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国际比较研究
字体大小[] [] []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国际比较研究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阎庆民 [ 2009-08-03 ] 共有5条点评


  内容提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已进入关键时期。本文通过国际比较的研究方法,介绍了目前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竞争中的排名情况,分析了上海目前与包括伦敦、香港、新加坡等在内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差距,提出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应在思想观念上有所转变和解放,要从全球化视角,通过借势发展和跨越发展的方式,全面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市场化与国际化程度,同时着力改善发展环境。

  关键词: 金融中心   国际比较   排名   研究


  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是党中央和国务院从改革开放全局做出的重大部署,是一项国家战略。早在1992年,党的十四大报告就提出,“尽快把上海建设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带动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新飞跃”。2006年,中央对上海提出了大力推进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四个中心”建设的要求。2009年4月国务院正式印发《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 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明确提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总体目标,即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

  当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入关键阶段,如何通过未来十年时间达到建设目标,实现国内金融中心向国际金融中心的跨越发展,是大家正在思考和研究的重要课题。本文将试图通过国际比较的方法,对比伦敦、纽约等全球金融中心及新加坡、香港等区域型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经验,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行剖析研究。

一、当前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竞争中的全球排名

  国际上,关于金融中心竞争优劣势分析的排名比较常见的是伦敦金融城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和万事达卡组织的全球商业中心指数。从这两个指数排名中我们可以大致了解上海在当前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竞争中所处的地位。

  (一)上海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中的排名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The Global Financial Centers Index,以下简称GFCI)是由伦敦金融城为提供一个较为直观的国际金融中心排名而制作发布的指数。该指数从2007年3月开始编制,每半年更新一次,至今共发布5期。在最新的第5期指数中包含了62个世界主要城市在作为金融中心方面的分数和排名,中国有四个城市进入排名,香港第4位,上海第35位,台北第41位,北京第51位。表1给出了排名中的前十位城市及上海在每期排名中的位次。

  表1:    5次GFCI前10名及上海的排名

城市

5

200903

4

200809

3

200803

2

200709

1

200703

排名

分值

排名

分值

排名

分值

排名

分值

排名

分值

伦敦

1

781

1

791

1

795

1

806

1

765

纽约

2

768

2

774

2

786

2

787

2

760

新加坡

3

687

3

701

3

695

4

673

4

660

香港

4

684

4

700

4

675

3

697

3

684

苏黎士

5

659

5

676

5

665

5

666

5

656

日内瓦

6

638

6

645

7

640

7

645

10

628

芝加哥

7

638

8

641

8

637

8

639

8

636

法兰克福

8

633

9

636

6

642

6

649

6

647

波士顿

9

618

11

625

11

618

12

621

14

609

都柏林

10

618

13

622

13

613

15

605

22

579

 

 

 

 

 

 

 

 

 

 

 

上海

35

538

34

568

31

554

30

527

24

576

  资源来源:http://www.cityoflondon.gov.uk

  (二)上海在万事达全球商业中心指数中的排名

  万事达全球商业中心指数是一项对全球商业中心城市进行排名的研究计划。该指数2007年6月首次发布,2008年二季度第二次发布。指数包含了法律和政治框架、经济稳定性、商业便利度、资金流动、商业发达程度、知识创造能力和信息流量以及城市宜居度等7大类指标。表2给出了排名中的前十位城市及上海在每期排名中的位次。

  表2:      万事达全球商业中心指数排名

城市

08年(第2次)

07年(第1次)

排名

评分

排名

评分

伦敦

1

79.17

1

77.79

纽约

2

72.77

2

73.80

东京

3

66.60

3

68.09

新加坡

4

66.16

6

61.95

芝加哥

5

65.24

4

67.19

香港

6

63.94

5

62.32

巴黎

7

63.87

8

61.19

法兰克福

8

62.34

7

61.34

首尔

9

61.83

9

60.70

阿姆斯特丹

10

60.06

11

57.30

上海

24

52.89

32

50.33

  资料来源:万事达卡国际组织

  (三)上海在亚洲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竞争中的排名

  上海在亚洲国际金融中心竞争中的排名是比较靠前的,只有新加坡、香港、东京三个比较公认的亚洲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在二个排名中均超过上海。表3、表4分别反映GFCI与万事达两个排名中部分亚洲城市的排名情况

