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制高点与道德制高点的冲突
缪建民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常务理事
[ 2010-04-23 ]

  4月16日美国证监会向高盛提出的“证券欺诈”民事诉讼就像向金融市场扔下一个巨型炸弹,引起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大震荡。高盛是全球投资银行中无可争议的翘楚,华尔街的杰出代表。但在过去的两年中高盛饱受美国公众舆论的无情鞭挞。去年7月20日克鲁格曼在其专栏“高盛的把戏”中就把高盛划入盈利能力极强、花红极高但对美国有害的金融机构。在最近的美国企业声誉调查中高盛与其它几家大行均排在后面,其声誉仅好于烟草公司。但公众信任度的雪崩并未动摇高盛在业界的地位也未削弱公司对精英人才的吸引力。2009年高盛创记录的134亿美元盈利及近50亿美元分红彰显了它在市场上无可匹敌的竞争力、对专业人才无可比拟的吸引力。现在的高盛可以说正处于“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漩涡中。而美国证监会民事起诉(而非刑事起诉)高盛则反映了其“既欲其生,又欲其死”的困惑。一方面,美国政府要迎合民意、改革金融体系,没有比高盛更合适的敲山震虎、转移公众视线的对象了。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在2008年金融危机最深重时不仅间接援助了高盛――救了高盛的主要交易对手AIG,还直接给高盛发放银行控股公司牌照并注资。看来美国政府既要向民众有所交待,通过整顿华尔街重塑美国金融体系并为11月国会中期选举创造有利政治氛围,同时又不会在金融市场刚刚趋于稳定、经济复苏稍有起色时再制造人为危机。所以高盛事件很有可能在政治目的达到后,以罚款了事,就像美国银行、AIG被诉后的结果一样。当前的动荡,只是给投资者创造了一个机会而已。

  但这件事给了我们诸多启示。显然,即使在美国也没有纯粹的市场和完全不受政治影响的司法。起诉高盛是政治需要,救助高盛也是政治需要。在美国资产按揭证券化业务中,从事高盛这样交易的并非高盛一家,但没有一家像高盛那样身份显赫、经营成功、民怨巨大。这就决定了高盛作为替罪羊成为美国政府刀俎下的鱼肉的必然结局。最近几十年来,美国金融业是尖端人才云集的行业。有人认为这是不合理的高薪酬体系下资源的最大错配。但不管是何原因,大量尖端人才的聚集加上金融投资过程中贪婪与恐惧的交织,使美国金融体系中的诚信日渐丧失。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垃圾债券大王Michael Milken、到2001年的安然事件及最近的麦道夫事件,处处显示出两千多年前老子说的“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这样的衰世乱象。缺乏道德约束的金融市场成了弱肉强食的斗兽场,就像北岛在《回答》一诗写的那样,“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金融市场中的这些“倒影”有的源于自身的贪婪如雷曼,但确有一部分源于被欺诈如麦道夫案中的受害者。实际上,能够被法律追究的仅仅是冰山的一角。正因为如此,美国才会有对大银行如此强大的舆论审判和道德法庭审判。但新教伦理的资本主义精神告诉我们,在金钱面前道德、伦理的力量始终是苍白的。向来被标榜为投资圣人的巴菲特这次也装聋作哑了就是一个明证。

  高盛是否存在“欺诈”在法律上是有争议的,最终在法庭上被认定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真相可能永远也无从知晓。对美国政府而言,迎合民意惩罚市场上的成功者可以获得选票但显然并不能从根本上重塑美国的金融体系。而对金融机构来说,一个重要的教训是:要在抢占市场制高点的同时,还得抢占道德制高点,这样才能在赚取金钱的同时赢得尊重。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