分析,请参阅《高级宏观经济学》(第二章),David Romer著,MaGraw-Hill出版社,1996年。
  [9]更多详细分析请参见“探索消费支出的结构性变化 - 收入差距显示耐用消费品存在更大的增长空间”,郭颖和T. Nishizawa著,《经济分析:中国》,2009年4月21日,野村证券有限公司(东京)。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未来十年人民币将与... [ 杰弗里·萨克斯 ]
沪深300股指期现货... [ 吴长凤 ]
近5年境内外国债期... [ 高小婷 孙小萍 牛广济 ]
近期金融数据包含了... [ 张 涛 ]
“去杠杆”之后 [ 伍戈 等 ]
中小银行风险处置无... [ 刘晓春 ]
让历史照亮未来 [ 高善文 ]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应... [ 张志军 ]
最热文章
利率市场化改革“兵... [ 徐高 ]
高度重视自主研发,... [ 余永定 ]
山重水复,路在何方... [ 伍戈 ]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应... [ 张志军 ]
LPR,让市场说话 [ 刘晓春 ]
从货币本质看数字货... [ 钟伟 ]
控地产的稳增长 [ 伍戈 ]
“去杠杆”之后 [ 伍戈 等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