  表3:    第5期GFCI中亚洲城市的排名

城市

排名

新加坡

3

香港

4

东京

15

迪拜

23

上海

35

台北

41

巴林

43

吉隆坡

45

卡塔尔

46

孟买

49

曼谷

50

北京

51

大阪

52

首尔

53

  资源来源:http://www.cityoflondon.gov.uk

  表4:             第2次万事达全球商业中心中亚洲城市的排名

2008年排名

城市

分值

各维度分值

1

2

3

4

5

6

7

3

东京

66.60

83.60

86.40

71.28

48.95

58.15

52.06

92.69

4

新加坡

66.16

90.32

89.74

82.82

42.15

62.58

39.45

84.94

6

香港

63.94

82.16

81.85

80.37

39.61

72.25

36.62

82.25

9

首尔

61.83

79.35

84.63

61.50

52.76

47.33

51.31

76.38

22

台北

53.32

78.17

86.49

57.79

33.04

37.78

37.00

75.75

24

上海

52.89

71.09

76.40

57.16

46.54

60.30

17.55

64.31

48

孟买

45.71

60.71

77.66

50.52

47.32

26.89

15.97

55.81

50

吉隆坡

45.28

69.26

78.90

65.95

24.54

25.66

8.61

74.19

57

北京

42.52

71.09

76.40

56.29

11.95

35.07

24.59

57.38

60

深圳

40.04

71.09

76.40

52.09

23.19

29.55

5.80

52.94

61

新德里

39.22

60.71

77.66

50.57

20.28

20.23

17.99

55.00

66

班加罗尔

35.78

60.71

77.66

48.29

6.36

13.09

24.72

53.56

68

雅加达

35.40

53.48

58.04

45.46

20.49

24.98

11.17

58.63

71

马尼拉

35.15

54.62

76.99

47.95

7.76

22.63

6.38

69.56

72

成都

33.84

71.09

76.40

51.26

2.34

11.81

10.04

53.00

73

重庆

33.13

71.09

76.40

50.66

0.91

10.29

9.62

52.75

  维度说明:1、法律和政治框架;2、经济稳定性;3、商业便利度;4、资金流动
5、商业发达程度;6、知识创造能力和信息流量;7、城市宜居度

  资料来源:万事达卡国际组织

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基础与优势

  (一)中国本身的持续高速发展以及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基础

  从纽约、伦敦乃至东京等全球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历史看,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均伴随这本国经济实力的发展壮大。中国经济近年来的持续快速发展、经济实力的迅速增强,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根本基础。伦敦金融城在研究报告《亚洲金融中心的未来——伦敦金融城的挑战与机遇》中,比较分析了东京、新加坡、香港及上海等亚洲金融中心的未来发展前景。报告高度看好香港及上海的未来发展前景,其最重要的理由即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而根据Grant Thornton公司的研究报告,在以部分全球企业高管为调查对象,根据其对各国经济未来发展前景的主观判断为基础编制的全球商业信心指数中,中国内地以85分的高分排名第三,不仅领先新加坡、香港等亚洲国家和地区,也领先于英国、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商业信心的高指数,对于开展以服务为主的金融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也必将受惠于此。

  (二)较为齐全的市场体系与市场要素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一大优势

  上海拥有包括股票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外汇市场和黄金市场在内的基础要素市场。基础市场要素的齐备性已基本可以达到伦敦、纽约的水平。此外,以2008年英国《银行家》杂志一级资本排名前50位的银行来看,已有35家在上海设立了营业性机构或代表处(包括3家中资、25家外资营业性机构、7家代表处),比例达到70%。同时,许多全国性金融机构的营运中心,比如资金交易中心、银行卡中心、票据中心、离岸业务中心、授信评审中心、数据处理中心、研发中心等等,都纷纷汇聚上海。截至2008年底上海市主要中外资金融机构的数量已经达到了689家,集聚效应非常明显。

  (三)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前景得到广泛认可

  上海在GFCI的历次评分过程中,都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在“未来一、二年内金融中心建设最有可能取得很大进展”的子项中,上海五次都挤身前5位,4次排名第2,1次排名第3。与此同时,该指数将国际金融中心分为4类,即领导型、稳定型、变化型和弱势型。上海除第一次被划入稳定型外,三次均被划入变化型(第4期未评此项),即现阶段的排名不高,但在某些方面改进后将会有较快发展。此外,在万事达全球商业中心指数排名中,上海的排名由第一期的32位上升到第二期的24位,上升位次在所有城市中居第一位。

三、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主要差距

  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支持下,上海取得了很大进展,具备了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必要基础与优势,但必须承认上海仍然是一个相对封闭的金融市场,仍受制于整个经济体制和金融结构,在市场化、国际化以及发展环境层面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和不足,需要积极吸收借鉴国际上金融中心建设的发展经验,认真查找差距,加快改革发展。

  (一)市场化程度方面存在的不足

  第一、金融结构仍然制约上海竞争优势的进一步提升。一国的金融结构通常决定了金融发展的水平和层次。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家往往直接融资更为发达。从国际经验来看,国际金融中心的一大功能即是提供直接融资。一方面,直接融资的发展可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强化债务的硬约束,提高企业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能力;另一方面,能降低整个经济体系对于银行的过度依赖,分散社会经济的风险。从目前情况看,我国的直接融资发展并不乐观,从图1可以看出,以银行贷款为主的间接融资一直占据着整个社会资金供给的主要部分,其中2005年间接融资的比例超过80%。从图2可以看出,香港具有较为稳定的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比例,直接融资的比例一般都保持在40%左右,这与香港发达的资本市场及丰富的专业人力资源是分不开的。这也是上海与香港相比的一个主要差距。
 
  图1:         中国1999-2008年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比率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图2:         香港2004-2008年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比率

 

  数据来源:IMF

  第二、利率市场化程度还较低。利率作为资金的价格,其变化能反映市场供求双方对于资金需求的变化,是保证社会资金供求平衡的重要指标。从新加坡来看,其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实现了利率自由化,这为其成为亚洲离岸美元中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香港也在2001年完成了完全利率自由化的工作。而目前我国的情况是利率并未完全自由化,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尚未形成,存款利率上限与贷款利率下限仍然由人民银行规定,此外我国的存贷利差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这样至少存在两方面的弊端:一方面是银行等金融机构由于拥有相对较高的利差收益,因而缺少进行产品和业务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非市场化的利率水平容易导致对资金的过度渴求,进而引发整个经济体系的风险过度集中于银行业。

  第三、缺乏具有国际影响力、市场化的专业金融信息平台。目前,路透(Reuters)和彭博(Bloomberg)两大国际金融信息平台主导着国际金融市场相当领域的高端信息服务,而这也正是伦敦和纽约掌握全球经济金融信息主导权和话语权的基础。目前,“新华08”以及万得资讯等在国内市场信息服务方面已取得初步成效,但与彭博和路透等相比,在时效性、方便性和服务性方面仍存在差距。上海目前尤其缺乏具有相当影响力、跨市场、市场化的本土专业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平台。

  (二)国际化程度还不够深入

  第一、人民币不完全兑换仍是影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一个制度性制约。货币自由兑换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形成的首要条件,也是实现由国内金融中心向国际金融中心飞跃的基础。目前,西方发达国家和一些新兴的工业化国家已基本取消外汇管制,世界主要金融中心如纽约、伦敦、香港、新加坡、迪拜等大都实现了货币自由兑换。我国自1996年12月实现了国际收支经常项目下人民币的可兑换。近年来,按照“先流入后流出、先长期后短期、先直接后间接、先机构后个人”的次序,有计划、分步骤推进资本项目的开放,但截至目前,尚未有涉及资本项目开放的实质性试点改革措施出台。而从国际经验看,即便是市场经济成熟、发达的国家,其实现货币的完全可兑换往往也要经历较长时间的过程,世界主要国家货币从经常项目自由兑换到资本项目可兑换,美国间隔为27年,英国为18年,法国为28年,德国为14年,日本为16年。

  第二、缺乏全球性的支付清算系统。支付清算系统是金融基础设施的核心,是一国金融体系的枢纽,是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前提。目前,纽约是美元进行全球清算的中心。拥有美元实时全额清算(RTGS)系统,联邦电子资金转账系统(FEDWIRE)和清算所同业支付清算系统(CHIPS)。伦敦则是全球外汇市场交易的枢纽,是全球最为重要的多币种清算系统CLS(持续联结清算系统)的业务处理所在地,环球外汇交易清算所向全球主要外汇市场成员提供14个币种、多边外汇交易轧差清算服务。同时,伦敦清算所是跨市场的证券托管结算机构,为伦敦国际金融期货和期权交易所、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及一些场外交易产品提供清算服务。而上海却还没有成为支付清算枢纽。不但没有全球性的支付清算系统,相比北京,以上海为基点直接连接全国的支付清算网络也几乎没有。尽管上海已经拥有了众多的全国性金融要素交易市场,但是市场间集中、统一、互连并与主要金融市场接轨的资金支付清算体系没有在上海形成,甚至一些重要金融市场没有独立的清算组织,相互之间托管和结算系统的分割也非常严重,制约着上海金融市场的辐射力的延伸,是上海由金融市场中心迈向金融中心的桎梏。

  第三、金融市场主体的国际化仍显不足。从拥有国际金融机构数量看,截止2008年底,上海市外资银行营业性机构为164家,而据不完全统计,香港地区的外资营业机构近400家,新加坡则达到了近800家,当然,香港、新加坡的包括保险、证券的全体机构概念,而我国目前上述领域并未完全开放。从金融市场来看,上海除了股票市场在全球排名前十以外,无论是外汇市场还是债券市场,其规模均相对较小。而新加坡和香港的外汇市场交易额分别排名世界第五、第六,香港还是世界最主要的黄金交易市场之一,新加坡拥有亚太地区首家集证券及金融衍生产品交易于一体的股份制交易所。

  第四、拥有国际化视野的人力资源不足。具有排名居前的EMBA培训项目经常被视为拥有健全的专业人才储备以及理论和实践研究与商业领域动态结合而获得市场效益的标志。普华永道在2007年选取11个城市,比较了其EMBA的教育水平,其中,伦敦和纽约明显领先,两者加起来拥有超过50%全球顶级EMBA课程,比十大金融中心里其它八个城市的总和还要多。其中,排名居前的EMBA培训项目中,伦敦有7个,纽约有6个,紧随其后的是香港和巴黎,均为4个,上海仅为2个,排名最后,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上海金融高端人才方面的差距。此外,英语是全球性金融业发展的通用语言,居民的英语水平在一个城市未来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竞争中处于非常关键的位置。在这一点上,上海相比新加坡、香港,甚至迪拜和孟买,都有较大的差距。

  (三)税收问题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影响国际金融中心竞争力优势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税收,新加坡成为亚洲美元离岸中心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银行当时首选的亚洲美元离岸市场地是香港,但由于香港政府不愿意取消其15%的利息所得税,而新加坡政府随即取消了外币利息税,从而使新加坡具有了如今亚洲美元离岸中心的地位。

  国际上通常用“企业总税率指标”(企业应缴总税额在利润中占比)来衡量税负水平。如表6所示,在排名前50位的城市中,上海和北京企业总税率最高,高达73.9%。东京为52%、纽约为46.2%、伦敦为35.7%,而香港、新加坡和迪拜这几个城市分别仅为24.4%、23.2%和14.4%。

  表6:部分城市的企业总税率指标*

城市

总税率

城市

总税率

北京

73.9%

波士顿

46.2%

上海

73.9%

芝加哥

46.2%

圣保罗

69.2%

纽约

46.2%

巴黎

66.3%

旧金山

46.2%

布鲁塞尔

64.3%

华盛顿特区.

46.2%

马德里

62.0%

蒙特利尔

45.9%

布达佩斯

55.1%

多伦多

45.9%

维也纳

54.6%

温哥华

45.9%

斯德哥尔摩

54.5%

约翰内斯堡

37.1%

大阪

52.0%

爱丁堡

35.7%

东京

52.0%

伦敦

35.7%

莫斯科

51.4%

卢森堡

35.3%

圣彼得堡

51.4%

惠灵顿

35.1%

法兰克福

50.8%

日内瓦

29.1%

慕尼黑

50.8%

苏黎世

29.1%

墨尔本

50.6%

都柏林

28.9%

悉尼

50.6%

香港

24.4%

塔林

49.2%

新加坡

23.2%

赫尔辛基

47.8%

迪拜

14.4%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当前影响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的税收政策主要包括三个层面: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和营业税。从2008年开始,我国的企业所得税率调整为25%,相对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如瑞士(24%),卢森堡(28%),伦敦(30%),纽约(24%),中国的企业所得税率并不算高,但比香港(16%)、新加坡(20%)要高。因此,总体看,在企业所得税方面,我国的税负水平和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的差距已经不大。

  影响金融企业税负水平最主要的是营业税,营业税也是中国金融业税制变革呼声最高的领域。西方发达国家基本不征收营业税或税率较低(1%左右),而我国金融业营业税税率高达5%,且以营业毛收入为税基。考虑到金融企业虽然营业毛收入很高,但资产利润率很低的行业特点,营业税对金融业运营成本的影响尤其巨大,税负往往是所得税的数倍。

  其次,是个人所得税。目前我国个人所得税实行的是累进税制,月应纳税所得额超过10万的部分最高税率为45%,高于美国(35%)、香港(16%)以及英国(20%)。而月收入超过10.2万元(10万加上2000元的扣除额)人民币对于金融高端人才来说是比较普遍的,且收入越高,与国际上相比税负差距越大。个人税负问题成为上海吸引国际高端人才的重要影响因素。

  (四)发展环境需要进一步加强

  根据2008年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对上海银行业中高端国际性人才调查形成的《上海银行业人才生态环境实证研究报告》,在发展环境中上海主要有两个问题需要引起关注并改进。

  第一、自然生活环境需进一步改善。调查显示,上海社会生活环境的满意度最低,突出表现在空气质量较差、城市清洁状况有待改进、交通拥堵现象比较严重等方面。特别是空气质量问题,在满分为100分的评比中,受访外籍员工仅给出了32分的平均分。而就国际情况来看,环境问题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越来越受到重视。万事达卡组织的全球商业中心指数在2008年中专门增加了“宜居程度”这一维度,且在整个得分中与法律和政治制度、经济稳定性占有相同的得分权重,上海该项得分在所有75个城市中仅排名第60,不仅落后于大部分欧美国家,比香港也有近20分的差距。

  第二、社会经济环境更需进一步优化。根据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前述调查,与伦敦、纽约、香港等地相比,上海目前在商业文化、配套服务和商业资源等三个软环境建设方面还有较大差距。上海在商业文化领域的不足主要表现在缺乏成熟的商业文化、社会诚信和职业道德。配套服务的不足主要体现在社会保障和服务体系不完善、政府服务意识不够、公共教育及卫生体系比较落后等。而商业资源的差距则主要集中在信息资源、人才资源、优惠政策资源等方面。

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几点思考

  通过上述比较分析可以看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还存在一系列问题和差距。当前,上海正处在“两个中心”建设攻坚克难的重要阶段,进一步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既需要我们坚持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以国际化的视野,不断深化市场功能机制,提升上海的国际化程度;也需要我们立足上海现实,借势而为,通过强化上海自身优势,加快经济转型,实现跨越发展,全面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一)继续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从全球化视角规划和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目前,上海已基本奠定国内金融中心地位,并在金融历史、金融文化和商业环境等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应该继续坚持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从全球化视野来谋划考虑。长远目标应该是盯住伦敦、纽约,成为全球型金融中心。而现阶段的主要竞争对手则是包括东京、新加坡、香港、首尔、孟买等在内的处于相近时区的亚洲金融中心城市。这是因为,现代金融业是一个连续24小时不间断的全球金融市场,而伦敦、纽约两个金融中心覆盖了其中的约16个时区,在剩余8个时区中,中国无疑是经济增长最快、最有潜力、全球化进程中影响最为重要的国家,而这也正是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竞争中一个无法复制的地理优势。因此,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一定要勇于解放思想,善于利用和发挥自身优势,从全球化的角度、以国际化的视野来进行谋划和发展,将上海的建设目标定位为全球型的国际金融中心。

  (二)借势发展,通过政府推进与市场机制“两只手”的有机结合,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政府推进与市场机制的有机结合,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发展的有效路径。从国际经验来看,政府推动在国际金融中心形成过程中是完全必要的,特别是在后发经济体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更是必不可少的。新加坡政府为发展成为全球的财富管理中心和私人银行中心,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修改了其信托法,加强了银行帐户保密,在2008年取消了遗产税;香港则为应对新加坡在财富管理方面带来的挑战,2008-2009年,在包括企业税、个人税、一次性补贴等多方面提供优惠政策。目前,国务院“两个中心”文件的发布即是中国政府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目标的正式确认,更是政府支持与推动的重要体现。现阶段,上海需要统筹考虑三方面的进一步借势发展:一是京沪合作;二是沪港合作;三是长三角金融一体化。

  第一,积极争取中央的大力支持。上海是金融市场中心,但北京是金融决策管理中心,更是国有资本最主要的集中地,不仅集中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三大政策性银行以及中投、社保基金等金融资源掌控机构,而且是大型国有企业集团的集中地。上海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需要有效争取和借助中央的支持。尤其是在法律和税收环境的完善方面。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必须构建起一个国际通用的法律体系环境。只有经济金融运行和监管符合国际惯例,能够被国际资本所理解和操作,才能有效保障合同的可执行。我国的金融法律体系还很不完备,金融的立法权在中央,上海可以通过加强与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和法律工作委员会的交流与联系,更多地提出立法建议和反映,主动争取国家在金融立法层面的突破。另一方面,要在充分论证基础上争取在上海实施金融企业营业税改革试点,如降低税率或调整税基等,并考虑在个人所得税留存地方部分实施返还,或以持续性奖励方式给予返还。

  第二,加强沪港的优势互补与联动发展。上海与香港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但合作空间远大于竞争,因为两者最终会形成不同的中心定位。香港的主要优势:一是法制环境好,与国际惯例规则接轨,市场自由度和监管力度相对宽松;二是高级金融人才尤其是在专业技术和国际金融人才方面更为集中;三是金融机构数量、规模和市场成熟度、国际化等方面仍然大大领先于上海。上海的优势是背靠长三角及内地的庞大经济体。因此,沪港优势互补与联动发展的着力点在于三个方面:一是通过沪港合作,上海加快与国际惯例的进一步接轨,优化上海法制环境和市场运行规则,提高上海金融发展的国际化程度和成熟度。二是加强沪港金融市场的合作乃至融合,包括红筹公司发行A股、ETF基金等产品创新以及监管制度的协调配套,进一步扩大沪港金融市场的规模和容量,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三是高端金融人才的合作培养、引进、自由流动,实现金融人才的优势互补和互动。

  第三,努力推进长三角金融一体化发展。长三角是上海金融的经济腹地,具有独特优势。据统计,2008年长三角地区16城市实现GDP 5.4万亿,比2007年增加7284亿元,占全国的比重约为18%,平均增速达到11.7%;进出口总值占全国的比重为34%,到位注册外资占全国的比重达到45%。16个城市中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2110元,已有12个城市超过20000元。同时,产业结构继续优化,一、二、三产的结构为3.3∶53.5∶43.2,工业化与服务业发展的领先优势继续凸显。尤其值得关注的是, 产业错位发展趋势正在逐步形成,上海最近宣布未来3年将重点发展新能源等九大高新技术产业,江苏则表示将着力于纺织、轻工、冶金、建材四大传统产业。产业错位发展,有利于加快长三角的一体化发展,提升长三角整体竞争力。

  (三)跨越发展,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在“先行先试”方面的探索和创新

  第一,国际化方面的跨越发展。在资本项目进一步开放短期内难以取得实质性突破的背景下,一是借鉴新加坡、香港的成功经验,加快发展离岸金融业务。在离岸业务与在岸业务实行严格隔离、加强监管,特别是反洗钱监管的前提下,发展离岸金融业务,提高上海与国际金融市场的联系,积累资本项目开放的经验。当然,这一问题特别需要税收优惠政策的支持,需要国家层面出台相应的支持优惠政策。二是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结算。已启动的人民币国际结算试点有利于增强国内金融交易的活跃程度,促进国内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随着人民币逐步成为国际结算货币,上海必须将人民币国际化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内容加以研究。

  第二,金融机构能级方面的跨越发展。要积极寻求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的支持,争取成为国有金融机构的二总部,尤其是争取成为其资金筹集、运用、管理的中心,包括资金交易中心、票据中心、投资中心,为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提升SHIBOR的权威性提供基础。同时,上海需要进一步制定吸引“高能级”金融机构落户的优惠政策,尝试利用上海的地方金融和投资资源“筑巢引凤”,通过股权投资、战略合作等方式,吸引国际金融资本投资上海,吸引国际高端人才在上海的国有金融机构任职。

  第三,金融服务中介培育方面的跨越发展。金融业发展严重依赖于资讯、中介、人力资源、外包等服务体系的完善,并且不仅要面对国内市场,而且要能提供国际化服务,培育国际品牌。这些都需要时间积累和信誉的逐步形成,要实现跨越发展,需要创新发展思路和发展机制,需要采取国际合作、合资等各种方式,以缩短中介服务方面的差距及发展进程。上海要发挥金融市场集中的优势,争取财经资讯传媒的支持,提升上海金融资讯发布上的权威性,力争培育起可与路透和彭博比肩的金融资讯提供商,为将上海建设成为人民币产品定价中心奠定基础。

  (四)加快经济转型,高度重视环境保护问题

  从国际上看,环境问题一直是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路径,实际也是一条吸引高端人才、实现经济结构升级与转型的路径。在此过程中,我们更多谈论的是政策、税收、商业成本等有形的因素,而对于环境问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包括空气质量、饮用水源在内的环境问题已经愈来愈成为一个城市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良好的居住环境和空气质量应该成为上海城市国际化进程中,包括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考虑的重要因素。因此,上海应以2010年世博会为契机,大力改善包括居住环境和空气质量。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伦敦金融城一份研究报告提到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劣势时,认为环境问题是香港唯一的问题,而很多高端人才正是考虑到这一问题而将办公地换成新加坡。如果上海能努力改善城市环境,提高环境质量,相信大陆与香港更相近的文化、风俗和习惯,将吸引更多企业和高端人才来上海投资从业。

参考文献:

Mark Yeandle, Jeremy Horne, Nick Danev, and Alexander Knapp of the Z/Yen Group  “The 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 First to fifth edition
MasterCard Worldwide  “Worldwide Centers of Commerce Index”
MasterCard Worldwide  “2008 Worldwide Centers of Commerce Index”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4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走出疫情 [ 伍戈 等 ]
如何处理好控制疫情... [ 余永定 ]
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 [ 徐奇渊 ]
数字经济支持中小企... [ 黄益平 ]
需动态调整抗疫与复... [ 卢锋 ]
疫情之后,中国公共... [ 黄奇帆 ]
争取2月底基本控住... [ 刘世锦 ]
疫后重建的金融需求... [ 戚树森 ]
最热文章
银行理财子公司需在... [ 刘晓春 ]
新冠肺炎的经济影响... [ 黄益平 ]
面对疫情冲击 中美... [ 徐奇渊 ]
关于金融科技发展和... [ 李文红 ]
民营企业家家族传承... [ 唐宁 ]
上面的想法到底有哪... [ 李迅雷 ]
需动态调整抗疫与复... [ 卢锋 ]
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 [ 徐奇渊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